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凤来朝,我的温柔傲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85章 凶残郡主

    红衣女子盈盈一笑,面若桃花,媚眼一扫,轻飘飘的往角落的男子走了过去。她的身后,一个身形高挑,形神俊逸的男人拾步而上,寻了一处地方安安静静的坐下,对红衣女子和受伤男子却是连眼尾也不曾瞟一下。

    杨曦会注意到他,是因为他与红衣女子五官极为相似,而且两人的长相神态不像是来自本土,更像来自异族。思索间,男人抬头,视线与她的胶合上,那眼神锐利如鹰,眼里一丝异光一瞬即逝。

    随即,他勾了勾薄唇,冲她微微一笑,那笑,诡异的很。

    她一怔,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身旁的人大掌轻扬,霸道的转过她的头颅。“用膳。”

    闻言,她只微微的瞪了他一眼,便埋头乖乖吃了起来。赶了一天的路,肚子早饿坏了。还没等她吃多少,角落里的男子一声哀嚎,迅速又吸引了她的目光。

    刚刚还在二楼用膳的人此时已被吓跑的七七八八,偌大的厅堂里,除了红衣女子和受伤的男子,便只剩下他们这一桌的人以及远远坐在一角的异族男人。

    啪的一声,红衣女子带刺的长鞭狠狠抽在男子身上,男子那身破烂不堪的衣衫上顿时又多了一条明显的血痕。触目的鲜红让杨曦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子下手真狠。

    男子痛的眼泪刷刷的落下,他爬滚到女子脚边,求饶道:“郡主饶命,我错了……我知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郡主,放过我吧,求求你,放过我……”

    “现在才知错是不是晚了点?”郡主用长鞭勾起他的下巴,脸上又是甜的令人心寒的笑,她摇了摇头,柔声道:“看着这脸蛋,还真有点舍不得。”

    “郡主,我知道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敢了,郡主,您原谅我吧。”男子看着她的笑,情不自禁的颤抖了起来。跟了她这么些时日,他心里清楚得很,她笑得越甜,下的手便越狠,这次,自己只怕难逃一死。

    “原谅你?”郡主挑了挑眉,指尖滑过男子的脸,“不是不可以……”

    “只要郡主肯原谅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男子见她似乎对自己还有一丝留恋,心中大喜,激动地道。

    “告诉我那个女人在哪里,让我看着你亲手把她和她肚子里的孽障杀死……”

    “不!”男子面如死灰,“我不能……”

    似乎早料到他的反应,她把玩着长鞭,妩媚一笑,“我就知道你舍不得,不过,那孽障我已经帮你处理了。”

    她手一扬,一只精致的玉镯落在男子面前。男子看到玉镯,脸色剧变,“你……你把她……”

    “开膛破肚,把她肚子里的孽障送去了喂狗。”她诉说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时,语气竟温柔的一如春风。

    闻言,男子无力地跌倒在地上,一脸痛绝。“你这个妖魔!你……你不是人,你……”

    “呜——”

    一声几不可闻的干呕从角落传来,郡主脸色一沉,身形一闪,长鞭唰地飞出。敢在她面前放肆,简直是找死!

    带刺的长鞭灵如蛇信,转眼间已到了杨曦的面门,郡主唇角轻扯,眼里闪过一丝快意。竟是个如花似玉的绝色,毁掉这样一张脸,绝对是一件令人愉悦的事情。

    任何比她漂亮的女子都不应该留在这个世界上!

    就在鞭子碰上杨曦的后背时,蓦地,带着劲力的长鞭仿佛打在一面铜墙铁壁上,啪的一声,那鞭尾竟刷的反弹了回去,这一股反弹的劲力比起她发出去的何止厉害数十倍,她大惊之下身形一闪,想要避开却已来不及。

    刷的一声,长鞭从她脸侧划过,齐刷刷的割掉她一把秀发,更在她脸上留了一道浅浅的伤疤。

    郡主退了好几步,才险险站稳。脸上火辣辣的痛着,她以指尖轻轻滑过,几滴细细的血珠落在长指上,这一变故,吓得她花容失色。

    “你……你敢!”她又惊又气,鞭子一甩正欲出招,眼前人影一闪,与她一同上来的男人已经挡在她身前,收了她的软鞭。

    “哥!你做什么?”郡主气得呼呼大叫,“那个人欺负我!”

    她指着冯跋的背影,气得两眼发红。虽然刚才根本看不清是谁出的手,但是直觉就是这个男人,他身旁那个瓷娃娃一样的女人身形娇弱呼吸寻常,根本不会一点武功。

    “别人已经是手下留情,你还想胡闹!”异族男人瞪了她一眼,威严尽显。

    郡主咬了咬唇,狠狠盯着冯跋的背影。她当然知道对方无意取她的性命,否则,光是刚才那一招,他的力度只要再偏一点,自己不死也是重伤。但她就是气不过,从小到大,从来没人敢对她如此不敬!

    “哥,你就眼睁睁的看着我被别人欺负?”她不怕,也是因为身旁有他这个靠山在。

    男人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不说话。这个骄纵任性的妹妹,是该受点教训和委屈。

    “呜——”又是一声干呕。

    冯跋轻轻拍着杨曦的背,“还吃得下吗?”

    她摇摇头。光是想着那个郡主把一个孕妇开膛剖肚还拿着未成型的胎儿去喂狗,这想象中的画面便叫她忍不住要呕吐,还怎么吃得下?

    “那回房吧,晚点让梅夫给你弄吃的。”轻轻拥了她,说走便走。

    “那男子……”

    “各有各的命。”别人的事他不感兴趣。

    杨曦不再说话。人心果然险恶,一个看来清秀可人的女孩竟有如此坏的心肠,实在太恐怖。

    “你别走!”看到他们想走,郡主哪里忍得住,趁他哥不备,鞭子一甩便向两人挥了过去。“给我站住!”

    冯跋衣袖轻扬,鞭子的一端已经稳稳的落入他掌中。他淡淡扫了郡主一眼,一脸冰霜。“害人之物,留它何用。”

    指尖稍稍用力,只听到啪啪几声,以稀有虎皮特制而成的长鞭在瞬间碎成粉末。

    “我的鞭子……”郡主目瞪口呆的看着那堆粉末,脸色一通惨白。居然……居然毁掉跟了她好几年的金虎鞭!

    她猛地抬头,狠狠怒视对面的男子,却在看清他一张脸后,怒意瞬间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