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穹之龙王觉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九章 天问

    长安。

    虽然只过了两天时间,但洛阳之事已经传遍天下,举世哗然。

    杨朔已经坐实了魔头之名。

    水淹洛阳,虽然杨朔有意留手,控制着并没有杀死一人,但在官方说法中,却是魔头作祟,导致洛阳城中死伤惨重,无数人流离失所。死伤惨重是假,但百姓流离失所却是真。

    杨朔发威后,洛阳城中仅是被大水淹没摧毁的房屋就超过了千间,再加上损失的布匹,粮食……以往繁华富裕的洛阳城,此时已经变成洪泽过后的情景。

    杨朔此时已经到了长安,依他本心,他是来杀李世民的。

    但是听到坊间议论后,他心里却是莫名的难受。

    有被冤枉悲愤,也有冲动后的悔恨。

    还是那句话,水火无情!

    即使他已经有意留手,可洪涛过处,一切尽被摧毁,不知多少百姓失去了家园。而且事后还有人趁火打劫,趁着官府对洛阳失去控制,开始四处烧杀掳掠。

    没有房屋遮蔽,体弱者很快染上了病患,再加上那些死伤遍地,无人清理动物,家禽……

    这一切都宣示着,一场瘟疫即将爆发!

    这是天大的罪孽!

    杨朔站在街头,眼中满是茫然。

    “我错了吗?”

    “难道真像李世民说的那样,过于强大的力量,本身就是罪过?”

    街头巷尾,客栈里,酒楼中,人们嘴上谈的都是“水魔”肆虐一事。

    听着人们嘴里一面倒的骂声,杨朔却是愈发悲愤。

    “如果不来惹我,会发生这种事吗?”

    杨朔知道,如果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他会永无宁日。想明白这点,杨朔仰天大笑一声,身形一晃,就顺着护城河进入了皇城。

    皇宫中,李世民高坐大殿,下面群臣纷议,正在讨论洛阳一事。

    “陛下,眼下当务之急,应当出动大军迅速镇压那些趁火打劫者,恢复洛阳秩序,同时派出重臣前往,安抚民众,派发药物,以免形成瘟疫。”

    长孙无忌持玉笏,义正言辞道:“至于坊间传言,有水魔肆虐一事……臣以为,此事无论真假,朝廷都应该发布告示辟谣,否则民间必会有心怀不轨者借机妖言惑众,挑拨民心!”

    李世民脸色有些难看,长孙无忌的话看似一片公心,并没有言及其它,但李世民听得出来,他这是在提醒自己要防备宗室。

    李世民雄才大略,唯有一点,就是得位不正。对此,不但民间时有异声,就连他自己也深以为讳,时常担忧宗室中会有人借此兴风作浪。他自登基后,勤勉远超以往帝王,就是想把江山治理好,让别人看看,自己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

    挑拨民心?

    谁来挑拨?

    无非就是那些宗室子弟罢了!

    长孙无忌是当朝第一臣,他说的这些话,并非是为了给李世民难看,而是就事论事,提醒李世民早做防备。

    不过,这些话,这种话,也只有长孙无忌能说。换个人,就算是有着铮臣之名的魏征,也不能说,不敢说。

    长孙无忌话一出口,殿上就是一静,李世民神色阴郁,威严的目光俯视下方,并不急着表态。

    众臣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于是再次议论起来。

    不过所有大臣都没提“水魔”一事,都是在讨论应该派出哪位大臣去安抚,从何处调粮赈灾,从何处征调药物……

    贞观年代,这些大臣都是人杰,虽然刻意避过了忌讳,但所言所论,却都非常务实,没有什么虚话。

    很快,众人就讨论出了一套办法,首先派出一营禁军镇压匪盗,再者就是推举出房玄龄前往安抚,调粮运药一事也有了着落。

    而李世民一直听着,一句话都没说。

    他是皇帝,他不需要与人商议,他只需要提出问题,让臣子们讨论,然后做出决定。

    这是帝王之道!

    等众臣都安静下来,李世民这才目光一扫,开口道:“众卿所言……”

    他刚说了四个字,一个声音突然出现在大殿中。

    “他们,好像还没说要如何处置我!”

    “什么人说话?大胆!”

    这个声音一出,殿上武将们一下子动了起来,尉迟恭和李绩同时上前,护在李世民身前,其他人则在四周,眼神朝着四周扫视。

    文臣们也一个个朝着周围怒目而视,这个年代的文臣,没有哪个没有随军征战过的,虽然不比武将血气十足,但仅论气魄气势,倒也不弱于人。

    李世民一听这声音,脸色就微微一白,不过他毕竟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帝王,气魄非凡。只见他大手一挥,沉声喝道:“众卿勿惊,且静!”

