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来朝,我的温柔傲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2章 灵魂互噬

    烟雾弥漫,剧痛噬魂。

    杨曦一张小脸苍白的无一丝血色,她泛白的嘴唇不停的颤抖着,却仍紧紧拽住冯跋的衣襟,宁死也不愿放开。

    “你就是那个少年,你身上……有我点的守宫砂”

    “我不是。”他脸色微沉,大掌压在她胸前,一股真气瞬间传遍她全身。“不要再想,听话。”

    “我控制不住自己。”在他的真气灌输下,她恢复了一丝丝平静,胸臆间的痛楚也淡去了些。“我知道我一定是忘记了一些事,那些事……一定对我十分重要,我要知道……”

    “知道了又如何?”他闭了闭眼,抬起头,掩去眼中的沉痛。“相信我,没有过去,我们还有将来。”

    没有过去,我们还有将来……

    她喃喃重复着他的话,心里的哀伤却更甚了。他承认了,他们……有着一段沉痛的过去,而那些,她却一无所知。

    “你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祭坛上血腥的画面从脑中闪过,她呼吸一顿,剧痛又疯狂的涌遍四肢百骸。“我……我已经死了,我明明已经死了,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我还活着?为什么……”

    她揪紧了自己的长发,身子强烈地颤抖了起来,“我是谁,我究竟是谁?啊……跋,我好痛,我的心好痛,啊——”

    她的哀嚎消失在他的唇下。

    她红唇微抖,从喉间溢出一丝满足的叹息。

    氤氲绝色在怀,他浑身紧绷,不敢有丝毫轻举妄动。他的女人正在承受灵魂互噬的剧痛,饶是能傲视天下翻云覆雨的他,此刻也只是无能为力,心急如焚。

    怀中的人儿在他身上无意识的扭动磨蹭,他闭了闭眼,强忍着把她压在身下的冲动,任由她放肆的纠缠索爱。

    不知过了多久,她痛楚消散后,精疲力尽的倒在他怀里昏睡了过去。

    他无声叹息着,抱着她从早已凉透的浴桶出来,细心为她擦干发上身上的水珠,轻柔地放她在床上。她睡得很沉,苍白的脸上有淡淡的愁容,眉宇间却藏着一丝满足和甜蜜,犹如胡搅盲缠后得到安抚的婴孩般。

    那块挂在她胸前的寒玉隐隐泛着红光,虽不似方才的明显,但也不容忽视。他眼眸微黯,忽然长指一划,左边手臂上立即出现了一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鲜红的血从他手臂淌下,一滴滴落入寒玉中。那寒玉此刻红光大盛,仿佛突然变成一块海绵般,迅速汲取着落在它表面上的鲜血。

    随着吸入血量的增加,萦绕在寒玉表面上那一圈红光越来越弱,最终消失无影。

    冯跋收回受伤的手臂,为床上的人盖好被子,才取过一旁的衣袍随意披上。视线不经意的落到自己肩胛之下那点嫣红上,他闭了闭眼,终究下定决心般,以指为剑,在嫣红的守宫砂上轻轻划过。

    从今以后,前尘往事不再留,让它从此消失吧。

    床上的人此时发出一声几不可闻的梦呓,他和衣睡下,从背后轻轻环过她的腰……

    和风轻扬,又是个晴天美日。

    一夜好梦的杨曦揉了揉双眼,满足地伸展了一下四肢。忽然,一张俊脸的特写映入眼帘,她一惊之下,小脚毫无预警的踢了出去。

    “呜——”

    低沉的闷哼从他唇齿间发出,他微微躬身护住被偷袭的身体,痛楚从脸上划过。清冷的眼眸倏地张开,冷眼盯着这个害他大清早便差点断子绝孙的罪魁祸首。

    她定了定神,才想起刚才踢到的是什么,顿时,双颊滚烫了起来。“我……啊!”

    视线下滑,竟看到自己躺在他身旁,大惊之下,她飞快地拉高被子把自己盖了个严严实实。“我……你……你”

    不用想都知道是谁扒了她的衣服,这个色胚!她真后悔刚刚没有下狠脚,一脚废了这个色魔。

    待那股劲痛楚散去后,冯跋淡淡瞟了她一眼,翻开被子起身落地。被子下的他衣衫不整胸膛裸露,很是妖娆。

    就这么一眼,这副春色已经深深驻扎在心里。她把头埋在被子下,只求他赶紧穿戴完毕滚出去把空间让给她。

    一套衣裳被轻轻抛到床上,她探了探头,知道是为她准备的衣服,抬头瞪了他一眼,却不见他有出门的意思。

    “你……你转过去。”让他出去大概不可能,这货从来就不是能容得下别人呼喝使唤的主。咬了咬唇,只能退其次而求之。

    却见他薄唇微启,淡言道:“你身上哪个地方我没看过?”

    “你……”一气之下,抓起枕头便砸向他的面门。

    他不避不闪,长指轻弹,枕头又落在原来的地方。长身微动,人便已坐在茶几旁,独自倒了杯清茶漱口。

    这种俗事由他来做竟说不出的优雅迷人……

    杨曦定了定神,飞快的取过衣裙往身上套去。不管他是有意或无意,至少,现在他的位置恰恰背对了她,此等机会,错过了便不会再回来。

    如此想着,手下的动作又加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