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预见.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章 大水法

    “唉哟我说黄老爷诶!您是活佛转世吗?怎么连小人明日要被调回宫中都知道?我这条咸鱼怕是翻不出您的五指山了!”李观鱼一脸揶揄。

    黄天霸负手而立,满脸傲气,“你以为你如何能重回皇宫?怕是没有老夫,你这辈子都要待在多罗理郡王府做苦力!莫要再同老夫说什么你做不来,那洋人不比多罗理郡王,又会日日出入圆明园,你要紧紧盯住他在圆明园的一举一动,听到没有!”

    李观鱼能说什么?除了应承,连拒绝的权利都没有。

    次日一大早,李观鱼这一行人便被重新调回皇宫,便是连多罗理郡王府的几名石匠都被暂时征用。

    跨过道道万重门,接受了严密的检查后,李观鱼又重新回到了他曾以为这辈子都无法再踏入的皇宫。

    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有些欢喜,又有些害怕。

    欢喜的是他终于又能接近方壶胜境中的宝贝,也离自己日夜惦念的心上人又近了些。害怕的却是日后会更加难舍难分。对于两人之间的感情,李观鱼越来越清楚地明白,纵使用情再深,最后的结果恐怕也是无疾而终。

    可他放不下,一回到圆明园被调到大水法这里,离得乌兰图雅更加近了。一边是寻宝心切,一边是心上人,他心情烦躁的连活都干不下去,甚至一再出错,被监工打骂。但因为大水法正在赶工期,时间紧任务重,连吃饭、睡觉的时间都要强挤出来,更别提肆意走动了。

    这日,李观鱼正忙着上高雕刻大水法最上面喷泉口的花纹,他登高的梯子却忽然一晃,吓的李观鱼连忙攀住喷泉石雕,惊恐地朝下面看去。

    “嗨,李观鱼,你还记得我吗?”那金发碧眼地洋人呲着一口大白牙,十分友好地对李观鱼打着招呼。

    李观鱼却是白眼一翻,很想下去揍他一顿,“我说孟托,人吓人会吓死人的!我这要是掉下去可就成死鱼了,你以后找谁谈天说地去?”

    “额,哈哈哈,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刚才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有理我,所以……”孟托耸了耸肩,笑得很是开怀,“你怎么又回皇宫了?我去多罗理郡王府没有找到你,听说你被调回来可是寻了好几天,原来你在这儿呢!”

    “咋地,想我了?”李观鱼吹了吹喷泉口上雕刻出来的灰尘,这才扶着梯子往下走。

    “可不是,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做‘知音难求’,我怕是再也找不到更能陪我谈天说地,更懂我的人了!”

    “啧,那兄弟你可有得等了,这里不比东篱园你能说的算,看着那个没?”李观鱼指了指不远处的监工太监,撇嘴道:“凶得很呢!吃个饭都跟催命似的!诶诶诶,看着没,来了来了!”

    李观鱼说着,那个刚才被他指着的监工太监,便扬着手里的小皮鞭走了过来。瞥了一眼孟托,他一脸嘲讽,“怎么着,你小子连洋人都认识?怪不得一天天偷奸耍滑的!赶紧给我干活去!”说着,一甩鞭子。

    李观鱼对孟托撇撇嘴,又要沿着梯子爬上去,孟托却忽然拽住他,将自己腕上的西洋手表脱下,递给监工太监,“你好,李观鱼是我的朋友,这大水法也有我参与的地方,有些问题想要请教我的朋友,可以把他借给我一会儿吗?”

    西洋手表,那可是稀罕玩意儿!如今这样紧要的时刻,银子什么的已经不重要了,可监工太监掂量着手上的宝贝,怎么也舍不得还回去。左右看了看,监工太监小声说道:“那你们快去快回,有人问起,便说去上茅厕了。”

    “谢谢你,我会这样说的。”

    孟托拉着李观鱼离开,李观鱼离开监工的视线,不可思议地惊呼道:“行啊哥们儿,你可真够意思,知道我干活辛苦,连宝贝儿都交出去了?”

    真是自作多情,要不是有重要事情谁管你干活累不累死!孟托心里翻着白眼,面上却是一脸笑容,“是啊,做你们这样的工作实在很辛苦,休息一会儿吧。眼看着大水法要修建完毕,我也快要离开了,陪我四处走走吧。”

    “好啊。”

    李观鱼不疑有他,正愁没机会离开大水法,去方壶胜境探探虚实,他指着通往方壶胜境的地方道:“去这边吧,人少,清净。”

    对于孟托来说,去哪里都无所谓,他真正想要的是证实一件事,欣然答应李观鱼顺着他指的方向走了过去。

    两人一路闲聊,李观鱼心不在焉,问什么就答什么,孟托绕了一圈后也终于切入正题,“对了,看你雕石如此高超,可是祖辈传下来的技艺?”

