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穹之龙王觉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章 龙王觉醒

    水滴在殿砖上,发出一声轻脆的“滴答”声,随后就像活过来一样,朝着一旁缝隙滑去,很快渗入地面,消失不见。

    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杨朔在做什么。但眼看着他并没有攻击的举动,人们心中都是稍安,静静等待。

    杨朔滴出的水,不是普通的水,而蕴含着他神魂力量的水,若真要安上一个词,可以称之为本源之水。

    为了逼出这一滴水,杨朔分出了九成神魂。

    水滴渗入地底,很快就找到了地下河,杨朔也缓缓闭上了双眼,静静的感受着这一切。

    世界是整体的,世界上所有水域也差不多都是相通的,有些在地面上相通,有些在地底相通,有些通过空气联通,有些则以某种神秘的联系相通……

    杨朔本源之水一进入地下河,其中蕴含的神魂之力就飞快的朝四面八方散去。

    转眼间,大地震动,皇宫中无数水井开始井喷。

    所有人都惊呆了。

    但这还只是刚刚开始,就在众人正震惊皇宫中水源变动时,皇宫外护城河站了起来。

    没错,若把护城河比成一个平躺的人,此时它就是站起来了。

    几十里长的护城河,突然立起来,那是什么场景?

    在今日之前,谁也想像不到。

    在众人的瞠目结舌中,长安城中,无数水井接连喷发,然后凝立空中,远远看去,就像一支支擎天之柱直入长空。

    再然后,长安东方,黄河也站了起来。

    李世民和大殿中群臣都神色茫然,怔怔的朝外走去,看着这恍如梦境一幕,所有人都在发呆。

    随着杨朔神魂之力在地底蔓延,联通了一条条水道,先是水井,然后是护城河,再然后是黄河,长江……一直到大海!

    在这一刻,四海沸腾,浪掀千尺,整个世界的水都活了。

    杨朔的神念无限放大,渐渐笼罩了整个天地。

    从未有过这么一瞬,杨朔深深理解了当年师父说过的话。

    ——水,无处不在!

    地面上,地底下,无尽的水在呼应着他。

    空气中,云层上,无尽的水汽在呼应着他。

    这一刻,全世界的水都在欢呼,在奔涌,在沸腾……

    突然,杨朔感觉到了许多意志的存在,那是人的意志?

    不,不完全是。

    那是所有生灵的意志!

    这些生灵有些他认得,或是花鸟鱼虫,或是鸡犬牛马,或是蛇虫鼠蚁……

    还有些生灵他以前连听都没听过,他们一个个要么模样古怪,要么就是意志微弱,也有些强大得令他心里都生出不安……

    还有鲛人,雪人,兽人……

    一个个传说中的生物都被他感应到,同时,那些生灵也感应到了杨朔的存在。

    这才是神,这才是神灵的感觉!

    杨朔感觉到,只要他一念之间,所有生灵都会受他控制,对他朝拜,对他祈祷……

    他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做的!

    于是,没人能想象到的情况出现了。

    在这一刻,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生灵,除了少数几个杨朔特意不去干扰的生灵外,天地间所有生灵都在朝着长安方向拜服,叩首!

    那是朝拜?

    不,是膜拜!

    这是人,对神灵的膜拜!

    不知过了多久,杨朔只觉心神传来疲惫的感觉。

    他念头一动,先是将与所有生灵的联系全部切断,再然后将所有暴动的水流安抚,让它们恢复原状,最后才缓缓睁开湛蓝的眸子,看向站在大殿门口的李世民。

    李世民早已经呆了。

    他知道杨朔强大,但没想到他能想大到这种地步!

    杨朔看着李世民,脸上露出疲惫之色。

    二人对视着,一时间谁也没有说话,大殿中安静得落针可闻,文武大臣们也都不敢出声,生怕惊扰了神灵与帝王的对话。

    好一会儿过去,杨朔才轻叹一声:“你看到了!以我的能力,别说长安,中原。天下间所有生命都在我的一念之间。但是,我杨朔从来无心为恶,也不想为恶。秦王,我最后叫你一声秦王!你是一个好皇帝,百姓在你的统治下过得很好。我只希望,从今以后,你能再多些包容,多些仁慈!”

