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道士不好惹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17章我在青山

    “亢”

    一声龙吟从那孩子的体内突然响彻而出,泰山洞里鸟兽仿佛都受惊了一样,全都四散而逃着,甚至周围的枝叶都被震的颤了颤。

    这声龙吟很悠长,在林间回荡了片刻之后,才慢慢的弱了下去,最后直到消散。

    黑珍珠突然一把抱住自己的弟弟,然后不停的安抚着他。

    这孩子很燥动。

    向缺很明显的看见,那孩子的身上居然起了一点异样,两只眼睛里的瞳孔忽然变得很圆,并且开始往外扩散着,面部肌肉来回的蠕动着,看起来特别的狰狞,他的两条胳膊上,肌肤变得好像一道道的鱼鳞一样。

    但就在这时,向缺察觉到自己的脚下,气机居然十分的紊乱,就跟脚底下踩了不知道多少只虫子一样,来回的乱窜着。

    “这是……”向缺很是惊讶,眼睛里神情琢磨不定的变幻着。

    “亢!”这孩子突然又仰头吼了一声,随即就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痛苦的来回翻滚着,明显是他体内的异象让这个孩子有点承受不住了。

    黑珍珠慌忙蹲了下来,不停的安危着他,那些侍卫则谨慎的盯着四周,也有人戒备的看向了向缺。

    向缺根本都没去管他们,在很确定脚下的气机紊乱起来后,向缺身后的青山剑突然飞了出来,他一脚踩在剑上面,飞上了半空,眼神看向了天柱峰太平顶的远处。

    天柱峰的脉络是东西走向,绵延很长,几乎差不多贯穿了整个泰山洞,中间的太平顶是最高处。

    向缺的眼神看向太平顶的西方,天柱峰脉络的起始处地势很低,然后盘旋着过来,再往东,则是越来越高,一直到过了太平顶后就再次向下蜿蜒,一直到泰山洞的尽头,才有两处山脉被支了出去。

    此时,这一整条山间脉络在王赞的眼睛里显得特别清晰,甚至在他的眼中形成了一条特定的曲线。

    “原来如此……”

    向缺喃喃的嘀咕了一声,他看了出来,整个这一条脉络居然会是一条龙脉,只不过在这之前掩藏的太深,也有可能是被人刻意的,人为的给掩饰住了,向缺曾经来过几次都没有认出来,东岳大帝的洞府居然是建立在一条龙脉上的。

    向缺这就有点回过神来了,他品出味来了,很有可能东岳大帝清修洞府中充盈的灵气,就是因为这处龙脉的原因。

    洞天福地里,是没有龙脉的说法的。

    当初,向缺第一次来到洞天福地的时候,就落在了白帝城的手中,然后被人居然给带去挖矿,成为了一名苦逼的旷工,挖了能有挺长的一段日子,王赞后来才发觉,原来自己所在的空洞居然是地下的龙脉所在之处,也是凭借着这个机缘,向缺才从白帝城跳了出来,最后甚至还靠着这一条龙脉,毁了白帝城的气运。

    想到这里向缺的脑袋里念头就逐渐的成型了,这下面有一条龙脉是肯定的了,龙脉中也肯定蕴含着极其丰富的灵石,那充盈的灵气,明显就是从龙脉的灵石中汲取出来的,这才让整个仙人洞府的灵气极其充足了起来。

    洞天福地没有灵气的说法,那谁知道东岳大帝,那些仙界中人知不知道了?

    向缺随后又看向了那棵黑珍珠还有地上的孩子。

    这个契机要不是因为对方的话,他肯定也难以发现,这孩子的那一声龙吟,引发了此地下面龙脉的异样,这才让向缺有了发觉,说实话,要是没有这个插曲的话,他可能都未必能够发现得了,白跑一趟呢。

    这事啊,还真得谢谢对方了。

    向缺落在地上静静的看着对方,没过多久,这孩子身上的异样就逐渐消散了,然后恢复如初,只不过额头上仍然都是冷汗,表情也比较难受,刚才的犯病似乎让他过的很不好。

    向缺迈步走了过去,顿时黑珍珠就谨慎的看了过来,其他侍卫挡灾了她俩的身前。

    向缺停下脚,说道:“记得几年前的时候,我和你在离水城前见过一面,你应该不会那么健忘吧?

    “你什么意思?”海蓝抬起脑袋皱眉问道。

    “当时,我跟你说过,你似乎并没有往心里去,我说这个孩子的问题我知道,你若是想要治他,可以跟我说……”

    黑珍珠继续皱眉说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向缺两手一摊,说道:“你要是不信,那我也没有办法啊,口说无凭,但是……我长得就这么没有说服力么”

    黑珍珠摇头说道:“长得太漂亮的人,通常都很会骗人”

    向缺觉得这句话很耳熟啊,好像哪里的台词之前说过呢。

    “你要是不信,我真没招,不过我话放在这,这个孩子的问题应该只有我知道,或者只有我了解,你要是有心思,可以去麻山洞青山宗找我!”向缺并没有强求对方,跟她说了两句之后,就从仙人洞府中走了出来,走到面门前的时候,他顿了下脚,也没回头的说道:“他身上有龙气,憋的啊!”

    黑珍珠愣了下,很是不可置信,因为向缺最后的那句话,点的很准。

    向缺从泰山洞中出来了。

    忽然间,在他的身后一道僵硬的身影飘了出来。

    那头伏尸一直都在跟着他,这是向缺第一次带他出来,给自己保驾护航,用的还算是比较得心应手的,不然向缺也不太敢自己来泰山洞。

    “走了,回青山”向缺御剑而起的说道。

    伏尸随即跟上,离他不过百米远。

    这是个大道期的超强打手,让向缺非常的有安全感,有这头伏尸跟着,自己会轻松不少。

    一天后,东海的人从泰山洞中也出来了。

    “小姐,我们稍后还要去哪?”

    黑珍珠想了想,说道:“再坚持下,实在不行,就信一下那个人说的?”

    黑珍珠身边的孩子,忽然仰着脑袋说道:“姐,我觉得那个人,让我有点熟悉呢……”

    黑珍珠说道“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小孩说道:“不知道,就是个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