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来朝,我的温柔傲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4章 上路

    简单打点一切后,梅大娘带着杨曦出了小院,候在竹林外。

    不远处,冯跋与梅夫一人一马,冯跋似乎交代了什么,梅夫点了点头,策马向远方奔了去,冯跋则拉着马缰,骏马一路小跑着来到两人面前,他看着杨曦,伸出手:“上来。”

    杨曦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那匹看起来脾气不怎么友善的黑马,不禁犹豫了起来。“我不会……啊!”

    还没等她来得及反应过来,他大手一捞,她便已稳稳的坐在马背上。黑马似乎对背上多了个人有一瞬间的不适应,它甩了甩马尾,活动着四肢。杨曦只觉得身子一晃,眼前一花,晕眩的感觉扑面而来。

    “啊!”她惊呼了一声,紧紧抱上冯跋的腰际,“我……我怕……”

    感觉到他的手臂紧紧环过她的纤腰,她定了定神,抬头看他,神色间楚楚可怜。

    “第一次?”这一点,他没有想到。

    她点了点头,感觉到身下的黑马动了动,便又吓得紧紧抱住他,簌簌发抖的身子死命贴在他身上。

    见此,他捧起她略显苍白的脸,在她额上印下一吻,温言道:“相信我。”

    她深深看了他一眼,最终把头埋在他胸前,轻声道:“我相信你。”

    闭上眼,不再看世间的一切,她紧紧抱着他,不让自己有反悔的机会。

    冯跋拉过大袍裹在她身上,向梅大娘微微颔首后,一拉缰绳,黑马一声嘶鸣后,如箭般疾飞而出。

    风声狂啸,呼呼而过,杨曦只觉得耳膜渐渐疼痛了起来。她把脸紧紧贴在冯跋胸前,命令自己一定要放松。他身上独特好闻的味道丝丝渗入,闻着这个味道,感受着他强而有力的心跳,她高高提起的心渐渐平复了下来。

    这个男人绝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相信他……如何能不信?

    这一路风尘仆仆,途中他只停下来让她休息了两次,直到近暮时分,他们到了一个不知名的小镇,劳累了一整天的马儿终于在某家客栈前停了下来。

    冯跋抱着杨曦翻身下马,也不理会旁人异样的目光,一路抱着她登上前院饭馆二楼。杨曦在马背上折腾了一天,身子骨早就累的跟散了架一样,这时候也管不了身后的指指点点,把头靠在他怀里,对世间一切充耳不闻。

    到了二楼一角,她才缓缓张开眼,却见梅夫笑吟吟的看着他们,她一怔,脸上顿时飞红。

    在陌生人面前与冯跋亲昵依偎她还能不知廉耻的装作不在意,但在梅夫面前,这点廉耻之心或多或少还是有的。她囧了囧,轻扯冯跋的衣衫,低声道:“放我下来。”

    他径直走到靠窗的桌前,才轻轻把她放了下来。

    双足一着地,她两条腿一麻,差点倒在地上。幸而冯跋眼疾手快,大手一捞,把她稳稳安顿在椅子上。“痛?”

    她脸色有一丝发白,他看着她纤细的身子,眼里闪过一抹心疼。“哪里疼?”

    蹬了蹬双腿,一阵酸麻袭来,呛得她差点掉眼泪。扁了扁小嘴,她可怜兮兮的道:“腿麻。”

    闻言,他拉过一旁的凳子在她身旁坐落,把她一双修长的腿放在自己大腿上,为她细心揉捏了起来。

    这举动,让四周的人顿时议论纷纷了起来。这位俊得无法形容的男子对他那娇滴滴的娘子真是宠溺得过火,大庭广众之下竟给她揉起了双腿!人长得惊世骇俗,却做出此等伤风败俗的事,真是可惜,可惜啊……

    杨曦耳闻这一切,绯红早爬满了脖子俏脸,她急道:“快……别揉了,会被人笑话。”

    虽然一双腿被他揉捏得十分舒服,可她丢不起这脸。

    “不必理会。”他淡言道,手上的动作丝毫没有停顿过。

    他说的话从来没人会质疑,不理会便是不理会。她只得把头低垂了下去,不去看那些有色的眼光。直到感觉她绷紧的双腿渐渐松软了下来,他才放了她,“还麻吗?”

    “不麻了。”她飞快地冲他一笑,把一双腿远远的缩到角落里。

    由始自终一直被忽略掉的梅夫此时让小二送上预先点好的饭菜,杨曦也总算注意到他的存在,当下,刚退下的红晕便又爬回到脸上。为了不让这顿饭吃得太尴尬,她清了清嗓子,顾左右而言他:“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随主人和夫人回家。”梅夫回道,在外面,他们都称呼冯跋为主人。

    “那……梅大娘呢?”

    “我有空会回去看我娘。”

    她没有再问。很多事她虽然不明白,却也知道隔墙有耳,有些话在外头说不得。

    小二很快送上热腾腾的饭菜,梅夫待小二走后,悄悄用银针试过每一道菜,不见有异样才恭敬的请两人用膳。

    杨曦眼见他的举动,心下有一丝冰凉。

    人心险恶,乱世凶险,这一路上,还不知有多少危险等着他们。她抬头看冯跋,忽然道:“等回去后,你教我武功可好?”

    “好。”没有丝毫犹豫,“只要你受得了。”

    不曾忘记,她从小就不是能吃苦的人,受不了太冷或太热,更别说练武时会受伤吃痛,一点点痛楚都可以让她哀号半天。

    想到这些,冰冷的薄唇不经意的泛出一丝怜惜。这个娇滴滴弱不禁风的小女人,如何能叫人不细心呵护?

    杨曦看他那神色也猜得到他在想什么,她小嘴一嘟,正要抗议,却因为楼梯间突然响起的一阵慌乱的脚步声,要出口的话硬生生的压回了肚子里。

    扭头望去,只见一名神色慌张的男子爬上二楼,跌跌撞撞的摸到窗前,见鬼似地盯着楼梯口。他身材修长,相貌还算不俗,衣衫上却染满了一道道错综复杂的血痕,似乎被人用鞭子狂抽过一般,整个人狼狈不堪。

    随着他的视线望去,只见一红衣女子优哉游哉步上二楼,一张艳丽的脸容笑意盈盈。

    杨曦目及她一脸的笑意,不知为何,竟生生的打了个寒颤。

    那笑,让人心底发毛。

    角落里的男子看到那张脸,顿时面如死灰,软软的跌坐在地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