返回

邪王嗜宠:特工狂妃不好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23章 送入洞房

    凌若寒扭头望着窗户外齐开的百花笑道,“你想多了,这次是焰陌同意我来的。”

    “他?怎么可能……”墨月夕想也不想的否决道。

    “是啊,当时我也在想,他怎么会同意让我来呢?不过我已经知道了,因为她相信我,而我也相信他!你有什么愿望吗?我想帮你完成,这也是我唯一能帮你做的了……”

    墨月夕陷入了沉思,良久不开口,直到一阵风将花香吹进寝室内,墨月夕这才淡淡的说道,“愿望,我只有一个,就是娶你,让后我们很快乐的生活在一起,早上你叫我起床吃饭,然后我们拉着手散步,中午,我帮你做饭,下午我们就晒晒太阳,然后到小溪边钓鱼,晚上,我们将钓到的鱼煮着吃,日复一日,白头偕老……”说着墨月夕的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说完后看看凌若寒,神色顿时有些的复杂。

    “我也希望可以过这样的日子,你先休息吧,我让人来照顾你……”凌若寒淡淡道,然后起身。

    这个时候墨月夕一把拉住了凌若寒的手。

    凌若寒下意识的想要甩开,但瞬间停止了动作问道,“怎么了吗?”

    墨月夕摇头道,“没事,谢谢你……”然后松开了凌若寒的手。

    凌若寒突然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道,“我想给月红办一场婚礼,你同意吗?”

    “呵,自然,只要她幸福就好!”墨月夕微微笑了笑。

    得到了墨月夕的同意,凌若寒点了点头然后离开。

    在墨月红的寝宫内,凌若寒对着她道,“那冰淇公子你们相处的如何了?”

    听到凌若寒这样问,墨月红顿时脸上一片红晕,皱着眉头道,“你问这个做什么啊!”

    “你皇兄说想要看到你着你幸福,你不会连这个都不满足你皇兄的愿望吧!”凌若寒看的出来,墨月红和冰淇已经八字只差一撇了。

    “可是我……”墨月红想要说什么,这个时候宫女突然前来通报。

    “公主,冰淇公子前来……”

    凌若寒若有所思的看着墨月红,墨月红的脸顿时更加的红了起来,“没有,的事,你不要多想了,他来应该是来问我皇兄的病情的!”

    “哦?是吗?”凌若寒笑着看着墨月红道。

    “我说的是真的啦,我绝对没有骗你,我发誓!”

    “解释就是掩饰!”凌若寒淡淡道。

    墨月红瞪了一眼凌若寒道,“好啦,好啦,算我败给你了啊,我承认他是来找我的啦,你让冰淇进来!”

    墨月红转头对着那个宫女道。

    “是公主。”随后那宫女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没过一会,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男子含笑被一个太监推了进来。

    男子一袭水蓝色长袍,腰间系着一条白色的腰带,腰带的左侧挂着一个玉佩,仔细一瞧,那玉佩上雕刻的人和墨月红有八分相似,可见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喜欢墨月红。

    “敢问是凌姑娘吗?”冰淇开口道,声音十分的温柔。

    凌若寒点了点头道,“冰公子!”

    “呵,我常常听月红念道着你。”冰淇笑道。

    “哦,念道我干什么?她要嫁的人可是你!”凌若寒将目光投向墨月红道。

    墨月红听了脸上唰的泛起了一片红晕,立刻反驳道,“谁说我要嫁给他了,寒姐姐,你可以不要胡说八道!”

    “你嫁给我你想要嫁给谁?”冰淇一双桃花眼含情脉脉的看着墨月红……

    半个月后,大街小巷,整个兮月城内铺了一片的红色,十里红妆,无数金银财宝,羡煞所有的百姓,当然还有那些未出阁的小姐,嫉妒的嫉妒,羡慕的羡慕,尤其是她们崇拜的第一才子居然要迎娶人了!她们能不嫉恨吗?

