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望古神话之秦墟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三章 瀚海惊涛(4)

    王贲纵横疆场数载,从未遭遇过如此被动的局面,抖动长矛左右刺杀,威风不减当年,矛身化作道道银光,在周身上下翻飞,掀起一番血雨腥风。秦军见王贲身先士卒,无不奋起反击,面对前仆后继的水怪,各个奋勇当先,血染征袍。

    徐福站在平台之上,遥望他一手策划的阴谋正在迈入高潮,回想来到大秦,苦心经营数载,今日终于要迎来渴望已久的成果,仰天大笑起来。

    徐福发出一种悠长怪异的啸声,海面缓缓上升起巨大的阴影,这阴影受徐福啸声召唤而来。随着阴影不断向水面靠近,海面上掀起滔天巨浪,巨浪瞬间打破了战争局势。斗舰可以在江河中自由驰骋,能够擎起斗舰的浪涛百年难遇,可这是在海上,海上永远存在世人未知的变数。

    成功攀上甲板的水怪除了身体怪异形似妖魔外,并无惊人的战斗力,楼船之上秦军虽仅有二百人,却以势如破竹的攻势,杀得水怪也开始察觉到恐惧。

    王贲正率人全力拼杀,忽闻身后异声响起,扭头看到的是一道如幕布般的海浪。

    海浪不但被鲜血染得浑浊不堪,上面还点缀着秦军尸首、斗舰残骸,像一副描绘战争过后满目疮痍的壁画浮雕。

    在海浪的迫近下,王贲感觉身体剧烈倾斜,脚下失力,身体悬空,周围尽是四肢乱舞,姿态怪异的秦军和水怪,然后他们连同楼船也被卷进了这副鬼斧神工的壁画中。

    澎湃浪涛落回海面,始皇水军残存的几艘楼船被倒退推出数百丈之遥。海浪之后并未就此平息,一道堪比金殿之上玉柱粗细的水柱冲天而起,海面上浮起一个岛屿般的庞然大物。

    天空虽然乌云密布,且有雷电交加,但并没有雨水落下,而冲天的水柱恰好弥补了这一缺憾,洋洋洒洒的水滴仿佛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冲洗空气中弥漫不去的血腥。

    海水洒向楼船,伺候在始皇身边的太监惊慌地护在始皇身前,颤抖着尖锐的嗓音召唤道:“护驾!快快护驾!”

    “这是何物?”始皇望着眼前滑落海水的光滑物体。

    连频频东巡出海的始皇都不认识眼前究竟是什么东西,更何况一个久不出宫的太监。

    太监结巴着回答:“回圣上,老奴才疏学浅,不识得。”

    “此物名为鲸,乃海中最大的鱼,”庞然大物上传来徐福不可一世的声音,“但这一条却非比寻常,能够大如山峦,皆因为受强大地磁辐射,才发生如此异变。”

    徐福走上鲸鱼头顶,居高临下俯视楼船,迫使身为九五之尊的始皇也得不得仰首观看。

    始皇见徐福头上阴云滚滚,脚踩庞大鲸鱼,袍服迎风飘舞,竟然也产生一丝莫名的畏惧。

    “圣上何必追赶至此呢?”徐福怜悯地说道,“若安心待在宫中,说不定还能平稳多做几天帝王。”

    “天下的一切都是朕的!”始皇被徐福的傲慢语气激起怒火,“岂容你这妖人兴风作浪,祸乱社稷!”

    “事已至此,就不要怪老朽无情。”徐福从鲸身跃至楼船甲板。

    “你敢对朕如何?”始皇抽出佩剑,握在手中,威慑徐福。

    “护驾!护驾!”太监召唤军兵,可军兵都深陷与水怪的对峙当中,哪有人能分身前来护驾。

    “该做的,老朽早已做完了,”徐福微微一笑,“你当老朽给你吃的,当真是医治顽症痼疾的灵药?”

    始皇呆立当场,刚要继续追问,话到嘴边突然变成一阵痛苦的低吼,脚步踉跄身体摇晃,手掌扶住额头,只能用眼神怒视徐福。

    “圣上,圣上,”太监连忙上前搀扶始皇,对徐福连胜叫骂,“你这妖人,用了什么妖法暗害圣上?”

    太监骂完徐福,转过头来关切地看向始皇,却惊呼一声,甩手向后退去。始皇面容正在急剧发生变化,嘴唇向两侧裂开,生出外翻獠牙,面色土灰,褶皱丛生,仿佛枯萎的树皮。

    “你这妖人,究竟对朕做了什么?”始皇的声音从牙缝中挤出。

    “放心,你不会因此而死,”徐福伸手指向甲板上的水怪,“无非是会变得跟它们一样听话而已。”

    始皇脸色从震惊渐渐转为平静,忍痛强挤出一丝冷笑:“朕乃九五之尊,岂能容你戏耍于股掌之间。”

    “呵呵,当你变成你口中的妖物之后,天下人还会认你这位始皇帝么?”徐福仰天长笑,“你除了匍匐在老朽脚下,别无出路!”

    “朕乃千古一帝,可死,不可辱!”始皇厉声大喝,迈着踉跄的步伐疾步冲上船楼,站到最高处,仿佛在找回傲视天下的威严,面向海面,将佩剑横在颈下。

    “圣上!圣上不要冲动啊!”太监颤抖双手向始皇奔去,迎接他的却是从始皇颈中溅出的鲜血。

    始皇最终还是没能留在高处,尸身从船楼上滚落下来,撞进太监怀中,两具身体跌落甲板。太监怀抱始皇尸体,痛哭流涕,谁都没有想到,终结乱世七国,将大地踩在脚下的始皇,最后死在一名宦臣太监的怀中。

    然而,他的变身尚未完成,气机一绝,基因变异停止,他的身体和容颜也渐渐恢复了正常。世上没有苟且偷生的始皇帝,他用一死,找回了一个帝王的尊严,一个人类的尊严!

    “终归是一代帝王,倒也有些气魄。不过凡人终究是凡人。”徐福见始皇宁愿选择自刎身亡,赞许地点了点头。

    始皇驾崩,秦军再无战意,一溃千里。徐福志在启动地磁,倒也并不追赶,任由残余船只如丧家之犬逃离。可是当他刚要启动地磁时,突然发现一道银光闪过天际,徐福愕然抬头,就见那银光仿佛一颗流星,正向他的方向撞来。

    “逆徒!”徐福冷哼一声,他已知道是谁来了,而且楚狸已经发动力场,显然来意叵测,而不是来帮助他这位老师。

    闪光落处,显出楚狸异变后的身影,她悬浮在海面上,静静地凝视着旋转的铜柱。感知到威胁的水怪向楚狸聚拢而来,无奈身在海中,无法腾空,只能张牙舞爪地朝楚狸发出警告的尖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