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预见.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四章 宝贝再现

    九月二十五日,皇帝寿诞。

    圆明园的万重门一大早便迎来一波又一波的皇亲国戚、文武百官。

    圆明园海晏堂大水法今天正式落成了,一时间,海晏堂中人声鼎沸,热闹非凡,到处都挤满了身着华服的望门贵族。

    策棱大将军也赶到了海宴堂,见女儿还没有来,便吩咐人去接秀山房把女儿接来。

    乌兰图娅的缓兵之计已经奏效,策棱见她开始乖巧听话,只当闺女已经想通了,为了缓和父女关系,守在接秀山房的包衣奴才也撤了,乌兰图娅已经恢复了自由。

    眼见得时间差不多了,望眼欲穿的乌兰图娅立即提起装着换用的便装和一些首饰头面,悄悄离开了接秀山房,赶去寻找李观鱼。

    小甜果本想邀她同去观赏大水法的,此时刚刚赶到接秀山房,却不见乌兰图娅,以为她已经先去了海宴堂,便向海宴堂赶去。

    大水法落成,工匠们最后一次检查调拭完毕,便纷纷离开了地宫。李观鱼一直暗中盯着泰勒,却并未发现他有什么特别的举动,眼看已经到了皇帝寿诞,大水法启用的当天,心中便想:“黄老爷子,可不是我不尽心,实在是没有发现什么,咱今儿个就要远走高飞了,这‘第一滴血’原样奉还,不做了也罢。”

    这样一想,李观鱼不免生出一种“挂印而去”的得意感。

    李观鱼离开大水法地宫,先去了与乌兰图娅约好的地点。

    乌兰图娅提着一个小包袱,赶到那边花木山坡,正在花丛中眺望,忽见李观鱼赶来,欢喜地迎了上去,自二人真正做了夫妻,为了长相厮守,这些日子反而不能来往,真是想煞了她。

    乌兰图娅紧紧抱住李观鱼,待激动的心情稍稍缓和,才放开他,欣然道:“我都准备好了,我们这就走吧!”

    李观鱼摇摇头:“现在还走不得。”

    图娅吃了一惊:“走不得,为什么?”

    李观鱼道:“图娅,我有件事,一直瞒着你。现在,便对你直说了吧。当初修这园子的时候,各地官府大肆网罗奇珍异宝,敬献于天子。我李家本有一件传家宝,就被一个狗官强行夺了去,献进了圆明园。我爹就是为此迁至京城做了石匠,为的就是找回这传家宝。”

    乌兰图娅吃惊地看着李观鱼:“那你进园子……”

    李观鱼道:“我爹失败了。我进园子,就是为了找回这家传宝贝。你我这一走,就再也没有机会回来,我得取了那宝物,然后再带你离开。 ”

    “可是……”

    “你在这里等我,我已查到那宝物下落,很快就能回来。”

    图娅欲言又止,只轻轻点了点头:“我等你!”

    李观鱼捏了捏她的脸颊,深深地凝望她一眼,转身飞奔而去。

    只是,李观鱼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天他一直在盯着泰勒,等着大水法完成的那一天。而另有一个人,则在一直盯着他。

    他是寻宝人,孟托也是寻宝人。

    孟托把寻宝的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也在一直盯着他。

    看到李观鱼行动诡秘,孟托本来精神一振,待见他是和一个美丽女子幽会,孟托顿时意兴索然。偷情这种把戏,在西方太常见了,他可没兴致看别人卿卿我我。

    今日大水法落成表演,主持大局的是蒋友仁、郎世宁等人,他并不是重要角色,所以才有机会走开,如今见李观鱼只是幽会情人,他便想转身离去,可他还没走,李观鱼已然离开,孟托心中一动,又追了上去。

    此时,泰勒在王公大臣们中间转悠了一圈儿,已经把分别由弘皙、弘升等人藏在腰带中带进来的火药、铅弹弄到手,趁人不备钻进了地宫。

    他紧张地取出水车下面藏着的零件匣子,以娴熟的手法迅速组装好火枪,里面装了子弹,压好火药,放置在一个大水法的喷水口。

    地面上面,是十二生肖的兽首铜像,是大水法喷水池塘中“水力钟”的喷头,全称是“十二生肖报时喷泉”。十二生肖兽首铜像呈“八”字形,罗列在喷池塘两旁人身石台上。一旦启动,每到一个时辰,相应的动物口中就会喷水两个小时。而到了午时十二点,则十二兽首同时狂涌喷泉,蔚为壮观。

    泰勒把火枪安置在了龙首空中,这个龙首里边的藏置空间就是李观鱼所雕刻。为了避免李观鱼疑心,泰勒还曾让李观鱼用同样的手法雕刻过其他的石雕,而真正要用的只是这一颗兽首。

    那枪口所向,正是皇帝的御座。此时皇帝虽然还未到,御座却早已安排妥当。

    这杆火枪是特制的,用了燧石发火装置,里边的铅弹为了保险,也是三珠连发的,一旦命中,必死无疑。

    泰勒虽然是上了贼船,但是等这一切安排妥当,还是汗透重衣。他瘫坐在地上,喘息了好一会儿,这才走出地下操控室。

    人群中,泰勒一眼便看到了正向这厢望过来的多罗理郡王,弘皙。

    泰勒悄无声息地对他点了点头,弘皙的唇角轻轻地勾起了一弯危险的弧线……

    方壶胜境,天宇空明。平静的湖面,水清见底、游鱼欢畅。山石林立之处,飞鸟啼鸣、云雾萦绕。山光水色融为一体,仿若仙境般似真似幻。此刻万籁俱静,更是平添了一股神秘之感。

    今日大部分守卫都抽调去了海晏堂,毕竟整个帝国中心的所有权贵此时都集中在那里。

    方壶胜境此时只留守了几个太监和不多的侍卫,而且他们的防务不可避免地松懈下来,能偷懒时谁不偷懒。

    李观鱼蹑手蹑脚、小心翼翼,一路躲躲藏藏,终于悄悄摸到了方壶胜境,回到了他藏匿传家至宝的那根石柱下。

    李观鱼四下看看,孟托早已藏到一座假山后面,只露出一半眼睛,远远地盯着他。

    李观鱼四顾无人,便从怀中取出工具,将那石块撬了起来。幸好,这里虽然天天有人打扫,还真没人注意石柱上的缝隙,即便注意到了,也不会想到把这石块取下来,看看其中有无东西。

    石块经过这一阵子,已经又有些自然弥合了,不过有了工具,还是很快撬了下来,露出黑色布料包裹的一团,宝贝果然还在这里乖乖地等着他!

    李观鱼大喜,连忙把它掏出来,打开看了一眼,果然殷红如血,就是那颗宝石。李观鱼下意识地摸了一把,忽地意识到此地危险,赶紧用布重新包好,揣进怀里,又把那处破损的石柱重新填上。

    大功告成!

    李观鱼兴奋地站起身,纵身跃下石栏,仿佛一只飞燕,向着等候他的乌兰图娅所在赶去。

    孟托暗暗地跟在后面,当李观鱼取出宝石,轻轻一摸的时候,孟托手中的寻宝仪便像是被人拨了一下似的,指针迅速地跳动起来。孟托再无怀疑,他终于确定,宝石就是李观鱼刚刚从石柱上取下来的东西。

    “原来在这里!现在已经到了他手里!”

    孟托两眼发光,连忙揣好寻宝仪,向李观鱼纵掠而去的方向追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