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预见.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三章 期待的幸福

    初夏的夜,炙热且又漫长。

    流萤玉露,暗香浮动,连空气都变得清馥香甜起来。

    晚风轻拂,似是爱人温柔的抚摸,一对终于坦诚相见的小情侣,在美丽的夜色下缠绵着一曲情话。

    而这一个夜,接秀山房却是乱成了一锅粥。

    直到天明,绝望的策棱家包衣奴才打算壮起胆子去向策棱大将军禀报了,乌兰图娅却是姗姗而至。

    谁也说不出,姑娘身上究竟发生了些什么变化,但就是觉得有些不同。

    那是处子初承鱼水之欢,血脉畅通必然的反应,容颜显得更加娇艳,眸中似乎多了几分少女时不同的意韵,虽然奴才们觉察不得那么仔细,却隐隐会有所感觉。

    “格格,格格,您这是去了哪儿啊,可叫奴才担心死了!”

    几个家奴喜极而泣,乌兰图娅却把脸色一板,道:“在这圆明园里,还怕人丢了不成?大惊小怪!”

    “可是奴才……”

    “好了,我只是夜游园子,与辰贵妃吃了几杯水酒,一时倦了就宿在了她那里,忘了跟这边交代一下。可曾有人去告诉我阿玛?”

    “奴才们正要去……”

    “那就不要去了。阿玛一向以军法治家,我不想牵累你们。”

    “格格慈悲!”

    几个包衣奴才感激涕零,乌兰图娅见他们答应下来,心中也是一宽。

    她和李观鱼已经商定,利用皇帝在大水法落成之日召集百官欣赏,园中其他地方防备松懈之机,二人便私奔离开。如果这次惊动了父亲,万一把她接回家中,可不方便实施他们的计划了。

    斥退了几个家奴,回到宿处歇下,头一挨着枕头,想起昨夜颠狂,图娅心头忽然一阵羞怩。那一幕幕,此刻回味,仍是不免叫人脸热心跳,却又说不出的欢喜期盼。

    真不能想了,这一想,脸上便燥热起来,心里似揣着一只小兔子,一味地想要跳出来。

    “图娅姐姐,图娅姐姐……”

    图娅正想叫人准备浴汤,忽然便听到一个叽叽喳喳的声音,除了小甜果,还能有哪个。

    图娅连忙坐起来,这种事情,即便是最好的闺蜜,也不可叫她知道。

    “啊!你回来了!”

    小甜果看到图娅,顿时松了口气,连忙返身把门关上。

    她蹦蹦跳跳地走到图娅面前,眼眸转了转,浮起一丝神秘之色,小声地问道:“图娅姐姐,会情郎会了一晚上吖?”

    图娅强作镇定:“好不容易找到他,私语一阵,再想离开时,天色都黑了,为怕惊动了别人,我只好在外边躲上一宿了。”说到这里,她打了个哈欠,道:“好困,我想补个觉,你别吵我。”

    “一会再睡嘛。”

    小甜果拉住她的手,上上下下打量,打量的图娅一阵心虚:“一晚上没回来,你们……就没发生点什么?”

    图娅羞红着脸啐了她一口:“胡说八道,人家……人家能发生什么?”

    “可惜可惜,白白给了你机会……”

    小甜果扼腕叹息,图娅好笑不已:“臭丫头,难不成你还希望我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

    小甜果被质疑的十分心虚,“说什么傻话,我不就是替你着急吗?如果不采取特别措施,你和那傻鱼这辈子都不可能在一起,难不成你还真要嫁给弘皎哥哥不成?”

    对了,弘皎!想一想从最开始她和李观鱼感情开始有了发展,就一直是小甜果从中做红娘,难不成这丫头……

    “小甜果,你喜欢弘皎郡王,是吗?”

    原本只是随便一句疑问,没想到小甜果的面色‘腾’地红了起来,急急忙忙否认道:“怎么可能呢!弘皎哥哥……他可一心喜欢的都是你!算了算了,人家好心当成驴肝肺,才不要管你了呢!”

    说完,小甜果竟慌里慌张地跑了出去,乌兰图雅终于明白,原来小甜果真的喜欢弘皎,所以她才如此卖力地撮合自己和李观鱼。这傻丫头,竟然和她还揣了这么多心思!生气吗?或许有那么一点,只是被人利用的不甘。

    但更多的却是庆幸和感激。如果没有小甜果,她怕是这辈子都不知道想念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也会和其他贵族女子一般,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甚至是皇上赐婚,随随便便嫁了人,了此一生……

