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8章 原来,她还是寂寞的

    傅济铭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带着审视的目光看着宋乔。

    从在证物房看了五年前案子的证物后,宋乔开始还好,可渐渐地,整个人明显和之前查案时的冷静不同。

    如今的她,陷入了疯狂中……

    “有什么新发现吗?”傅济铭试探性的问道。

    宋乔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微信里祁若泷的头像,发怔着。

    若泷和她决裂后,已经一周了。

    她给她电话不接,信息不回,甚至若泷退出了三人小群,将她微信拉入了黑名单。

    阿风问她,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问若泷,若泷也不回复,就仿佛消失了一样……

    她确实“消失”了!

    祁氏她没有回去,据说祁家她也没有回去,而原先住的酒店,她也在那晚见面后的第二天,退房了。

    微信有消息进来,是凌奕风的。

    阿风:若泷在霍连臣家里,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还是妈过去他那边,正巧碰到的。

    宋乔心情凝重的厉害,她没有回复,只是思绪飞快的运转着。

    不管是她的案子,还是若泷突然和她决裂,更或者祁先生的秘密……仿佛,都有一个关键人物,那就是乔敏!

    “宋乔?”傅济铭有些担忧的看着脸色千变万化的宋乔,皱着眉。

    宋乔缓缓抬眸,看向傅济铭,过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我没事,刚刚是想事情出神了。”

    傅济铭暗暗沉叹一声,“我是问你,这几天有什么新发现吗?”

    “有!”宋乔起身,“老板,我出去一下。”

    “……”傅济铭看着宋乔说这话已经往侦探社外走去,暗暗咧嘴了下,到底,还是拨了祁牧珵的电话。

    说了宋乔今天越来越不对劲的状态后,傅济铭有些担忧的说道:“牧珵,我觉得宋乔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会出事情!”

    “我知道……”祁牧珵拧着眉,“祁若泷和她决裂,对她打击很大。”

    纵然乔乔表现的还算冷静,可是,也正因为冷静,反而问题更大。

    宋乔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喜欢把心事放出来给人看,也就造成了她会承受更多的东西在心里,一旦有什么事情是她无法承受的,就会引发她内心堆积的东西,爆炸力会大上几倍。

    “要不要找个案子给她,先缓解一下?”傅济铭问道。

    祁牧珵沉默了下,才有些无奈的说道:“阿铭,什么案子现在能转移她的注意力呢?”

    没有!

    如果没有祁若泷和宋乔决裂的事情,那么,也许还可以缓解一下。

    可现在……

    傅济铭没有说话,只是面色凝重的厉害。

    侦探社门口,宋乔站在那里,脸上有着震惊后的漠然。

    她刚刚走,想到还需要去证物房一下,回头想找傅济铭。

    却没有想到,人到了门口,就听到了祁先生的名字……

    所以,傅济铭和祁牧珵是认识的……或者说,从一开始,来夜瞳,也许就是祁先生安排的!

    宋乔想起当初\夜瞳的招聘广告,还有,对于她的案子,仿佛傅济铭并没有太多想法。

    她开始以为他是搞侦探社的,加上又是人像师,不意外并没有什么不妥。

    如今想来,她仿佛想的有点儿单纯了!

    宋乔转身,默默离开,就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现一样。

    她进了地铁站,坐在等车的椅子上,耳边是嘈杂的声音,呆滞的目光下,是来来往往的人流。

    当发现了什么,很多不去想的问题,这一刻全都涌了上来。

    宋乔原本涣散的视线渐渐聚拢,看着前方正好一辆地铁抵达。

    她没有动,只是嘴角划过一抹情绪不明的淡笑。

    仿佛是冷笑,又好似是自嘲,可又夹杂了一些潜意识下的抗拒……

    起身,宋乔走了上前。

    可惜,地铁已经关了门。

    宋乔就在那里等着,下一辆抵达的时候,有些思绪游离的上了地铁。

    站在刚刚出狱时,给爸爸买花的那家花店门口,宋乔看了会儿后,才进去买了一束花。

    没有打车,依旧是做的去墓园方向的公车。

    刚刚出狱时候的窘迫,现在的宋乔已经感受不到了。

    可此刻的心里,却比那时候还要荒芜。

    “爸……”宋乔坐在宋鸣锋墓碑前,声音有些空洞的缓缓将头靠在墓碑上,“你在那边寂寞吗?”

    “想来也是不寂寞的,妈妈应该陪着你吧?”宋乔轻笑了下,只是,笑容突然变得苦涩起来,“爸,你离开了后,我是寂寞的,可有个人,让我又忘记 了寂寞。”

    有湿润的东西染了视线,宋乔嘴角的笑也越发的苦涩起来,“可就在刚刚,我突然发现,其实,我还是寂寞的!”

    泪,就这样在“笑容”下蜿蜒在了脸颊上 。

    越滚烫,宋乔笑得越僵!

    “若泷和我决裂了,而那个让我放心去依靠的人,仿佛也不如我想象的那样……”宋乔吸了下鼻子,“他们都有事情瞒着我,也都有秘密……而我,仿佛成了他们秘密的中心点。”

    宋乔垂眸了下,大颗的眼泪就这样滴落。

    可她在笑,哪怕难看,,哪怕苦涩到了心痛。

    宋乔也不知道在宋鸣锋墓前坐了多久,久到,她哭累了,也说累了。

    起身,宋乔拖着有些沉重的身体,一步一步的往墓园外走去……

    此刻,她突然讨厌起自己的心思细腻,头脑清晰。

    有些问题,其实,朦胧一点儿,看不清一些,更好……不是吗?!

    突然,宋乔只觉得头有一阵子晕眩。

    她站在原地,闭了眼睛,缓冲着那股晕眩感。

    “最近来看宋鸣锋的人还挺多的……”

    “宋鸣锋?”

    “就是两年前死了,五年前她女儿杀人的那个书记。”

    “他啊?人走茶凉,他死了听说还是他女儿朋友帮忙安葬的……”

    “嗯,就他!”那人顿了下,“我给你说,最近有个女人老来看他……我听我师父说,那个女人是宋鸣锋老婆!”

    “不会吧?!他老婆不是现在那个什么妇联主任吗?”

    “妇联那个是后来娶得,我说的是宋鸣锋之前的老婆……听说,生完孩子没多久,就走了。”

    宋乔猛然睁开了眼睛,偏头朝着声音来处看去,就见正好在收拾一处被人买下,要做下葬前准备工作的两个墓地工作人员在那里闲聊着。

    “你怎么知道的?”

    “说来也巧的很,我师父之前在宋家做过一阵子的园丁……”那人说道,“原本结婚离婚什么的也正常,那个女人我师父也早就忘记了,可谁知道,最近她总来!”

    宋乔呼吸变得急促起来,甚至,脑子里晃过什么东西。

    她想也没想,走了过去,拿出手机调出乔敏的照片给那个人看,“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