    他一出声,众臣似乎都有了主心骨似的,除了秦琼和李绩外,其它人都微一犹豫,就站回了原处。

    “啪啪啪……”一阵清脆的掌声从大殿角落里响起,那里并排摆着两个水缸,是为了防备大臣们口渴,或是夏天中暑准备的净水。

    众人侧目看去,就见一个虚幻的身影从水缸中浮现,虚影一步迈出,落在地上,蓝光一闪,变成了一个俊秀无双的小道士。

    “杨朔!”此时朝上众人中,除了李世民外,就只有程咬金和秦琼认识杨朔,二人登时惊呼出声,脚下一动,就挡在了李世民身前。

    杨朔此时特意幻化了一身当年的装束以见旧人,他看了二人一眼,微微拱手:“秦兄,程兄,久违了!”

    秦程二将眼神警惕看着他,并不做答。

    杨朔又转头看向李世民,长叹一声道:“陛下,你这又是何苦?”

    这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响起,大队手持枪戟的禁军冲了进来,哗啦啦一阵衣甲响起,很快就将杨朔围在中间,只等李世民一声令下,就要将杨朔或杀或拿。

    杨朔对他们视若无睹,只看着李世民,叹道:“咱们相识多年,陛下应该知道我杨朔是什么人?何苦对我苦苦相逼,以至有了洛阳之祸?”

    李世民狠狠的盯着杨朔,既然已经翻脸,他也再无遮掩,沉声道:“杨朔,你在威胁朕?”

    杨朔摇头:“杨朔此来,只是想把话说清楚。我对凡尘之事并无兴趣,也没有什么野心……”

    不等杨朔话说完,李世民就开口打断:“但是,你有超越凡人的力量!”

    杨朔一怔,眼中露出悲愤:“就因为这个?”

    李世民重重点头,沉声道:“杨朔,你的为人朕清楚!但是,你错就错在,拥有了强大到足以颠覆朝堂的力量。这,就是你的罪过!朕,绝不允许这世间有威胁到大唐的力量,神也不行!”

    杨朔脸色胀得通红,气道:“你,你真是不讲道理!”

    “朕不讲道理?”

    李世民重重一哼,沉喝道:“这里是什么地方?这是大唐皇宫,是天下中枢,你不经通报就仗着力量闯进来,你还说朕不讲道理?是你不守规矩吧?”

    杨朔怒道:“你当我想来?若非你派人设伏杀我,我一辈子都不想踏进长安半步!”

    “嗤!”

    李世民讥笑一声:“你的一辈子是多长?朕的一生又是多长?就算你现在是这么想的,以后未必就不会改变主意。况且,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就算你不进长安,但脚下也踩着朕的土地。换成是你,愿意自己家里有一个不受控制的强人存在?”

    杨朔胸膛起伏,怒视着李世民。周围文臣武将都紧张起来,那些禁军更是直接把武器递到了杨朔的身前,只要他有所动作,马上就会朝他捅过去。

    但杨朔并没有动作,怒视着李世民好一阵后,他长长的吐出口气,叹道:“你是不是非要我死不可?”

    李世民沉默片刻,正色道:“若你愿意为大唐效力,为朕所用,朕自然不会杀你!”

    “呵呵……”杨朔突然笑了出来,而且越笑声音越大,渐渐变成了狂笑。

    所有人都紧张来,秦琼和程咬金这二位更是额头滴汗。他们二位都知道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小道士有多强,别看殿中武将都勇武非凡,可真要对上杨朔,他们却是一丝信心都没有。

    李世民眉头也微微蹙起,他看似平静镇定,实则心里非常紧张。杨朔有多厉害,他比在场所有臣子都清楚,若是杨朔发狂,对自己动手,恐怕自己性命难保。

    李世民手下也有几位传承者,但那些人的本事比杨朔差得太远,否则若有人能与杨朔抗衡,他又何必孜孜以求的要搞定杨朔?

    杨朔笑了好一阵,才悲愤的长叹一声:“李世民,看来你还是不清楚我究竟拥有什么样的力量,我需要夺你的天下吗?根本不需要,如果我想为天下主,不费吹灰之力。”

    说着,杨朔身外突然出现一层蓝色光罩,将指向自己的武器全部挡在外面。

    “不好,保护皇上!”

    一见他动作,所有人都动了起来,有的朝杨朔扑去,有的挡在李世民身前。

    可杨朔身外的护罩却将所有攻击都拦了下来,无论什么东西落在上面,都像是打在城墙上一样,根本无法撼动。

    在众人惊恐的眼神中,杨朔斜指地面的手指指尖上滴下了一滴淡银发蓝的水滴。

    杨朔叹息地道:“莫以你心,度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