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7章 闺蜜决裂

    听到乔敏的名字,宋乔身体猛然一僵,迅速看向了祁若泷。

    “若泷,你什么意思?”宋乔呼吸急促。

    乔敏怎么和祁牧珵又扯上关系了?

    原本乔敏伤害了若泷,而她当年的案子也和乔敏扯上了关系,就够让她想不通关键点了 。

    现在,怎么又拉进来一个祁先生?

    “我娶她,只是因为她是宋乔!”祁牧珵声音淡淡,没有避开祁若泷那深凝地视线,更加没有一丝一毫的不真诚或者虚伪的情绪,“和任何人,无关!”

    “真的吗?”祁若泷没有管宋乔,只是直勾勾的看着祁牧珵。

    “若泷,你和我没有什么直接的纠葛,你也是乔乔的闺蜜……”祁牧珵声音依旧淡淡,“我解释,也仅仅因为这样!”

    祁若泷和宋乔都听出了祁牧珵话里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祁若泷和他没有什么纠葛,加上她是宋乔的闺蜜,祁先生根本解释都懒得解释。

    因为重视,他才解释。

    祁若泷垂眸轻笑了下,那抹笑,透着诡谲下的复杂情绪。

    宋乔眉心已经拧的很紧了,“若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祁若泷抬眸看向宋乔,明明嘴角噙着笑,可眼睛里,全是满满的悲戚。

    宋乔心不停的往下沉,她总觉得,有些事情要脱离她的预想控制,甚至,会有一个大招在等着她。

    “乔乔,抱歉了……”祁若泷久久的,才缓缓说道,“原本说过,做一辈子的朋友,看来,不能如愿了!”

    “为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宋乔呼吸急促。

    祁若泷睫羽轻颤,笑的极为难看和凄厉,“从这一刻开始,我们……不再是朋友 !”

    话落,她端起酒杯,仰头一刻喝尽后,起身就欲离开。

    只是,在转身的那刻,她猩红中透着水雾的目光看着前方,手攥了下,到底还是说道:“宋乔,愿你安好!”

    没有再多的话,祁若泷大步离开。

    宋乔猛然起身,“若泷?”

    ‘砰’的一声闷响,宋乔因为起身动作太大,椅子被掀翻,人差点儿也被绊倒。

    祁牧珵扶住了宋乔,目光深谙地看着祁若泷拉开门走了出去,冷峻的脸全然笼罩着一层阴霾。

    “祁先生,你能和我解释一下吗?”宋乔呼吸有些急促,“就算你是祁家人,就算你是若泷的堂哥,就算你对付祁氏……可是若泷的性格我很了解,她就算生气欺骗,可是,绝对不会因为你,而和我决裂!”

    宋乔情绪有些不稳,脸上更是因为着急,透着不知所措。

    宋乔是个冷情的人,却也是个重感情的人。

    乔敏的事情已经让她头疼,现在祁若泷又要和她反目,这让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去面对和接受。

    “乔乔,”祁牧珵看着惊慌失措的宋乔,满眼的心疼,“有些事情,牵扯到祁家内部的事情,解释不清楚,你明白吗?”

    宋乔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一点儿。

    祁牧珵的话她明白,可是,她和若泷如果因为这样决裂,她没有办法接受。

    “乔乔,让彼此冷静一下……”祁牧珵眸光渐深,仿佛决定了什么的说道,“昨天我和你说的,你考虑了吗?”

    “昨天?”宋乔愣了下,猛然想起。

    昨天祁先生突然说想要送果果去国外念书,接受更宽广的教育。

    然后,想要带她出国去看看他生长的地方。

    事出突然,宋乔当时又在查乔敏的事情,也就随便敷衍的说考虑一下……

    “在洛大附小念书,对于果果来说我觉得可以了,等到高中毕业,如果她有出国的想法,也不迟。”宋乔不明白问题怎么突然扯到这里,却还是说道,“现在果果太小,我不想放她一个人到国外。”

    顿了顿,她又接着说道:“还有,我的案子已经开始有眉目了,我也不想现在停下……等到案子结束了,我彻底洗清了我身上的案底,我才能真正放下的去做别的事情。”

    “乔乔!”祁牧珵拧眉。

    随着这些天宋乔有些魔怔的查案,甚至,身为H的他,都能感觉到宋乔身上的戾气。

    他如当初易勤他们的担忧,他开始不安了!

    他甚至生出了想要宋乔远离当年的案子,一切由他出手的想法……只是,不想将真相让宋乔残忍的揭露出来。

    “你什么也不要说了……”宋乔突然冷静下来,看着祁牧珵的视线带着查案魔怔下的坚定,“我知道,你和若泷肯定都有你们两个知道,我却不知道的事情。”

    祁牧珵沉沉叹息了下,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转了话题,“在这里你也没有心情吃饭了,回去吃吧。”

    宋乔没有回答,任由着祁牧珵拉着她的手离开了酒店。

    宋乔是聪明的,她了解祁若泷,如今因为爱着祁牧珵,自然也摸到了他一些脾气。

    他们都有事情瞒着她,而若泷那会儿提到了乔敏,甚至,认为祁先生娶她,是因为乔敏!

    这个乔敏,到底牵扯了什么?!

    ……

    纽约。

    清晨的阳光柔和的洒在各个角落,温柔的和慈祥的手一样,抚摸着早起的人。

    单禄天散了步回来,在院子里的遮阳伞下坐下,等到佣人布置了早餐退下后才问道:“洛城那边什么情况了?”

    “按照您吩咐,给小姐透了些信息后,她就给宋乔也透了一些指引。”阿青平静说道,“小姐很聪明,没有直接说……所以,宋乔最近已经查到了当年的录音,就是乔敏的声音。”

    “嗯。”单禄天轻应了声。

    “另外,我觉得祁先生这两天态度有些不对。”阿青微微沉吟了下后说道,“天叔,你觉得……他会不会因为宋乔,还是心软了?”

    “正常!”单禄天喝了口水后说道,“牧珵喜欢宋乔也不是一两天的事情了,又是个深情且专情的男人,看到宋乔最近有些魔怔了,动摇是正常的。”

    “那……”阿青有些担忧。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就不允许他退缩和出手。”单禄天看向前方,声音轻缓中透着阴寒的说道,“也是时候,让宋乔知道,她母亲就是乔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