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预见.爱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六十八章 如梦幻泡影

    黑暗,到处都是黑暗,四周也只有黑暗。

    李观鱼觉得自己好像置身于混沌未开的世界,没有天、没有地、没有风、没有雨、没有声音、没有温度,一切的一切,都没有。

    他试着大叫一声,却发现耳边依旧是静谧地骇人。缓缓站起身,他伸出手四下摸索,一种对未知领域的茫然恐惧,穿透黑暗蚕食着李观鱼所有理智。

    他紧张地浑身颤抖,冷汗不停从额角大滴滑落,努力张嘴想要发出声音,可忽然,又动了,屈膝站着的双腿猛地下沉,整个身体急速朝着无穷无尽黑暗坠落下去。

    失重的感觉让李观鱼翻起白眼,不能呼吸。所有没来得及发出的呐喊,全部卡在喉咙,胃里一阵翻涌,他忍不住要将里面的东西全部掏空吐出来。

    ‘砰——’也不知坠落了多久,也不知坠落到了哪里,耳边传来一声巨响,李观鱼感觉自己已经被摔得粉碎,一道刺眼金光却直直照进他的瞳孔。

    下意识伸手去挡,李观鱼微微眯起双眸,令他大喜过望地是,那无边无际地恐怖黑暗终于消失,他脚下是一片金光闪闪。

    是……是黄金?哪家竟如此奢靡,用纯金打造地砖?便是连皇家……

    皇家?对了,乌兰图雅!她……她……

    李观鱼再也顾不上恐惧或者任何情绪,他连忙从金光闪闪的地面上撑起身。想要寻找心爱女子的身影。

    可谁知站起身以后,看到眼前的一切,李观鱼彻底傻眼了。

    这哪里是什么黄金地面?他的脚下,是一个巨大无朋的卐字,四周黑暗,所以让这个卐字看起来月发生神秘诡异。

    李观鱼站在那虚空中,面前空寂的天幕突然映照出一幅活动的画面:

    晓星晓月,夜色朦胧。偌大一个圆明园,除了偶尔路过巡逻侍卫的脚步声,便只剩下形单只影的打更人。

    即将竣工的卐字宫威严地矗立在夜色之中,尚未撤去的脚手架似屏障般将宫殿四面围住。寂静的夜里,几只笨拙的飞蛾绕着脚手架上挂着的气死风灯撞了又撞,一道人影突然跃飞而至,轻盈地飘落在宫殿顶脊上蹲下,与那些雕刻的脊兽浑然一体。

    一队巡逻侍卫整齐地走过,他迅速穿过脚手架隐入卐字宫殿,只留风声拂过。

    肃穆的卐字宫内,供奉着两千多尊各地敬献的佛像,仪态纷呈,黑衣蒙面人于众多佛像之间悄然游走,直到文殊菩萨出现在他的面前。

    文殊菩萨身呈橘金色,以金刚双咖趺姿势,安坐于莲花日轮上,右手高举焰剑,左手拈青莲花梗,延手臂而上,花开齐于耳。菩萨头戴的五佛冠上,那镶嵌着珠宝璎珞的头冠正中,有一枚闪烁着迷幻美丽的色彩硕大的金刚石,赤红如鲜血欲滴。

    蒙面人后退半步朝菩萨做了一揖,旋即轻巧一跃,攀上佛像,同时于袖口滑出一把尖锐的小刀,谨慎地将那枚金刚石撬下。

    黑衣蒙面人行踪败露,众多身穿黄马褂的大内侍卫闻风赶来。黑衣蒙面人疾步如飞,利用脚手架为障碍,灵猿一般闪躲穿梭,时而扶摇而上,时而兔起鹘落,身手矫捷,似乎对这宫殿的一切了如指掌,连每一根房梁每一根石柱都一清二楚。

    “粘杆处”大统领黄天霸领着几个血滴子匆匆赶来,一个圆盘状的武器回旋地逼向黑衣蒙面人的首级。

    “血滴子!”

    眼看着这一切的李观鱼,失声叫道。

    黑衣蒙面人倏然一闪,“血滴子”套中一根石柱,“轰”地一声,竟将计那石柱顶端绞得粉碎,碎石粉屑漫天飞舞,蒙面人借此机会已经飞鸟般掠向湖面。

    突然人物景像都不见了,变成了夜幕天空。

    天空中一道闪电咔嚓一声,如紫蛇一般闪过长空,紧接着天空亮如白昼。如此天象,闻所未闻。

    太阳忽然自东方快速升起,与圆月交相辉映,五颗闪闪的星辰环绕着日月当空,迅速串联成一线,在日月和星辰周围,都有隐隐的光晕闪烁于长空。

    日月合璧、五星联珠!

    黑衣蒙面人跳跃如飞,迅速闪到一片杵立着各色半成品石料的工地上。这里有石狮、石柱、石栏等物,看来是加工石料的所在。

    黑衣蒙面人借着夜色,迅速地脱下夜行黑衣,露出一身健硕的肌肉,蒙面巾一扯,露出一张英俊的脸庞。

    李观鱼又是失声一叫:“老爹?”

    就见李老石从旁边扯出一套粗麻短衫麻裤穿好,提着换下的衣服走到一根横放在地上的巨大石柱旁。

    石柱已经加工了一多半,下半部已经雕刻了纹饰。李老石在那石方下半部摸索了一下,轻“嘿”一声,扣住雕刻出来的花纹,竟从那石柱上拔出了一块石方,用脱下的衣服迅速裹紧了那宝石,塞进石柱,又将石方塞回石柱原位,浑然一色,毫无异状。

    原来如此!

    李观鱼恍然大悟,他竟站在这虚空中,仿佛时光倒流,看到了父亲当年盗宝的一幕!

    眼前的画面涟漪般荡漾,突然一换,露出一名男装少女甜美的笑脸。

    “图娅!”

    李鱼没有叫出声,但身体已激动的发抖。

    图娅正穿着一身男装,布满盈盈汗珠的白皙皮肤,在金色阳光照耀下,蒙上一层淡淡光晕。菱形红唇微微扬起,因为在她面前,几个皇子刚刚被她用布库摔倒了一地。

    这是池水曲桥梁之上,旁边池水之中,正有一道人影,悄然潜向桥边的荷花丛。

    那是他!

    那是他!心,毫无预警地疼了起来,好似一滴浓墨滴入水中,无边蔓延,整个心房。

    “雅雅……”

    李观鱼声音暗哑,眼泪夺眶而出。他想伸手去抚摸那张娇俏的小脸,可是,那只是一个虚幻的光影,手掠过,无痕。

    这一刹那,两人相识以来种种,俱都掠过心头,面前的虚像中是她的一颦一笑,在他心头,也是他的一颦一笑。

    脸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涕泪横流,两人的花前月下、春风一度,图娅将整个人、整个心都交给了他。可他呢?为了宝石……竟然……

    图娅!

    画面一阵涟漪荡漾,图娅的倩影正在一片片飘散。

    李鱼肝胆欲裂,大叫一声,便向那破碎的涟漪纵身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