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来朝,我的温柔傲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1章 鸳鸯戏水

    夜已深。

    等到冯跋与杨曦回房时,梅大娘早已为两人备好了浴汤,恭敬的退了出去。

    杨曦看着屏风后仿佛量身订做的硕大的浴桶,心中已经隐隐有一丝不安,待到梅大娘哐啷一声把门关上,心里的不安愈发深沉。她偷偷瞄了冯跋一眼,再看看那大浴桶,一个激灵,心里大感不妙,撒腿便往门外跑。

    还没让她碰到门框,眼前绿影一闪,她整个人已经被他提了起来,不轻不重的丢到屏风后的浴桶边。

    他淡淡看了她一眼,道:“宽衣。”

    “不!”闻言,她抓紧了衣襟,飞快地退到一角。

    这个死色胚,他若是敢强迫她,她……她就……就……眼角余光扫了屏风一眼,一张小脸顿时垮了下来。他整尊堵在那屏风出口,她如何跑得了?再说,他一身轻功无人能敌,自己怎么跑得过他?只怕还没摸到门就已经被他像拎小鸡一样拎了回来,就像刚才那样……

    见他往前垮了一步,她吓了一跳,心如小鹿乱蹦,颤声道:“你别……别过来。”

    “怕我?”他俊美轻挑,眼里划过一丝戏谑,修长的手指在腰间一勾,外袍连同上衣便叫他随手丢在了一旁。

    此刻,他的身上只剩下薄薄的亵衣亵裤,衣料下修长结实的身材若隐若现,让人想入非非。

    让她失望的是,冯跋并没有脱掉那一身亵衣裤,他和衣跨入浴桶面对她坐下,淡淡瞟了她一眼,“过来。”

    迷失的人儿踩着小步伐向他走去,刚走了两步才蓦地清醒过来。满眼是他泡在水中若隐若现的绯色,她脸一红,呼吸一顿,低叫了一声撒腿便往屏风外狂奔。

    冯跋薄唇轻勾,掌风不紧不慢的轻带,她,如何跑得了?

    她一声惊呼,便扑通一声,整个人落入他怀里,溅起了一地的水花。

    “放开我!”

    “不放。”

    “你……”抬头迎上他一双炙热的眼眸,她的心又是一阵狂跳。“别这样……”

    “别怎样?”他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眼神瞬间一黯,身体也在迅速升温。

    杨曦大气也不敢透一口,生怕一个不小心又挑起了他的冲动。听着他渐渐平息下来的呼吸,她吁了口气,却还是不敢轻举妄动。

    他就这么一直紧闭着双眼,也不知是否沉睡了过去,她小心翼翼的动了动快要石化掉的身子。见他还是没反应,心中一喜,拉拢好湿透的衣裙,悄悄的往桶外爬去。

    啪的一声,一个东西落在她身边,溅起一丝丝水花。她吓了一跳,抬头看他,却见他仍是闭着眼,只薄唇轻轻的动了动:“伺候。”

    呃!伺候?她脸色一沉,直想拿起他扔过来的毛巾狠狠往他那张嚣张的脸砸去。

    咬了咬唇,她深吸了一口气,拾起毛巾缓缓靠了过去,心不甘情不愿的在他肩膀手臂上轻轻拭擦了起来。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时候,自己断不能惹怒了这个男人。

    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头的不甘,她认认真真的“工作”了起来。

    他的双臂搭在浴桶边,舒服地享受着她的服侍,紧闭的双眼一刻也没有睁开过。

    水雾绕绕,弥漫在他的脸上身上,氤氲雾色下的他比往日里多了一份神秘的性感,她脸微微红了红,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桃色事件。

    美色当前,当真考验起她的定力。

    擦过双臂和脖子,也细细擦过那张让她不敢直视的俊颜,她的目光落在他的胸前,倏地,一抹在浸透的衣衫下若隐若现的腥红映入眼帘,无由来的,她心中一痛。

    这是……

    她伸出手,轻轻拉开他的衣襟,随着指尖的动作,她小小的身子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

    不会的,不可能是真的,那只是一个梦,只是一个梦!他不是那少年,不是那个用刀在自己身上割下一道又一道血口的男人,不是他,不可能……

    她闭了闭眼,深吸了一口气,指尖在他胸前停顿了半刻后,用力一拉——

    蓦地,她的腰间一紧,电光火石之间,已被他紧紧禁锢在怀里。她惊惶的张大眼,想去看他肩胛下那抹腥红,身子却被他牢牢钳制住,无法动荡。她抬头,眼里闪过一丝哀求:“跋……”

    “别动。”异样的神色在他眼里一瞬即逝,他的目光落在她胸前的寒玉上,此时寒玉闪烁着微微的红光。

    “让我看看你,我要看。”不看个清楚明白她绝不死心!“我不是白痴,我不相信那么多巧合,我们是认识的,很久很久以前便认识,是不是?跋,是不是?别骗我!你……呃!”

    突然,她捧着胸口,身子一阵痉挛。“好痛,痛……”

    “曦儿!”冯跋眼里闪过一丝慌乱,他捧起她苍白的脸,沉声道:“什么都不要想,听话!”

    “不……告诉我,是不是你,是不是……”豆大的汗从她脸上滑下,她痛得浑身发抖,却仍执意的要知道真相。梦里那个女孩是不是她,冯跋是不是那个少年?他们是不是从前就认识?是不是她曾经错过很多很多,多得连她自己也无法记起?“是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