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6章 娶她,是因为乔敏吗?

    单孜谣看着软件上提示对方已经打开信息,嘴角划过一抹阴诡的笑意。

    从在爸爸书房听到谈话开始,她想尽办法的从阿青嘴里套出一些话,再加上偷听到的一结合,想来,告诉宋乔乔敏这个人的存在,是多重要的一条线索。

    而有些事情,不需要挑的太明朗。

    宋乔不是喜欢查案吗?

    那就让她自己揭露当年的案子好了……

    单孜谣嘴角划过一抹浅笑,透着阴寒的气息。

    五年前宋乔出事的那晚,如果她没有记错,牧珵当时还在洛城。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觉得,如果真相被宋乔自己揭露,会很有趣……

    想来,到时候有个乔敏在中间,宋乔和牧珵之间,也会产生很好的“火花!”

    她倒要看看,到时候,他们两个人还怎么相亲相爱?!

    ……

    时间,仿佛消磨着所有,又好似等待见证着什么?!

    有了方向,不管是祁若泷还是宋乔,都在忙碌的寻求真相中疯狂……

    对于二人来说,接下来的几天,每一分每一秒,都在因为接近着真相,而备受煎熬。

    “市长,祁氏的泷总已经等你两个多小时了,你要见一下吗?”李清问道。

    祁舰辉听了,微微蹙眉了下,“不是听说她最近都在休假吗?能有什么事情?”

    李清摇摇头,“也许还是和之前那个项目有关吧?毕竟,那个项目一直都是她在负责。”

    祁舰辉想了想,“让她进来吧。”

    “好!”李清应了声,去喊了祁若泷。

    祁若泷进了办公室,在祁舰辉面前坐下,等到有人送了茶水进来又退出去后,都一直没有开口,只是看着面前的人。

    “泷总还是为了之前那个项目?”祁舰辉声音还算和气的说道,“上次我就已经说过了,项目启动会公开招标,如果祁氏要拿到……”

    “我是应该叫您祁市长,还是更应该叫您一声……二叔呢?”祁若泷打断了祁舰辉的话。

    祁舰辉微愣,看着祁若泷突然笑了下,“你爸爸给你说了?”

    “没有!”祁若泷见祁舰辉不避讳的承认,她也没有拐弯抹角,“只不过,知道了一些事情,然后顺藤摸瓜的就知道了。”

    “所以,你今天只是来求证我的身份?”祁舰辉笑了起来,有些慈祥。

    祁若泷却只觉得有些渐渐心凉,嘴角噙着自嘲的说道:“之前和祁牧珵吃饭,却没有想到他就是我堂哥?”

    祁舰辉没有接话,看着祁若泷只是浅笑着。

    “这个世界想想也挺小的,”祁若泷仿佛有感而发,“我最好的闺蜜嫁给了我堂哥,从朋友变成了家人。可偏偏……”

    偏偏什么,祁若泷没有说,祁舰辉也没有问。

    当年事情发生,对于“受害者”来说,都是无辜的,可是,又都不能独善其身的躲过因为是相关人物悲剧命运。

    他是,阿沐是,若泷这个孩子……也是!

    祁若泷没有再说什么,离开了市政府。

    站在台阶上,看着西移的阳光,明明是夏日,她觉得浑身冰冷。

    前方,霍连臣带着胡郢走了过来。

    霍连臣示意胡郢先进去等他,人站在了祁若泷面前。

    “脸色看着不太好,最近都没有休息好吗?”霍连臣眉眼间有些担忧,心里却清楚,祁若泷最近都在做什么?

    “霍连臣,变成一个人……是不是很悲惨?”祁若泷声音有些空洞的问道。

    霍连臣没有当即说话,凝视着祁若泷好一会儿,没有征兆的将她揽入了怀里,“没事,回头我慈悲点儿,陪着你好了。”

    祁若泷嘴角轻轻划过一抹笑,“好啊!”

    两个字,无力中透着逞强。

    霍连臣心疼,可是也明白,当年的真相不可能埋着一辈子。

    就算他不希望祁若泷知道,可祁牧珵既然回来了,就不可能被隐瞒。

    他不知道祁若泷要做什么,但大致也能猜到。

    看上去,她是一个不管不顾,有些霸气的女孩子。

    可他很清楚,她的心有多细腻,又有多重感情……

    霍连臣轻叹一声,放开祁若泷,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越过她,进了政府大楼。

    祁若泷没有回头看,只是视线落在前方,嘴角划过一抹涩然。

    人和人真的很奇怪。

    明明,她和霍连臣的关系很奇妙,可刚刚那刻,她竟然选择依靠,甚至,觉得他知道她想怎么做?

    祁若泷嘴角划过一抹涩然,拿了手机出来,给宋乔打了电话,“带你老公出来吃个饭吧?”

    宋乔沉默着,电话彼端的祁若泷并看不到她脸上的神情,“好!在哪里?”

    “就我住的酒店。”

    “好!”

    宋乔应了声,挂了电话。

    她站在祁家别墅对面的小树林里,看着在枝叶遮挡下,有些看不全的别墅,渐渐失神。

    突然,别墅门打开。

    一辆白色的车开了出来……

    宋乔视线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开车的乔敏,有那么一刻,她呼吸都变得急促。

    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永远也埋葬的秘密。

    只是,乔敏为什么当初会录通话记录?

    乔敏又为什么能将她的声音模仿的那么像,就连她自己都分辨不出?

    还有,前天,乔敏为什么会出现在爸爸墓前?!

    一个个问题就和打了死结一样,回荡在宋乔脑海里,她一时间,想不通,也想不明白……

    六点半。

    祁牧珵和宋乔一起去了祁若泷一直住的酒店,直接去了餐厅包厢找她。

    二人一进包厢,就感觉到了气氛透着诡异。

    祁牧珵已经从祁舰辉那里知道,祁若泷知道了他们的身份,恐怕今晚的饭局,十之八九是因为这个。

    “来了”祁若泷看着二人轻笑了下,“坐!”

    宋乔敏感的发现祁若泷眼睛里的复杂,微微皱眉了下,也没有说什么,思忖着等会儿找个机会问一下,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只是,没有等宋乔找机会,当祁若泷喊了声祁牧珵‘堂哥’的时候,她整个人处在了惊愕之中。

    “听爸说,你知道了!”祁牧珵倒也不避忌。

    “是啊,知道了!”祁若泷轻笑了下,透着冷意,“也知道了,你和二叔为什么离开祁家……又为了什么目的回来?!”

    “若泷?”宋乔拧眉。

    祁若泷又是一下轻笑,“乔乔,我们关系更亲了呢?!你成了我堂嫂了。”

    宋乔呼吸有些微微粗重起来,偏头又看向祁牧珵。

    适时,祁若泷也看向祁牧珵问道:“堂哥,我虽然知道了目的,可是,我真的很想替乔乔问一声,你回来因为祁家,那娶她……是因为乔敏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