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0章 都要结束了

    “乔敏,你还要不要脸?”祁昊锐适时进来,“我妈那么温婉的一个人,和爸结婚也是两家的决定,你不讨爷爷欢喜,还怪到我妈身上了!”

    “你知道什么?”乔敏冷笑,“当初如果不是邱玉璇故意装得贤淑,如果不是故意抹黑我,我怎么会和锦堂分开?甚至,她为了怀上你,故意灌醉锦堂,还穿着我当天的衣服,才让锦堂和她在一起的……否则,怎么会有你?”

    不管当年真相如何,可没有任何子女愿意看到其他人来诋毁或者抹黑自己父母的。

    祁昊锐和祁若泷自然也不不例外。

    乔敏看着兄妹二人,只觉得好笑。

    他们趁着祁锦堂不在家,就来找她算账……也不想想,那些事情,对于现在来说,有什么意义?

    “不要拿你所谓的‘爱情’,来拉低道德底线……不管你和祁锦堂是不是爱情,你也洗刷不了做小三和婚内出轨的事实!”祁若泷冷冷的咬牙说道 。

    “我有了宋乔,那都是你妈的手段,我不得不嫁给宋鸣锋,也是他们的一个局……我为什么还要为了别人的手段和局,去纠正我的三观?” 乔敏笑了,笑得很嘲讽,“既然邱玉璇不择手段,我为什么还要顾及她?”

    “我现在就实话告诉你,邱玉璇每次能看到我和祁锦堂上床,都是我故意的……她不是喜欢看我和男人上床吗?那我就让她看个尽兴好了……”

    “你不要脸!”祁若泷气急,上前就想和乔敏撕。

    祁昊锐到底冷静,拉住了祁若泷。

    这些过往的家庭丑事,就算闹开,除了成为别人的谈资外,并不能让乔敏得到什么惩罚。

    爸爸现在对乔敏就和着魔一样,这么多年了,不但和青春期男孩一样对她疯狂,甚至,越发迷恋。

    可以说,乔敏说什么,爸爸就听什么?!

    乔敏这会儿有恃无恐的,难道不就是因为她手段高,很清楚,他和若泷除了口舌之快,并不能撼动到她什么吗?

    “哥,你拉我走干什么?”祁若泷甩开祁昊锐钳制的手。

    祁昊锐看着气急的祁若泷,“你先冷静点儿!”

    祁若泷看看祁昊锐,攥了手,微微撇了头。

    “你有没有想过,很多事情其实是有联系的?”祁昊锐看了眼别墅的方向,收回视线继续说道,“当年二叔离开祁家,甚至没有要股权……然后祁昊锐化名祁牧珵,也就是Leon,夺回祁氏管理权,又娶了乔敏女儿宋乔……这一切结合起来,难道你就不觉得哪里奇怪吗?”

    祁若泷看向祁昊锐,眼底有着不解。

    “我觉得,二叔当年离开祁家,虽然有爸的缘故,可有可能也有乔敏的原因。”祁昊锐声音微沉。

    “可你之前不是说,二叔带堂哥离开,是因为二婶死了吗?”

    “我后来想了想,也不知道是不是我多想……”祁昊锐眉心微紧,“二婶摔下楼梯的那天,乔敏来了祁家!”

    祁若泷一听,脑子里‘嗡’了下,下意识的就说道:“那如果二婶的死真的和乔敏有关,祁牧珵又是来报复的,那乔乔岂不是很危险?”说着,她又猛然摇头,“不对,祁牧珵说,娶乔乔和乔敏无关!”

    “但为什么娶她?”祁昊锐问道,“五年前宋乔的案子还是祁牧珵周旋的……那时候,他为什么要帮宋乔?”

    祁若泷嘴翕动了下,发现,自己无力反驳。

    “可我真的能感觉到,祁牧珵真的是爱乔乔的……”祁若泷拧着眉心,“不管接近是为了什么,可那份感情,现在至少是真的。”

    “不管真假,想要验证一切,就只有真相!”祁昊锐沉叹一声,“也只有真相全部揭晓,乔敏这个人无力蹦跶后,才能让所有都回归平静……”

    这一刻,不管祁昊锐还是祁若泷,都如是想着。

    祁家的事情不解决,不管是谁,仿佛都不好过。

    可他们两个人又怎么知道,真相的揭晓,说明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却也很多东西,再也回不去!

    ……

    自从宋乔去墓园回来后,傅济铭发现,宋乔接下来不忙碌了,反而,很多时候在“发呆”,或者是在想事情。

    就这样五天后,宋乔开始变得忙碌。

    连着一个多月,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她都会突然需要去调查什么。

    “祁氏那里我已经做完了……”边池手里把玩着一杆笔,姿态悠闲的说道 ,“想要让祁氏这座大厦倒,只是你开口的一句话。”

    这段时间,边池将祁氏弄的井井有条,可也只是表面。

    暗地里他做了很多事,只要让他倒,那是随时……而他,也不会受到任何牵连。

    祁牧珵没有回答,只是目光有些暗沉。

    傅济铭倚靠在窗边儿喝咖啡,目光落在外面空中飞翔的鸟儿,轻叹一声,“都要结束了……”

    边池原本还没有感觉到气氛的不合适,听傅济铭这样一说,微微皱眉了下,“什么意思?”

    傅济铭轻笑了下,“洛城每天都有大事情发生,我刚刚来的时候,顾北辰和简沫的故事那是大家最爱说的……而现在,洛城四少的最后一位,那个有着传奇的军旅人生的林向南,也都结婚了。”

    边池越发茫然了,“干嘛,你也想结婚啊?”

    胡易勤冷眼看了下边池,有些头疼。

    边池这个人明明很聪明,做事手段和手腕他都自愧不如。

    可偏偏,有时候脑子就和突然糊了浆糊一样……

    “我?”傅济铭轻笑了下,偏头看了眼祁牧珵,“我只是在想,朋友一场,不知道能不能有机会当个伴郎什么的?再不济,参加个婚礼也可以!”

    祁牧珵微蹙眉心,看向了傅济铭。

    傅济铭轻笑了下,收回视线,“爱情啊……真是这个世界上,最玄的东西。它可以让一个人抛弃所有,放下所有……也可以成为一个自残,最有利的利器!”

    “我靠,这说的玄的,劳资更迷茫了……”边池唾了下 。

    傅济铭又是一笑,还没说话,祁牧珵的手机响起,是宋乔打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