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云穹之龙王觉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八章 化日

    杨朔神色一变,终于找到了战胜对方的信心。

    他手一抬,朝饕餮虚虚一抓。

    诡异的一幕发生了,饕餮身体中突然像是漏了的水壶一样,一瞬间,无尽的鲜血就从它的毛孔中涌出。

    “嗯?”饕餮一下子反应过来,身上肌肉一动,就将身上毛孔全部锁住。

    杨朔微微一笑,无声道:“没用的!”

    三个字吐出,并没有在真空中传播,他也不以为意,这次没有招手,只是隔空朝饕餮轻轻一指。

    随着一指虚落,饕餮巨大的身体外,无数之前被杨朔抓出的鲜血,重新回到了它的身上,覆盖了它的全身。

    “咔嚓……”隐隐有冰冻的声音响起,但是无论是杨朔还是陆南风,都知道那是错觉。

    然后,冻结!

    饕餮的体表血液瞬间冰冻,如鲜艳的红宝石一般,残酷而美丽。

    别人看不到的地方,饕餮体内的血液,骨髓,眼球,肌肉,毛发……

    任何有水份的地方,都杨朔一指之下冻结。

    饕餮僵住了,一动不动,巨大的身体转眼间就变成了冰坨。

    杨朔侧头想了想,一挥手指,饕餮巨大的身体开始分裂,无数血红色的细小冰锯正从内外两个方向切割它的肉身。

    陆南风看傻了。

    他就那么呆呆的看着,杨朔随意的挥了几下手指,之前二人拼命都对付不了的饕餮,就一点点的在他眼前被分尸。

    不,说是分尸已经不准确了。

    在杨朔的指挥下,那些细小的冰锯不断分裂,越来越小,越来越细,直至连神念都只能感觉它们的存在。

    而之前巨大如山的饕餮凶兽,已经被分割成了无数比微尘还要细的尘埃。

    “这……”陆南风傻傻的看着杨朔,好半天都没回过神。

    杨朔不知道饕餮生命力会强到什么程度,为了彻底斩草除根,他也是真下了狠心。

    等饕餮已经完全变成了一堆山一样的粉尘后,他仍然不放心,一挥手,那些冰锯融化,很快聚合成一个巨大的血球,朝着那山一样的粉尘包裹而去。

    再然后,所有粉尘被裹成一个球形,开始朝中间凝聚,压缩,再凝聚,再压缩……

    直到最后被压缩到了极限,一个三层楼阁高的血球出现。

    杨朔仍不罢休,开始指挥血水冰冻。

    冰冻,融化,压缩……

    翻来覆去折腾了几个来回,杨朔终于停手,不过这还不算完。

    他指挥着最终成型的三层阁楼高的血球,漂浮到陆南风身前。

    “帮把手,把这玩意儿彻底烧成灰烬!”杨朔传音道。

    陆南风凝视杨朔一眼,点了点头,挥手召唤出几只三足金乌,扑上血球,开始灼烧。

    ……

    ……

    地面世界,此时已经一片混乱。

    太阳突然消失,所有人都惊慌失措。

    人们能感觉到气温正在飞快降低,有精明的人,开始四处收集衣物,毛皮……

    有那不算精明,但是身体强悍的人,开始拿起了刀剑……

    到处都是哭号声,跪地伏拜,求神拜佛者数不尽数。

    只不到半天工夫,声称末日到来的邪教组织已经不知出现了多少个。

    朝廷已经失控,除了长安,其它地方完全变成了弱肉强食的丛林。能拿起刀剑的人,都成了人上人。往日里受人尊敬的读书人,都在四处找地方躲避,不敢露头。

    大街上,到处都是喊着苍天已死的声音。

    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所有人都趁着这个时候了结恩怨。

    黄金白银洒得满街都是,已经没人看重这些阿堵物了。

    以往倾慕却限于身份不敢接近的姑娘,此时可以直接拿着刀剑上门去抢,再或者,一手高举火把,一手拿着馒头,就能让对方家长心甘情愿的把女儿双手奉上……

    秩序,律法,规矩,道德……一切都在崩溃。

    当封若云被宓妃带着飞在空中,俯视下方世界的一幕时,再也忍不住痛哭出声,晶莹的泪珠洒落黑暗的天地,却溅不起一丝涟漪。

    宓妃神色忡然,也在无声落泪。

    杨朔回来了。

    陆南风回来了。

    四人并肩站在空中,如同俯视凡尘的神灵。

    他们,也的确是神灵。

    但是,在这样一个世界中,就算是身为神灵,又有什么值得骄傲的?

    下方,有人看到了飞在空中的四位神灵,因为他们散发着自身的神光,这已是人类能从漆黑如墨的天空中看到的最后的光线,最后的希望。

    有人跪地祈祷,请求神灵带自己脱离苦海。

    有人跳脚谩骂,怨这些神灵不顾苍生。

    有人讥讽嘲笑,想把这些神灵引入凡尘,好有机会朝他们脸上吐上一口唾沫。

    有人干脆拿起弓箭,效仿神话故事上的羿神,把天上神灵当成了邪魔,想要将他们射下来,以此拯救世界。

    有人拿出银两,打算与神灵讨价还价,想要买一条生路。

    有人高举自己还未断奶的儿女,想求神灵救救自己的孩子。

    有人……

    有人……

    宓妃哭了,清泪洒落。

    封若云哭了,泪如泉涌。

    杨朔哭了,泪流满面。

    陆南风……

    陆南风没哭,他只是眼圈发红,看着封若云。

    “南风……”

    看着陆南风安详的神情,封若云心头却涌起一阵不祥的预感。

    然后,陆南风就向她微笑了,灿然一笑。

    “我说过,我们永不分离!我会伴着你,永远!”

    “南风,你要做什么?”

    封若云惊恐地向他扑去,但陆南风已经背生双翼,由金色的太阳之光形成的双翼,然后向浩瀚的星空飞去,越飞越高,越飞越远……

    人间的人们,只看到那神的光影越去越远,似已永远地抛弃了他们,但是接着,就是一股巨大的金光在那遥远的天上喷薄而出,阳光重临人间,永夜成为过去!

    ……

    第二天,太阳照常升起。

    它仍然散发着光和热,温暖了大地,照亮了人心。

    杨朔和宓妃挽手站在洛水河畔,仰望初升的朝阳,二人都在流泪,但嘴角却都在微笑……

    塞外,无名山峰,简陋的木屋前。

    一个白衣如雪,白发似雪,肌肤胜雪的女人。

    她正在凝视朝阳,眼中含着轻泪,脸上却挂着恬淡而安心的微笑。

    “每天一睁开眼睛就能看到你,这样……也好……”

    一缕神念随着阳光洒落,悄悄的渗入女人的心田。

    “我会陪着你……每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