    说到这里,杨朔深深的看了李世民一眼,叹道:“你我相交一场,此一别,恐怕再无相见之日。今天就送你最后一句劝告吧。这世上并非只有我一个水神,还有风神,火神,甚至还有正在沉睡中的上古凶兽!你对付我两次,我都可以容忍,但是你若惹到了他们……”

    “言尽于此!你……保重吧!”

    一句话说完,不等李世民回话,杨朔身形就开始一阵晃动,紧接着,就见他额心一亮,从中涌出一滴湛蓝银珠,“滴答”一声,落在地面,涌入地下。

    再然后,杨朔整个身体渐渐化为虚幻,一阵轻风吹来,他已经消失不见!

    李世民怔怔的看着杨朔消失的地方,好久好久没有回过神……

    ……

    黑暗无光的地下水道中,一滴湛蓝银珠正闪耀着淡淡的清辉。

    这是杨朔。

    这是杨朔仅存于世间的一点存在。

    这一滴湛蓝的月华天水中,有杨朔的一丝神魂,一丝血脉,还有一颗纯之又纯的神力种子。

    不同与最初从共工面具得到的传承,这颗神力种子精纯无比,再没有丝毫共工的痕迹。

    而此时,在地下净水的包容中,三种同源又不尽可同的力量纠缠在一起,正在缓缓融合。

    神念覆盖全世界,听起来威风,但这种逆天之举,却是在透支杨朔的生命力。

    水,生命之源!

    水,至柔,不争!

    以他水神之身,若是想要引导人心,会轻松很多。

    但……操控人心?这已经完全违背善水之道,这是对法则的破坏和干涉,结果必然也会得到法则的反噬和惩罚。

    好在他只是微微一试就收手,并没有操控众生来做什么事,再加上他本就有化水天赋,这才没有要了他的小命。

    可尽管如此,也让他神体消耗殆尽,最后只剩下微不起眼的一丝血脉。

    而原本几乎无尽的月华天水,也随着他当初神魂的肆意散展也消耗一空,只有最精纯的一缕水元力被他的神魂依托,这才形成了这一滴纯之又纯的月华天水。

    杨朔愤然之下不计后果的展示能力,剖明心迹,原也没想过会有这样严重的后果。

    这是他的劫难!

    这是陨道之劫!

    但,正所谓福祸相依,大道之下,自有一线生机。

    耗尽了所有神力,又将神体消耗一空,最后剩下的东西,却是精华中的精华。

    杨朔从来不知道,自己距离法则,距离大道的距离竟然这么近,近到他触手可及。不,甚至不需他伸手,也无须感悟,只要他静下心来,任由法则包容自己就可以了。

    他好像置身于法则的海洋中,随着法则的波动起伏,水的一切奥秘都在向他展示……

    那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天地,神秘莫测,奥秘无穷,令人不由自主的徜徉其中,恨不得永不离开。

    这一刻,杨朔忘了一切。

    这一刻,杨朔只是一滴清澈至纯的,无丝毫意识的水滴。

    他在悟道!

    或许,没有身体的阻挡,抛弃了肉身的累赘,法则才露出它的真正面目。

    杨朔很早以前就知道“上善若水,利万物而不争”的道理。但是,直到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水为何不争——因为无需争!

    直到这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水是永恒存在的!

    或许,水会被严寒冰结。

    或许,水会被高温蒸发。

    或许,水会随着风来而散,随着火来而干。

    但是,它仍是水,只不过转换成了不同的形态而已。

    这才是水,永恒的水!

    随着杨朔对水之法则的了解愈发深入,他开始本能的汲取周围地下暗河的力量,只用了不到一柱香的时间,那滴月华天水中就隐约现出了一个朦胧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