    不过这件事已经不可能发生在自己身上了!她就要和李观鱼远走高飞,海晏堂建成之日已经没有多少天了,虽然能和心爱之人在一起很幸福,可是阿玛、额娘,还有小甜果那丫头……

    乌兰图雅心里是一半欢喜一半忧,打那天以后起,她一边整理私奔之后需要的东西,一边去父亲那里主动承认错误。无论策棱再说什么,乌兰图雅就没忤逆过。即便是让她和弘皎见面,乌兰图雅也乖乖照办,只是一定要随身携带小甜果,弄得弘皎哭也不是,笑也不是,她却很是怡然自得。

    李观鱼呢,干起活来更加卖力,只盼着建成之日快快来临,期间也曾经与乌兰图雅见上一面,却都是远远地连话都不能说一句,他只能拼命干活。当然,偶尔也会去方壶胜境外看上一眼,心里也是跃跃欲试……

    期盼中,海晏堂的大水法西洋雕塑群的修建,几乎已经快要接近尾声。

    之所以这个工程如此庞大,是因为地面呈现的石雕建筑群只是表象,其下实际上有一个庞大的地宫,因为这里并没有天然喷泉,要让这些石雕喷水,必须引水进入地宫,地宫中另行设计机械汲水装置,将水再引上去。

    所以,大水法石雕下面的庞大空间里。那里一整套运行大水法的操作机关,可以说,这个地下工程才是整个大水法最重要的环节,如同它的心脏。而泰勒做为一个工程师,主要负责的就是这个地下建筑群的修建。

    这一日,泰勒提着一个琴盒般的黑匣子来到圆明园,守在万重门的黄马褂立即上前检查。

    地宫的庞大建筑需要许多建筑零件,有些过于精密的,都是由泰勒进行手工打造,再运往海宴堂进行装配,但是纵然大家都认识他了,进出圆明园依旧需要进行仔细的检查。

    “打开匣子,检查!”

    “都是地下水宫所用的零部件,每次进出园子都要查。大水法在赶工期,要在皇上大寿之日做为献礼呢……”

    泰勒一边抱怨着,一边将黑盒子递了过去,神色间飞快地掠过一丝紧张的意味。

    “这些都是什么?”黄马褂拎出一根黑色的铁管,狐疑地看着。

    “当然,这是喷水口的部件,用来喷水的……”

    泰勒比划着,生怕那黄马褂把这根铁管与火枪联系起来。不过这黄马褂虽然用过火枪,却丝毫没有怀疑这堆拆散了的零件。

    将里边一堆本来形状就与普通火铳大有区别,只是击发原理仍旧一致的枪械零部件仔细看了一遍,两个黄马褂没发现什么问题,便向他摆了摆手。

    泰勒故意抱怨着,把零部件又重新装好,合上匣子,提在手中,缓缓走进了圆明园。

    庞大的地宫中,许多的工人正在忙碌着,砌水池的,盘水道的、沟通与地面建筑群的水道的,安装调拭汲水装置的,十分繁忙。

    泰勒提着盒子钻进地宫,那些黄马褂虽然没有看破其中玄机,可郎世宁、蒋友仁这几位精通机械的意大利人,却难保不会看出破绽,所以得趁他们不注意,先把东西藏起来。

    泰勒转悠了一阵,找到一处已经建造完成,只有零星几个工人在此进行最后施工的所在,掀开一块石板,下边露出早已掘好的一个空洞,将那口装着火枪零件的匣子藏了进去,重新把石板盖好。

    他机警地四下看看,见并无人注意,忙拍拍手上的灰尘站起来,佯装检查水车上的螺丝。然而,暗中却正有人窥视着他,李观鱼看到了他藏黑匣子的举动,登起疑心:“这洋鬼子在干吗?莫不是……”

    李观鱼忽然想到了石柱上诅咒皇帝的萨满咒语,不禁有些怀疑,这泰勒会不会是在用什么西洋巫术,又来诅咒天子的手段。

    傍晚,海晏堂又恢复寂静,工匠们也全都离开了,大水法处空无一人,地宫中更是空空荡荡。李观鱼逡巡着没有急于离开,等其他人走后,李观鱼迅速赶过去,从藏匣处取出了那口黑匣子。

    匣中是一堆零七八碎的器材零件,虽然和用在装水车的那些有点不同,可李观鱼一一拿起检查,却没有发现不对劲儿的地方。那些用过火枪的黄马褂儿都没认出这些东西,李观鱼这从未摆弄过火枪的人如何能够明白?

    本以为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或者是危害皇上的,可这些器材零件应该没有什么危险吧?或许是他个人私藏起来的玩意儿?李观鱼有些看不懂,他也知道大水法的建成依赖于这些洋人,乾隆皇帝十分器重。

    在没有真凭实据之前,不能向这些人发难,所以犹豫一番后,还是把东西又放了回去。他决定之后加强对这里的监视,东西放在下边,是没有什么用处的,如果泰勒真的有鬼,那就一定有把它取出来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