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来朝,我的温柔傲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79章 闲云野鹤

    清风悠悠,吹起一股清凉,流水潺潺,奏响一曲清歌。

    风和日丽下的小乡村如同一个掩面娇羞万状的姑娘,姿态柔和,目光婉转,声细如歌,影轻如舞。

    唯美的怡人景色让杨曦暂时放下心中的愁结万千,她欢快的脱去鞋袜,坐在河边石块上,把一双纤细白嫩的小足浸泡在冰凉的水中,入体的寒意令她禁不住颤抖了一下。

    她闭上眼,感受着寒意退却后的清凉舒适,一颗心渐渐变得安宁幽静。

    难得的安逸,难得的朴素清雅,心,从不曾像这一刻般自由自在。

    从前,赶稿的日子里,每当她心烦意乱写不下去时,总幻想能背个包大江南北走一趟,感受一下各地的文化风情,然后找个幽静偏僻的小乡村埋头创作。

    没想到这奢侈的愿望竟然在另一个时空另一个世界得以实现,冥冥天地中,世事无常,无奇不有。

    “若是一辈子能这样,倒也不错。”她的唇角含着一抹满足的笑意,轻声诉说。

    “若你喜欢,以后我们便寻一处清静之地,做一对闲云野鹤。”冯跋在她身旁坐下,水中她一双玉足晶莹剔透,那光亮眩花了他的眼。

    闻言,她只是淡淡一笑,不再说话。

    他,数年后便是流芳千古的一代开国君王,闲云隐世,哪由得了他?

    以前不相信命运,现在,她开始相信了。

    极力抽身,不想让身边的人踏入历史的漩涡,但终归是徒劳无功,她在这时空里唯一在乎的两个男人,早已循着既定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着属于他们的道路。

    如果终将难免一战,她只求冯跋可以留慕容云一条性命,让他隐姓埋名过一生。只是,高傲自负如慕容云,又岂会愿意在别人的施舍下度过余生?

    这样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是不是注定了不能共存?

    思及此,心又微微揪痛了起来。慕容云是她来到这异世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今生怎能负他?可冯跋……

    什么时候开始,她变得如此舍不得?

    深吸了一口气,她轻声吟唱了起来:

    “还没好好地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 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 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歌声若有似无,幽清思怜,如风化柳,柳叶纷飞。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何有绝期?谁人知……

    悠悠笛声渐渐跟上了她的节拍音调,与她幽怨的歌声融合在一起,舔诋缠绵。

    她的歌声只是微微一顿,片刻讶异后,再度与笛声萦绕在一起:

    “有时候 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 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 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 看细水长流……”

    若今朝有酒,便醉在今日如何?美景天成,何如虚度?闲云野鹤纵然是南柯一场梦,也至少曾经让人沉醉欢笑过。为未知的将来忧心伤神,这日子,如何过?

    “到村里逛逛,好吗?”回头冲他一笑,她把一双玉足自水中抬起,轻轻晃掉足上的水迹。

    冯跋把玉笛别回腰际,没有多余的话语,衣袂轻扬,外袍的一角在她双足落地时恰恰垫在她脚下。

    喉间一紧,她几乎哽咽了出来。这男人……以后让她如何离得了他?

    她低垂螓首,迅速掩去差点涌出的泪意,拿起他外袍一角不客气的拭擦双足,待她穿好鞋袜站起来后,脸上已经佯装出一贯的轻松调皮。

    一白一绿的身影出现在乡间小路上,瞬间引来了一道道惊艳羡慕的目光,冯跋更是走到哪都有一堆爱慕痴恋的目光紧紧追随在身后,万千宠爱,想甩也甩不掉。

    姑娘们对他心心恋恋,日夜盼望,却都止步在他一身浑然天成的冷冽气息之下,只敢远观,不敢靠近。

    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倾城一顾间,惹乱多少桃花眼?

    满目桃色付君心,他怎能做到如此心如止水?

    杨曦心里暗叹,脸上却仍是轻松自在的微笑,仿佛对这一切全然不觉。

    小村子一派祥和安宁,置身其中,心便也渐渐平静了下来。偶尔抬头看看他精雕细琢的侧脸,就算不说话心里也是愉悦的,从相识到现在,他们似乎从来没有这么悠闲自在的漫步过。

    “听说这村庄是你一手建立的。”虽不繁华,却是各家各院清幽雅致,看得出这里的村民活的十分安逸。

    “嗯。”

    “你是怎么把他们带到这里的?”这一大批人马,能躲得过朝廷的耳目?

    “河川一线的将士分批护送过来。”

    “河川一线是什么地方?”与他说话总要昂起头,否则,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一米六二的她,高度只到他的肩膀下方。

    “我们的家。”他低头,目光扫过她的脸。

    她一怔,心口微微划过一丝暖意。河川一线,我们的家……

    甩了甩头,想甩掉满脑袋的胡思乱想,却如何也甩不去那份悸动。她皱了皱眉,“我的家在夕阳公府。”

    一句话,他脸色未变,她却能感觉到他的眼神渐渐蒙上一层寒意。咬了咬唇,她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不能屈服在他的淫威下,她有婚约,她的云还在等着她……

    只是不明白,说这话的时候,呼吸为什么会痛。

    抬头迎视他深幽清寒的眼眸,她鼓足勇气,道:“以后我总要回去的。”

    他眼神一黯,眼里瞬间成冰。

    “好。”

    这一声好,狠狠砸在她心上。她低头,咬了咬牙,恨自己不成器,也恨自己不坚定的心猿意马。

    既然做好决定就不该三心两意,举棋不定。她如何能这样?怎能这样!

    断了他的念想,斩断与他所有的情愫,如此,对三个人都好。她捏了捏拳心,正想说什么,头顶上却传来他冰冷的声音:

    “除非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