    “也不是吧,听我爹说我李家先祖曾经也是为皇家效命的。”

    “哦?你竟有这样了不起的祖先?”心里迫切想要知道答案,孟托的夸赞极为不走心。

    李观鱼回头看了他一眼,好笑地道:“这有啥了不起的啊?听我爹叨咕我们祖先还曾跟随三宝太监下过西洋呢!没准就到过你孟托的家乡,还认识你们老祖宗呢!”

    李观鱼傲娇地说着,见孟托一脸震惊,以为他是被自己唬到了,便笑嘻嘻地搂过他的肩膀,“哈哈哈——逗你玩呢!我也不知道我们老祖宗去过哪儿,反正都是听我爹吹的。”

    “你……你当真确定你们祖先下过西洋?”

    “额,应该是吧……咋了,别告诉我咱们祖宗真认识啊,那可太有缘分了。”李观鱼没心没肺地笑着,丝毫不知道此时孟托的心里已经是惊涛巨浪。

    他看着李观鱼,之前只觉得和祖先日记中的画像有那么些神似,可在确定他果然就是那强盗的子孙之后,竟觉得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难道……宝石真的在他手上?

    心中无比迫切想知道宝石的下落,然而孟托却一点儿没有表现出来,只有方才片刻的晃神,他的神色又恢复自如,“有些事啊,真的说不好。你们老祖宗连西洋都下过,难道就没给你们李家留下什么宝贝,还让你苦哈哈在皇宫里做苦力?”

    宝贝?可不是有宝贝咋地,但留着留着早就丢了,他进皇宫不就是为了寻宝的?李观鱼暗自肺腑,这话却是不能对外人说,便一脸惋惜地道:“要不说我们李家人傻呢,都不会为子孙造福,不过幸亏我李观鱼机灵,将来我的后人肯定会借我的光大富大贵的!”

    话说着,两人此时所在的地方已经可以看到远处的方壶胜境。李观鱼瞧见那原本空无一人的方壶胜境外,此时竟有重兵把守,他心中一凛,不再继续前行。

    而李观鱼随随便便的这一句话,却是被孟托听在耳中、记在心里,越发肯定自己要寻找的宝贝,一定就在他身上。只是具体在哪里孟托不确定,因为他随身携带的寻宝仪没有任何异动,也就是说宝贝肯定没有在附近。

    他还不能打草惊蛇,万一李观鱼知道自己的目的将宝石转移,他日若是再寻可就困难了。当务之急是盯紧他,只要这强盗后人还在,不愁找不到宝贝。

    两人说说笑笑,又绕了圈往回走。李观鱼路过秀山房,瞧见秀山房外竟然也有黄马褂守着,心里越发觉得憋闷。之后孟托再问什么,他都‘嗯嗯啊啊’地应付了事,也没心和他再闲聊。

    眼看着李观鱼对自己的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孟托误以为他是因为自己问宝贝的事儿起了警惕之心,便没有继续追问,将他送回到大水法处。

    回宫足有五日了,除了睡觉,李观鱼可真是没日没夜地干活。但这些对他来说都不是最郁闷的,最让人心烦的是他李观鱼事事不顺心,宝贝宝贝被人看管着无法接近,连心上人都无法见上一面。转眼竟又到了和黄天霸约见之日,他就差点没躲起来。

    李观鱼自从回宫忙的是脚打后脑勺,哪里有时间接近泰勒?更别提监视他都做了些什么。

    不过不见的话,那死老头恐怕都能亲自来下房抓他。李观鱼不情愿地到了黄天霸曾在王府时便交代的会面地点。

    果然,那里早就有人等候。

    自从黄天霸让他做什么粘杆处一号血滴子,代号第一滴血什么的之后,李观鱼还真生出些责任感,所以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一点有用的情报都没打探到,还真有些心虚,真怕黄天霸一个不顺心直接砍了他。

    “咳咳,黄老爷让您久等了。”

    “怎么才来?泰勒那里可有什么消息?”黄天霸一脸不耐烦。

    “嘿嘿嘿,黄老爷啊,小人才回来没几日,又天天被那监工太监指使着……”

    “你是要告诉老夫又一点消息都没有?”黄天霸怒喝出声,随后意识到现在的处境,压低声音警告道:“皇上诞辰之日便是大水法建成之日,到时皇亲国戚、文武百官,都会聚集到此处!若是出了什么大事,你李观鱼便是有一百个人头都不够砍!”

    李观鱼原本耷拉着脑袋,可黄天霸这话音落下,他立刻来了精神……4w34yuOXX93qbFHFvLqC5fFbrccDtjfM3hhb3Rh5LjS4YyXAAgYo04fIx9dPDS5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