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4章 阉割案告破

    “叶晨宇是个很有原则的人,恐怕查到的某些东西也不会给祁若泷。”阿青想了想后说道,“她已经在酒店住了大半个月了,公司也不去 ,没事儿了就在盯乔敏。”

    “也是个聪明丫头 ……可惜了。”单禄天轻叹一声,过了会儿仿佛想到什么的说道,“众叛亲离,所有人都在算计,呵呵!”

    阿青看着单禄天,忍了忍,却还是说道:“也算是给小姐出口气。”

    单孜谣猛然皱了眉,微微偏头看向书房,虽然,她什么也看不到。

    爸爸在做什么?

    好像对洛城那里的情况很了解……

    而且,给她出口气的意思是什么?

    宋乔是乔敏的女儿?

    有点儿意思……乔敏、宋乔、祁若泷……呵呵!

    单孜谣思忖着,转身下了楼。

    “还知道回来陪我吃个饭?”单禄天带着阿青下了楼,见单孜谣在餐桌那里,故意沉了脸,“追到洛城,又被赶回来,还上杆子的为他费心费力……没出息的样子!”

    “那也是你害得。”单孜谣轻哼了声。

    单禄天被女儿噎了下,坐下的同时,转移了话题,闲聊了一些事情。

    “爸,我不甘心!”单孜谣到底还是将话题转回,“明明是我一直在牧珵身边,陪他长大,帮她……我到底哪里比不上宋乔?他看不上我,娶了她?”

    “爱情,没有比较,只有对眼。”单禄天睨了眼单孜谣,“男人爱女人,爱的条件从来不是那个女人好不好,符不符合自己……只有爱和不爱的区别。”

    “所以,你对妈一般,因为只是娶了,不爱!”单孜谣冷哼一声 ,别过脸,不想说话了。

    单禄天轻笑了下,没说话了。

    是!

    他对女人只有需求,非要说爱,只有一个崔暮雪。

    可惜,那时候他更爱事业,加上暮雪心里将祁舰辉放的更重要,他也没有再去努力。

    等到回头在想,原来,他爱她的心 从来就很重,只是他当时看不清。

    ……

    连着一周时间,根据宋乔提供的人员名单,傅济铭的建议,警方表面一筹莫展,私下暗布人手,悄悄潜伏在那几个重点人物四周。

    许是一直没有机会,许是有可能跟错了,一周的时间,都没有任何动静。

    宋乔这一周,将陈霈年的那个剧配完后,就没有再接配音。

    每天两点一线,家里和侦探社。

    侦探社里,和H聊案子。

    家里,和祁先生谈谈情说说爱。

    仿佛日子过得轻松惬意,岁月静好。

    可也正因为太过平静,不管是傅济铭也好,还是祁牧珵也罢,都知道,一场风雨即将到来。

    就在布控第九天的时候,警方跟的一条线,终于有了动静。

    也在当晚,十点多接近十一点的时候,将嫌疑人抓获。

    “你当时就确定是王家年了?”傅济铭好奇的问道。

    “八成以上。”宋乔并不意外最后抓到的人是王家年,“另外,我觉得你应该提醒警局那边儿,再顺便挖一下‘自杀案’的后续。”

    傅济铭浅笑了下,“已经提醒了。”

    宋乔看向傅济铭,就听他说道:“在你进来前,那边刚刚给我电话,还抓了一个人!”

    “谁?”

    “王家年的同学,李怀!”傅济铭缓缓靠在椅子上,“一个跆拳道业余爱好者,在校学心理医学的。”

    “所以,两起案子,都是李怀在帮助王家年……”宋乔微微皱眉,“那之前‘自杀案’抓的那个人呢?”

    “确实是那个人动手的。”傅济铭看着宋乔,“你猜猜其中原因?”

    宋乔沉思着,她将所有事情都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后,才看向傅济铭说道:“我开始会锁定王家年,是因为我每次碰到的确实是他,包括声音……”

    傅济铭轻笑,没有接话。

    “只不过,他没有亲自动手,只是将这些消息都给了李怀,或者那个刽子手。”宋乔轻笑了下,目光落在瞳鸟打盹的身上,声音幽幽,“这个世界,有太多的不公平,可不公平,不应该用私刑解决……”

    不管是“自杀案”还是“阉割案”,那些人不管是自身有罪还是没罪,谁都不能将自己当正义使者,去罔顾法律,挑衅法律。

    可,有时候法律真的可以保护受害者吗?!

    “只不过是有时候法律和社会让人寒心罢了!”

    久久后,宋乔加了这样一句。

    如果,法律更加完善,更加公正,没有那么多黑暗的事情发生……是不是,也没有那么多悲剧?

    宋乔不知道,只知道,自古以来,这些事情都没有办法遏制和避免。

    而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管如何,都要将真相揭露出来……哪怕结果不如预期,也有可能会撕开更多不愿意面对的事情。

    这是当初她选择政法系的原因!

    ……

    祁若泷和凌奕风在火锅店吃着火锅,热闹的气氛,让两个原本应该在高档餐厅,绅士淑女的人,此刻也是很随意的甩开手在吃着东西。

    “真奇怪,怎么不见你喊乔乔一起?”祁若泷问道。

    凌奕风眼底划过一抹苦涩,将捞出来的丸子吹了吹,塞入嘴里。

    “干嘛,放弃了?”祁若泷轻笑了下,“我说阿风,其实我前些天就想给你说,别纠结了。”

    “你也看出,乔乔对那个男人动心了?”凌奕风声音越发涩然。

    “你我都很了解乔乔,也清楚,她如果动心,那就是一条路走到黑的。”祁若泷轻叹一声,“你与其让她对你狠,还不如留住一些美好 。”

    凌奕风没有说话了,只是继续吃着东西。

    是啊,为什么要让自己变得犀利?

    又为什么要让乔乔,讨厌他?!

    可是,心痛,谁又能明白?

    祁若泷看着凌奕风伤情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也是可笑的很。

    先不要说乔敏的事情,就她在酒店住的这些天,和霍连臣前前后后见了好几次,每次不是被撩就是被怼!

    麻痹,他约客户吃饭,是不是认准了那一家酒店?

    每次都是那里?!

    如果不是她懒,都想换个酒店住了。

    手机在两个人吃的热火的时候,不甘寂寞的在桌上震动着。

    祁若泷见是叶晨宇打来的,急忙接起,“怎么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