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望古神话之秦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一章 瀚海惊涛(2)

    号角声余音不歇,始皇船队排队列阵,一艘楼船从船只中驶出,楼顶之上出现青罗华盖,华盖之下正是千古一帝秦始皇。

    徐福隔海对始皇拱手笑道:“老朽何德何等,劳动圣驾亲来,圣上还请回京耐心等待,不日老朽便还朝复旨。”

    “徐福,你这妖人,朕以真心待你,你却心怀不轨!”始皇见徐福明知阴谋败露,还胆敢公然取笑,勃然大怒,“今日朕定将你万剐凌迟!”

    “老朽忠心为圣上寻访仙山,何来谋逆之说?”徐福反问始皇。

    “仙山在哪?哪里是仙山?”始皇袍袖展开,举目四望,放眼之处尽是湛蓝的接天海水。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徐福说罢,旁若无人地转身走向青铜圆柱。

    徐福已经知道云中郡出了事,但是利用一处地磁,他一样可以打开时空隧道,区别只是在于这样的时空隧道很不稳定,曾人的舰队在返回故土的过程中,可能会有一部分堕入时空乱流,永远找不到回家的路。

    但那又如何?

    他没有退路!

    一旦走出去,就不可能再回头!

    青铜圆柱发出阵阵低鸣,缓缓从支架中浮起数寸,开始原地旋转,旋转之势由缓而急,越发剧烈,好似一枚被不断抽动的陀螺。伴随圆柱的旋转,海面也开始发生异样的变化,平静的海水以徐福所在的平台为圆心,向四周掀起翻滚不息的波涛。

    若从高处看下,海浪以稳定有序的频率,接连不断从平台下方扩散出来,仿佛一面习射场上的箭靶,只不过这面箭靶占据方圆数十里海域。难以想象一尊高不过丈余的铜柱,转动之势竟然能够改变海水流向。除了船身庞大的楼船之外,斗舰在波涛的冲击下,剧烈起伏颠簸。

    随着波涛翻腾,湛蓝的海水下浮动起不安的阴影,阴影如激流暗潮,向着远离平台的方向远离。长年生活在水上的水手看得出,这些阴影是无穷无尽的鱼,当每年产卵洄游时期到来,可以见到鱼成群结队迁徙的壮观景象,但是眼下的鱼群显然是在惶恐逃窜。

    始皇身后走来一名身披战甲外罩披风的身影,虽然须发染白,眉梢眼角却依旧英气逼人,双瞳目光如炬,面容冷峻萧杀,行走间犹如龙行虎步,浑身散发出一股气吞山河之势。

    “末将愿为圣上诛此妖人!”此人来到始皇身边,主动请缨出战。

    始皇转头看去,面露喜色:“王将军出阵,徐福老贼命当休矣。”

    能令始皇如此信任,且喜形于色的王姓将军,自然只有与蒙氏齐名的王氏父子。父亲王翦乃白起之后秦国第一名将,声威远播,名震四海,唯赵国李牧可与之争锋。其子王贲颇具父亲风范,少年时便随王翦南征北讨,饶勇善战,为大秦一统立下汗马功劳,受封通武侯。

    秦朝立国近十载,由于王翦年事已高,王氏父子深居简出,不再参与政事,近些年来很少被人提及。此番始皇东巡,通武侯王贲伴驾随行。恰逢徐福作乱,王贲自然当仁不让,重操兵甲,再现猛将风范。

    始皇回身下令:“为王将军擂鼓。”

    上古颛顼帝以鼍皮蒙鼓,其声嘹亮,震动山河,可传千里,后流传世间,珍贵无比,非显赫身份不可使用。始皇亲征,为彰显天子神威,立鼍鼓于船头之上,其余海船各备战鼓两面。

    两名精壮勇士站立鼍鼓两侧,手持三尺鼓桴,桴槌硕大如斗。勇士被发跣足,伸展猿臂,鼓桴如上阵兵刃,起初轻轻点在鼓面之上,绷紧的肌肉忽然爆发出磅礴力量,震撼的鼓声从船头跃起,扶摇直上冲破云霄。

    勇士手臂高抬疾落,每一击都灌注雄浑力量,鼓声沉稳有力,不急不躁,隐隐显出将领出征前沙场点兵之势,三军列阵的萧杀之气。其余楼船之上战鼓随之雷动,鼓声振奋军心,全军以吼声应和鼓点节奏。长鸣号角再次响起,贯穿鼓声吼声。三种声音相辅相成,尚未开战,已将剑拔弩张的气氛推至巅峰。

    王贲踩着跳板,威风凛凛走上另一艘楼船,解下披风,从副将手中接过头盔戴在头顶。传令兵手中领旗迎风抖开,操桨士兵喊着整齐的号子,全力摇动船桨对抗接连不断涌来的波涛。

    五十艘斗舰列第一阵,向徐福所在的平台驶去。传令兵更换领旗,以王贲所在楼船为首,一百艘斗舰分列两块方阵,追随第一阵驶出。后方压阵船只上,秦军发出喧天的助战吼声。

    鼍鼓改为冲锋韵律,击鼓勇士双臂快速轮番落下,密集紧凑的鼓点如瓢泼骤雨,虽急而不乱。三十击过后,鼓声又恢复沉重缓慢,仿佛雨水中响起的惊雷,十次重击结束,又续以快击三十,如此反复循环。

    平台之上的船工哪里见过这等阵仗,顷刻间做鸟兽散,推推搡搡地躲进船舱,只剩徐福一人,面对秦军船阵凛然无惧,岿然不动。

    王贲戎马半生,从不相信妖术邪法,出征时得知徐福出海不过带了百名船工和三千童男童女,不明白徐福究竟依仗什么才做到有恃无恐。

    “放箭。”王贲轻描淡写地对传令兵下令,仿佛在说着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

    七国战乱之时,秦国水军不但要征战江河,还要参与登陆攻城野战,是以水战陆战装备俱全。大秦一统之后,始皇又频繁东巡出海,水军担负保驾护航重任,非但没有解甲归田,反而更得始皇青睐。

    传令兵高举领旗,斗舰内水军提起硬弓,搭好箭矢开满弓弦。传令兵手臂落下之时,弓弦颤动声齐响,海面上升起一道由箭矢组成了黑色巨浪。巨浪升空,又化作盖顶乌云,乌云下坠转为箭雨。

    徐福漠然地注视着越来越近的箭矢,待到箭矢已近在咫尺,面上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朝向半空挥动袍袖。

    上至始皇,下至操浆水手,原本都确信徐福即将命丧当场,断无生还的可能。在那一瞬间,所有关注着徐福举动的双眼,都不敢相信眼中所看到的情景。连镇定自若的王贲都在瞬间瞠目结舌,双手下意识地抓住船舷,身体前探,想要确定刚才看到的不是错觉。

    因为秦军上下全都看到,自徐福的袖口中伸出一只堪比旌旗大小的手掌,把即将命中他的箭矢尽数扫开,密集的箭雨从中间破开一条通道,失去力道的箭矢七零八落地坠入海中。落向铜柱的箭矢还未接触到铜柱,便被旋转的气场搅动弹开,除了徐福和铜柱的所在之处,平台上插满抖动的箭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