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49章 真相的残忍

    “对啊,就她……”男人看了照片下意识的说完后看向宋乔,“欸,你不是……”

    宋乔整个脸色变的煞白,她听不到男人后面说的话,只是拿着手机的手,不停的颤抖着。

    转身,木然离开 。

    她仿佛身体里瞬间被抽空,什么也想不了,可是,仿佛又很多东西一股脑儿的都涌上了心头。

    就在宋乔下了台阶后,有一个穿的西装革履的男人,戴着墨镜从另一侧出来,走到两个工作人员身边,将一个很厚的信封给了那两个人。

    “谢谢老板!”工作人员摸着厚度,一脸的笑,“以后有这样传话的事情,还请多多关照。”

    “会的。”西装男说完,轻笑了下,转身离开。

    墓园里的事情和死人有关,而很多活人想要知道死人的事情怎么办?

    自然,是他们这些墓园工作人员,替死人“开口”!

    西装男看着背脊僵硬,朝着墓园门口走去的宋乔,嘴角轻嗤了下,拿了手机拨出了电话,“宋乔已经知道了。”

    ……

    宋乔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天都要黑了,她也才刚刚看到城市的影子。

    她好累,可是,她还是这样走着,仿佛有什么意念在控制着她。

    手机铃声一遍又一遍的想着,宋乔没有理会,或者说,她根本没有听到。

    有车在身边停下,车门打开,她没有看到,还是继续往前走……

    “乔乔?!”祁牧珵一把拉住了她,一脸的担忧。

    宋乔看向祁牧珵,目光中透着陌生下的复杂。

    “乔乔?”祁牧珵看着她这个样子,越发的担忧,他将她揽入怀里,声音轻柔中透着安抚的问道,“怎么了,嗯?”

    宋乔任由祁牧珵抱着,过了好一会儿,她双手环上了他的腰身,“我想回家!”

    “好,我们回家!”祁牧珵轻轻应了声。

    回到禹都公寓,宋乔有些累,没有吃东西,洗了后就上了床。

    祁牧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从接到她位置的方向来说,大致猜到了她去了墓园。

    “我去熬点儿粥,你先休息会儿,起来了吃点儿?”祁牧珵温暖的大掌轻轻抚摸着宋乔的脸颊。

    宋乔点点头,闭了眼睛。

    祁牧珵暗暗轻叹一声,转身出了卧室。

    就在门关上的那刻,宋乔睁开了眼睛……明明 一身的疲惫,可却因为各种事情接踵而来,她就连暂时的逃避都不行。

    夜,渐深。

    宋乔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着的,只是梦中,爸爸的脸,还有想象中妈妈的脸,秦舒云的,秦娅的,乔敏……祁若泷、凌奕风、祁牧珵、傅济铭……

    所有人的脸不停的交织在一起,就好似一张大网,笼罩着她。

    宋乔身体一颤,猛然惊醒。

    她粗重的喘息着,额头上全然是细密的冷汗。

    若泷和她决裂,是因为乔敏!

    如果乔敏真的是妈妈,那若泷和她决裂也就想得通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若泷问祁牧珵,他和她结婚,是不是因为乔敏?!

    宋乔闭了眼睛,努力的让自己冷静。

    吞咽了下,宋乔只觉得喉咙眼就和着火了一样,干涩的难受。

    睁开眼睛起身,宋乔打算去喝点儿水 。

    外面的灯都是亮的,餐桌上,放着祁牧珵的手机,他却不在。

    宋乔偏头了下,思忖着祁牧珵有可能在客卧洗澡。

    她看着祁牧珵的手机,没有动,只是,回想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转身,去拿了自己手机。

    宋乔打开微信,给H发了条信息……

    祁牧珵的手机屏幕亮了下,显示有微信消息抵达。

    宋乔只觉得心脏的位置猛然收缩 了下,想也没想的转身就回了卧室,就仿佛……刚刚她从来没有出来过。

    傅济铭和祁牧珵认识,甚至,他们之间的交流是背着她的。

    ‘死亡彼岸’的群是傅济铭拉她进去的,H加了她,和她除了讨论案情,什么也不聊……

    还有很多很多的问题,如今,仿佛都能解释的通。

    祁牧珵将她“推”去了夜瞳,每次破案,H的帮助和提醒……还有,祁先生对于她查案的态度。

    所有的一切,原来,都是她慢慢走入了他的“局”!

    只是,这个“局”,是他只是因为想要满足她,还是另有目的?

    ……

    祁牧珵洗完澡后,先是回了卧室。

    他动作很轻,生怕吵到宋乔。

    可门打开,发现宋乔已经醒来。

    “什么时候醒的?”祁牧珵走了过来,“要不要先起来吃点儿东西?”

    宋乔看着祁牧珵,听着他温柔的声音,看着他温柔的神情,心里只觉得陌生的不得了。

    可是,这样的陌生,又因为面前的人是他,让她觉得软了神经。

    “嗯。”宋乔轻轻点点头,“我去洗一下。”

    “我去给你弄两个小菜。”祁牧珵在宋乔额头吻了下,起身,出了卧室。

    他行到餐桌,顺手拿了手机进了厨房。

    乔:H,是不是每个案情的真相,都会让人惆怅?

    祁牧珵沉沉叹息了声,心里难过,却还是回复:真相,不能因为惆怅而不去解开!

    宋乔看着祁牧珵的回复,心里难受的厉害。

    是啊,真相不能因为其他原因不被解开……这是她当初要去上政法系的原因。

    也是,曾经在青少年联合国演讲上,她说的一种定义。

    真是巧!

    宋乔涩然的笑了下。

    祁牧珵说这话,竟然和她当初演讲时候的所表达的一样……

    ……

    “看来,你都知道了?”乔敏看着祁若泷,嘴角划过一抹冷笑。

    祁若泷将手里的一摞子资料甩到乔敏面前,“我真是没想到,你为了和祁锦堂在一起,抛夫弃女……拆散自己家庭不说,还害得我妈离开!”

    “你妈的死,和我什么关系?”乔敏冷笑,“她身体不好,怎么就怪到我身上了?”

    “如果不是你,我妈能身体不好吗?”祁若泷嘶吼。

    乔敏突然冷了脸,“如果不是你妈,我怎么会和锦堂分开?如果不是因为你妈,我就不可能和宋鸣锋在一起……这一切,你要怪,只能怪你妈心机太深,才会造成那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