    不过冰淇要娶的是公主,那是什么样的身份,她们也只能选择默默嘱咐她……

    大街道宫门口,两旁站满了无数的百姓观看,一辆红色的八仙抬轿子豪华富丽的从宫门被十六个轿夫台出来,无数的宫女太监各自站在轿子的两边,而冰淇骑着马走在了前面,同时墨月痕也和冰淇并排。

    无数的禁卫军拦住了两边的百姓,直到那冰淇将墨月红迎接到了冰府……

    此刻大厅内,凌若寒和墨月夕早已经坐在了最高位上,而冰丞相则是坐在了墨月夕的左下方。

    冰淇和墨月红各自拉着红布冰淇坐在了轮椅上被丫鬟推着走进了大厅。

    整间大厅内都是不满了红色,一个大大的喜字被贴在了大厅正门的正中央的墙上。

    音乐声都是喜气洋洋,在场的宾客脸上都是带着笑,嘴里一声一声的喊着恭喜……

    被红盖头盖着的墨月红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吉时已到,便是听到那婚礼主持人喊道,“吉时已到拜天地,请冰公子和公主行礼!”

    随后冰淇被一个丫鬟从轮椅上扶了起来,那俊俏的脸上也忍不住泛起了红色。

    “一拜天地……”

    冰淇两人对着墨月夕和凌若寒弯腰居功,当然原本是要拜天地的,但是由于墨月夕本就是皇上,那么他就是天,而凌若寒则是硬被墨月夕逼的!

    墨月夕看向凌若寒,嘴角露出淡淡的笑容。

    “二拜高堂……”

    冰淇两人转身对着冰丞相和丞相夫人弯腰鞠躬。

    “夫妻对拜……”

    “礼成,进入洞房……”

    在众人的拥簇下冰淇和墨月红两人回到了新房……

    冰府后花园中,墨月夕望着那水塘内飘着的荷叶淡淡的问道,“你是想要完成我的心愿吗?”他知道凌若寒这样做是为了让他也感受到婚礼的喜庆,可是,终究那新郎不是他,新娘不是她,他只是一个观客。

    凌若寒微微一笑道,“可以这样说,我虽然不可能嫁给你,但是帮你完成心愿我还是可以做的到的,你说冰淇和月红会幸福的吗?”

    “冰淇一直喜欢皇妹,她会幸福的!”墨月夕回答道。

    “是啊,她会幸福的!”

    而在宴会上,聂卸不断的喝着酒,那阳光的脸上一片的红色,墨月红嫁人了,只要她幸福就好……

    以前他不知道怎么去爱人,但是此刻他知道了,爱人就是要让她幸福,无论如何就算他不在他的身边,只要看到她幸福就好。

    他或许有一天也会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只是墨月夕,呵,他这个家伙为什么就放不下呢?

    黑夜,依旧繁华,尤其是冰府内十分的热闹,当然,是为了闹洞房了!

    房间内,冰淇和墨月红相视而对。

    “我终于把你娶到了……”冰淇的手轻轻的抚摸在了墨月红的脸上。

    墨月红低着头道,“你知道吗,以前我很讨厌你!”

    “我知道,你是因为我是一个残废,或许我真的配不上你,可是我的心很爱你,所以我只想要用我的心来打动你,若是你真的介意我是个残废,那么我也会放弃我的心为你祝福,不过现在我如愿以偿了,我不用将我的心割舍了!”冰淇淡淡的说道。

    其实他的腿会这样,那也是为了救墨月红才弄成这样的,但是他不后悔,只不过墨月红忘记了这件事而已……

    夜色廖曼,冰淇早已经派人在房外守着,那些闹洞房的人只能败兴而归,留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的春宵……

    月光被笼罩着一层薄纱,一个身穿白色衣裙的女子坐在了房顶上,身边也坐着一个身穿紫色袍子的男子。

    “如果说,这两个月我陪着墨月夕的话,你会吃醋吗?”凌若寒淡淡的问道。

    紫焰陌搂住了凌若寒的肩膀道,“我的娘子已经不是那种连火烧都热不了的心了,她也会心软,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但是有一点,你绝对不可以让墨月夕占便宜!今天我看到墨月夕看着他皇妹结婚那眼中带着的灼热感觉,我知道他一直都很想要娶你,但是你只有一个,我是绝对不会让给他的!”

