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望古神话之秦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二章 瀚海惊涛(3)

    秦军的箭岚,七国乱战之时的第一杀敌力气,今日居然在徐福区区一人的面前,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与身体不成比例的手掌一闪即没,徐福负手背后,昂然挺胸:“王将军是欺负老朽年迈力衰么?”

    谁都没有在意徐福的话中是否另有含义,因为秦军还没能从短暂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以一己之力化解秦军无往不利的漫天箭雨的情形,在过去的战斗中见所未见。

    王贲回首发现无人不呆若木鸡,人们如同雕像一样保持着僵硬的姿势,时间仿佛陷入长久停滞,百艘斗舰被海水推起下落,海面之上不知何时变得鸦雀无声。

    “此乃妖法,不足为惧!”王贲怒吼道,“登船!诛杀妖人!”

    “擂鼓!擂鼓!”始皇此时也才注意到气氛诡异,连声下令。

    鼓声再次雷动,而声势浩大的吼声却再没有出现。

    徐福击散箭矢的举动的确耸人听闻,但终归只有一人,而秦军上万,斗舰四百有余。

    斗舰从四面八方进攻,即便徐福的妖法真能够做到以一敌万,他也难以照顾周全十艘海船搭建起来的庞大平台。王贲下令以平台下海船为目标,海船一旦被摧毁,徐福失去立足之地,到时他纵有逆转乾坤之力,也无处施展。

    战术传出,第一阵斗舰迅速调转船头,向平台两侧后方包抄,呈现围困之势合拢。第二阵斗舰两组方阵汇合一处,由正面进军。水军放下长弓,拿出钩锁长矛等武器,准备登船近战。

    霎时间,海面浪花翻涌,波涛沸腾,斗舰以难以置信的速度聚散离合,向平台进攻,如无数狂鲨围攻一头无法行动但又体型庞大的巨鳌。

    “原来王将军百战百胜,靠的是以多欺少。”徐福嘲讽地笑道。

    随着徐福的笑声,船舱内涌出众多矮小的身影,整齐地列在徐福身后,几乎将平台占满。

    “想以顽童做人质要挟,痴人做梦。”王贲发现,徐福身后的不过是始终未见踪迹的童男童女,认定徐福见到秦军阵势,自知难以抵抗,此乃黔驴技穷再无对策可施。

    “将军此言差矣,”徐福泰然自若,“这可不是顽童,这是圣上钦赐老朽的天兵。”

    王贲闻言仔细望去,平台上的三千童男童女,原本应该稚嫩的脸上,凝固着阴森木然的神情,双眼凶光毕露,而且水嫩肌肤表面依稀泛着绿藻般的颜色。忽然之间,童男童女发出鼠类般的尖锐叫声,接连鱼跃入海,一时间平台四周水花飞溅,黑影攒动。

    平台下是波涛汹涌的海水,莫说是顽童,就算是深识水性泳技精湛的水手也不敢轻易跳入,这分明是一种自寻短见的行为。王贲惊疑之间,围困平台的第一阵斗舰发生突生剧变。

    海面之下,出现无数飞快游动的身影,身影破开的水流仿佛将海面撕开条条裂痕,这绝不是凡人游动的速度!操浆水手是斗舰上距离水面最近的人,他们的主要工作也是时刻关注水势和战局的变化,以便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随时做出相应调整,所以水手是最先不幸目睹水中身影真面目的人。

    探出水面的面孔早已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已经完全没有童男童女的样貌,那是一张张怪物的脸。头顶毛发尽失,身体铺盖藻绿色麟甲,一条细长锋锐的鳍从头顶延伸至脊背,两耳和鼻梁消失殆尽,原本的位置只剩下四个孔洞,双瞳眼白皆无,圆如鱼目,蛙形大口中生出两排尖锐的獠牙。

    水手一窥水怪真容的同时,只感觉船下一股猛烈的力量上涌,身体立刻向一侧船舷翻滚跌去。斗舰顷刻间被聚集船下的水怪掀翻,倒扣在海面之上,相同的遭遇向瘟疫般在第一阵斗舰中传播蔓延。

    然而秦军的噩梦,在落入水中的那一刻才真正开始,这是一场真正的灭顶之灾。他们被水怪拉扯在海面之下,无从抵抗,无处逃离,难以上浮呼吸,腥咸的海水不断呛入口中,溺水而亡的痛苦像一张巨网将秦军笼罩其中。

    这些原本是童男童女的水怪不允许秦军以溺水这样简单的方式死去,它们仿佛玩心大盛,在水中欢快畅游,以锋利爪尖肆意残杀秦军。秦军变成了顽童脚下任人宰割的蝼蚁,被残忍地断去肢体,开膛破腹,而对于水怪来说,这好像不过是一场助兴的游戏。

    海面上,视线所到处都是挣扎扭动的身影,惨叫呼救声此起彼伏,平台四周化作修罗屠场,海水弥漫殷红,不断涌出的波浪将血水冲开、冲淡,均匀地涂抹在海面上。

    天空似乎不忍再看到这副血腥画面,层层乌云聚起,仿佛烈火燃烧时腾起的滚滚浓烟。乌云在空中越聚越厚,从天空向海面沉沉挤压而来,海天之间的距离被不断压缩,沉重的乌云仿佛随时会从空中坠向大海。

    乌云深处隐现电闪雷鸣,海面以磅礴浪涛与之遥相呼应,栖息在深海中的各种罕见怪鱼相继浮上水面,争先恐后地从平台之下逃离。视线所及的宽广海域之上,汹涌的暗影穿梭混杂,东海之中再无一方宁静乐土。

    王贲来不及去增援即将覆灭的第一阵斗舰,水怪数量三千之多,只有数百投入在摧毁第一阵斗舰的战斗中,其余水怪仿佛分享不到猎物的饥饿野兽,练练发出穷凶极恶的尖叫,将嗜血杀戮的目光投向第二阵,以及后方始皇坐镇的本阵。

    充满死亡气息的水怪比海潮来得更快,王贲下令开弓放弩,可斗舰在翻涌的海面上起伏不定,如今连楼船都难以维持平稳。水怪藏匿海中潜行,箭矢射入海面,既无力道,也无准头,仅能稍微拖延少许重蹈第一阵覆辙的时间而已。

    所幸楼船船体庞大,水怪难以将楼船掀翻,于是争先恐后攀上船身。王贲见船身密布壁虎蜘蛛般攀爬而上水怪,拿过一条长矛,命令船上全部水军严防死守,包括水手在内也弃桨拿矛,站在甲板之上严阵以待。

    离开海水,水怪失却地利,压倒性的优势荡然无存。水怪虽然狰狞恐怖,但秦军亲眼目睹它们如何残忍好杀,早已怒不可遏,发现水怪冒出头颅,立刻以长矛全力刺出,以血洗血。

    后方斗舰吸取经验,弃用弓弩,各拿矛戈,但有水怪身影靠近,便向水中刺杀。

    秦军的浴血奋战暂时阻止了全面溃败的局面,展开正面交锋厮杀。一时间海面上杀声震天,浮尸遍布,血染波涛。不过这种局面并没有维持很久,斗舰没能停止葬身大海的命运,第二阵中只剩王贲率领的楼船还在固守反击。

    战局形成一个怪异的循环,秦军数量占优时,水怪占据地利,而水怪失去地利攻击楼船时,秦军已所剩无几。

    :求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