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1章 更残忍的真相

    “你在哪里?”宋乔声音透着平静。

    祁牧珵暗暗轻叹一声,“公司!”

    “若泷约了我和你去祁家一趟。”

    祁牧珵眸光微深了下,“你要去?”

    “要去!”宋乔微微一顿,“若泷在那次 后第一次约我,我不想失约。”

    “乔乔……”祁牧珵声音里有着一丝无奈下的沉重。

    宋乔沉默了下,随后开口,“我在华西百货这里等你。”

    祁牧珵没有说话,宋乔也就没有再说,挂了电话。

    她知道,祁牧珵会过来。

    站在熙熙攘攘人群的商场门口,宋乔就好似和这个世界隔离了一样。

    从上次去看过爸爸后,已经一个多月快两个月了。

    因为事情有了关键点,仿佛,查起来也就不那么难。

    而乔敏就是她妈妈的事情,她最终也在秦舒云那里得到证实。

    其实,如果开始秦舒云约她吃饭,她就同意了,也许,当初的案子也早就该结束了。

    她不知道若泷为什么要约她和祁牧珵,可却约在祁家……她很清楚,今天,也许是很多事情的结束。

    爸爸,你为了让我开心,那些年,说着欺骗我的话,给我编织着美梦,你一定心都在滴血吧?

    宋乔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里瞬间湿润。

    爸爸,今天我不知道事情会不会结束……可是,真相就是真相,哪怕残忍,哪怕会让我失去所有,我都要亲手揭开!

    祁牧珵是在快一个小时的时候才到华西百货的,他从车里看到宋乔站在路边,明明应该是落寞的,却透着一身傲骨下的凌然。

    她,本该有璀璨的人生,却偏偏……

    祁牧珵心情越发沉重,在宋乔上车的那刻,他本能的上前握住了她的手,将她那有些微凉的手紧紧的包裹在大掌内。

    “这几天有些凉,你怎么不多穿点儿?”祁牧珵心疼的说道。

    宋乔偏头看了下祁牧珵,随即轻轻靠在他肩膀上,在他揽住她的时候说道:“想让你心疼……”

    “嗯,我心疼了!”祁牧珵轻轻开口。

    他心疼了,不仅仅是一种心疼!

    祁家别墅。

    这是从祁若泷被祁锦堂扇了一巴掌后,可以说,祁家最全的一次……甚至,阔别二十几年后,当初那个内向,如今内敛的祁昊沐也回来了!

    气氛,诡谲中透着僵硬。

    当祁牧珵和宋乔出现的时候,乔敏几乎可以肯定,今天是要解决当年的事情了。

    ……

    傅济铭、边池和胡易勤在餐厅吃着东西。

    傅济铭有些没胃口,拿着红酒杯,有些若有所思的轻轻晃动着。

    “你是担心?”胡易勤开口。

    “不该吗?”傅济铭轻轻开口,偏头看向窗外,那夜幕下被车灯和霓虹拉出的夜晚色彩。

    “其实,也算是预知的结果。”边池微微挑眉,“当初,我们就劝过了,可是,牧珵对自己残忍的程度,从来不是我们能想象的!”

    “难道,他现在不后悔?”傅济铭冷嗤一声。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边池沉叹一声,“天叔不插手牧珵和宋乔的婚姻,开始我们都觉得没什么……可现在想想,天叔就是为了让宋乔痛。”

    “可最后,痛的又何止她一个?”胡易勤也是沉沉叹息了声。

    三个男人都是陪着祁牧珵一路走过来了,是工作伙伴,也是人生路上的兄弟。

    再美好的爱情,在以计谋为开端的时候,总归是有着伤害……

    只是,这个伤害,他们没有想到,会这样大!

    华康医院内,那焦急嘈杂的脚步声,在病床的滚轮下,格外的刺耳和心惊。

    尤其,是在接近午夜的时候,更是透着死亡的气息。

    三个原本又转去蓝调喝酒的边池等人,在接到消息后,赶到医院……看到的就是祁牧珵那白衬衣,全然是血,人也颓废的靠在墙上,仿佛被什么东西抽走了什么?

    “发生了什么事情?”边池大步上前问道。

    祁牧珵没有动,死气沉沉。

    傅济铭看向展延,“怎么回事?”

    展延看了祁牧珵一眼,面色凝重的说道:“具体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就是祁先生和夫人出来后,两个人神情都有点儿凝重……”

    “妈的,说重点!”边池有些急躁的打断了展延。

    展延又看了眼祁牧珵,声音有些喏喏的说道:“到了市区,夫人突然在一辆车从后方要超车的时候跳车,所以……”

    傅济铭等人一个个一脸的骇然,纷纷看向了祁牧珵。

    祁牧珵适时嘴角划过一抹悲戚的笑,那样的笑,透着绝望。

    “她是在报复我……”祁牧珵声音沙哑的不像话,“她在用她的方式报复我!”

    边池等人一脸急色,想要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却也明白,这会儿什么也问不出。

    “她要在我面前死,还不给我有机会阻止她……”祁牧珵就连声音里都充斥着绝望,甚至,失去了生命气息,“呵呵,也好……她救不活,我陪着她就是了,地狱里也不孤单!”

    没有人说话了,只是气氛僵硬而凝重。

    傅济铭手机在等待宋乔手术的时候震动起来,他拿出,见是警局那里打来的,接了起来,“李局?”

    “小傅,你来局里一趟吧!”李局说道,“对了,宋乔还好吗?”

    看了眼还在‘手术中’的提示灯,傅济铭不明白李局为什么会提宋乔,可因为祁牧珵在跟前,也就没有多说,“过去了说!”

    “嗯,好!”

    傅济铭和边池小声交代了下,去了警局。

    当看到审讯室里的乔敏时,傅济铭微微愣了下,“什么情况?”

    傅济铭想到事情要结束了,也大概猜到今天宋乔约祁牧珵一起出去,会有事情发生。

    可是,他没想到,乔敏今晚就被抓了。

    最主要的是,宋乔会用那样的方式惩罚牧珵……太犀利了!

    李局看了眼乔敏后,随即示意他一起去了办公室。

    傅济铭随着李局一起回了办公室,李局让他坐的同时,一边打开电脑文件,一边说道:“之前宋乔找过我,申请了随身监听……开始我也没太多想,等到听了监听后才知道,很多事情如果不是这个监听,想要抓乔敏,可以说不容易。”

    证据不足,乔敏很容易无罪释放……

    可有监听,就不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