    凌若寒靠在了墨月夕的肩膀上笑道,“放心吧,我只是想要完成他的心愿罢了……”

    “嗯,我明天就回去了,你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回来以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惊喜!”

    “可以透露出来给我听吗?”凌若寒闪亮的目光看向他道。

    紫焰陌摇头道,“保密……”

    这两个月,凌若寒带着墨月夕隐居到一个小山林中,山林中的景色十分的美丽,一条小溪的不远处坐落着一间小木屋。

    每天一早凌若寒为墨月夕备好早餐,当他毒发的时候都是很尽心的照顾着他,当墨月夕身体好的时候就在溪边捉鱼,看着凌若寒洗衣服。

    这样的日子让墨月夕难以忘记,他很想让时间就此停留在这一刻,但最终还是有结束的一天。

    皇宫的桃林内。

    “谢谢你这些日子来对我的照顾,虽然你不是真心的,但是你为我做这些我真的很高兴!”墨月夕苍白的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凌若寒摇头道,“我只是报答你,对你的照顾也是真心的,唯一我是不能将自己的心给你!”

    “这样已经足够了!”墨月夕说完从怀中掏出一个锦盒递到了凌若寒的面前然后又道,“你回去以后交给凌魂吧,这个是我唯一可以帮他做的一件事!”

    凌若寒点头接过。

    “明天我就要回去了!”

    “我知道,可以让我抱着你最后一次吗?”墨月夕的声音很小,但是凌若寒可以听的很清楚。

    凌若寒点头,只见墨月夕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墨月夕紧紧的将凌若寒抱入怀中,墨月夕将自己的脑袋埋在凌若寒的脖间,桃花随着风飘洒,落在了两个人的身上,犹如一副美丽的画。

    黑红色的血缓缓的从墨月夕的嘴角流出来,将凌若寒脖子后面那片雪白的衣领染了黑红的颜色,墨月夕只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就要碎裂了,可是他的脸上依旧带着笑,他很幸福不是吗?最终他的愿望是完成了,所以他想要留住这最美好的景色。

    大江两岸的树木被风吹的沙沙作响,一条小船上,一男一女身穿布衣两人相拥的太阳底下在钓鱼,十分的惬意。

    “真没有想到墨月夕居然会选择自杀,而且还将皇位传给了魂儿,要是你早就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你还会帮他完成愿望吗?”男子转头对着女子问道。

    女子笑了笑,“没有早知道!”说完女子猛然大了一个喷嚏。

    “已经是深秋了,小心着凉了!”男子将旁边凳子上的披风盖在了女子的身上。

    “我没有感冒,或许是魂儿在骂我这个没有良心的娘丢下他不管呢,还有你,也真是的,那两个月居然是骗凌魂当皇帝,你还真放心啊,就他那样的性子,我看不出几年你的江山就会败在他的手中了!”女子笑着说道,顺便将头靠在了男子的肩膀上。

    男子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道,“他可是我的儿子,就他那聪明的模样,他只会将我的江山管理的更好,何况他还要钱来养我们呢,这也不能是骗他当上皇帝的啊,是他要我的财产的嘛,我这不都给了他嘛,再说不然我们怎么能过二人世界呢?”

    “现在凌魂可是真是恨死你了,你居然耍了他一遭,小心他不认你这个爹了!”凌若寒取笑道。

    紫焰陌一脸的不介意道,“不认也没有关系,她还认你这个娘亲呢,要不,我们在生几个孩子,这样我就不怕魂儿不认我了……”

    说着,紫焰陌扔下了鱼竿,一把将凌若寒横抱了起来,朝着船内的房间而去……

    剧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