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2章 监听录音下的真相

    傅济铭微微拧眉了下,没有说话,只是听着监听录音。

    开始很平常,接下来的矛盾,也就是祁家的。

    很多都是他知道的事情,比如,当初崔暮雪的死!

    崔暮雪应该是不经意的发现了乔敏什么事情,乔敏害怕事情暴露,在崔暮雪神情有些不安的下楼梯时,乔敏突然大叫一声,导致本就思绪不宁,加上怀着身孕的崔暮雪从楼梯滚落……造成一尸两命。

    而这样的死,并不能将乔敏如何?!

    可这一切,当时的祁牧珵,听到也看到!

    祁舰辉和祁锦堂的闹翻,这个自然是导火线。

    而如今看来,当年所谓的意外,不过是乔敏为了帮祁锦堂。

    乔敏恨祁牧珵的爷爷祁啸恽,这在当时也不是什么秘密!

    当初乔敏和祁锦堂两情相悦,可祁啸恽看不上乔敏,他是个比较传统的老人,大儿媳妇也想要找和崔暮雪那样温婉舒雅,有气质又不会惹事的。

    祁啸恽觉得乔敏这个女人进门,事情肯定会多,自然不愿意。

    一个在婚前就能将自己儿子拿的死死的女人,那进门后,祁家还不知道要被搞成什么样子……

    最后,祁啸恽做了局,将邱玉璇和祁锦堂弄在了一起,也惹来乔敏对祁啸恽的憎恨。

    再后来,祁啸恽有想法将祁氏交给祁舰辉,更是让乔敏怒气达到了顶点。

    公司一直是祁锦堂在管理,祁舰辉根本不喜欢商业,走的也是政路。

    乔敏就在祁锦堂不知道的情况下,故意让崔暮雪知道她和祁锦堂婚内有染的事情,然后在她纠结的要不要告诉邱玉璇的时候,再挑她思绪不宁时惊吓她。

    乔敏这个女人天生就会算计,又有心机。

    拿着邱玉璇明明知道的事情,再去设计崔暮雪……

    致使祁舰辉对祁家彻底失望,带着老婆和肚子里还没有出世孩子的死亡伤痛,悲愤的带着祁牧珵离开。

    而目睹了崔暮雪死亡,却又没有办法惩治乔敏的祁牧珵,从小的阴影,让他更是有好长一段时间,不会说话,将自己完全封闭。

    这些,本就是祁家内部的事情。

    不管是崔暮雪的死,还是邱玉璇的死,都不过是祁锦堂和乔敏之间那所谓“爱情”的踏脚石。

    可偏偏,当一个人尝试到死亡给予她的快感和那种血腥气息下的满足时,人的理智也将陷入疯狂。

    报复了邱玉璇,也让祁啸恽中风……那接下来,自然是毁坏她人生的另一个人,宋鸣锋!

    想来,宋鸣锋也是无辜。

    他爱上乔敏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女人的恶毒。

    甚至,当他和乔敏一起后,他更是欣喜若狂。

    他爱她若至宝,真是可以说,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从宋乔的名字,就能看出,宋鸣锋是真的爱乔敏。

    哪怕,后来发现乔敏的不好,纵然她离开,却依旧不愿意恨她,也将两个人的孩子抚养的很好。

    至少,他从来没有将一丝怨恨和不甘,带给女儿。

    可也正因为宋鸣锋的父爱和对她妈妈过往的隐瞒,让今夜的宋乔,走上了绝路!

    傅济铭听着监听录音,气息渐渐也因为内容,变得有些粗重起来。

    乔敏被宋乔缜密的语言逼得也彻底疯狂,不但有恃无恐的承认了当初崔暮雪就是因为她故意的,才会死,甚至,承认了当初耿航手机录音里的那段录音的伪造。

    以及,耿航的死!

    耿航的死,真正的凶手是谁没有人知道。

    乔敏当时并没有打算杀耿航,只是约了他过去,打算做一些事情,弄成是宋乔下的手,好让宋鸣锋不好过。

    可谁知道,她派的人过去的时候,耿航已经死了。

    事情已经这样,乔敏索性一不做二不休的将原先的计划继续进行,而宋乔也因为那段录音,变成杀人犯。

    但这个事情的真假,还有待确定,可至少说明了一件事情,五年前的宋乔是无辜的。

    只是可悲的是,这一切竟然都是亲生母亲做的,目的不过是报复宋鸣锋。

    至于宋乔手机拨出的电话……

    宋乔过生日的当天,乔敏安排了人在她酒里下了药。

    她需要时间制造宋乔手机拨出的时间,还有在案发现场的证据。

    只是,有时候事情说来也好笑又可悲。

    乔敏安排的人,收了另外人的钱,需要一个女的去陪夜……

    原本不过是让宋乔安睡的药,最后却变成了媚药!

    一切看似没有关联,却一件件的又关联了起来。

    可这一切,并不能让宋乔报复祁牧珵。

    哪怕,祁牧珵和乔敏之间的恩怨,哪怕,他指引她查案子!

    不管有没有祁牧珵,这个案子,宋乔都会去查……

    而真正让宋乔报复祁牧珵的引子,恐怕是在本就埋伏在祁家附近的警方抵达,要抓乔敏的时候,乔敏和宋乔单独说的话!

    “那晚的男人,你想知道是谁吗?”乔敏声音带着笑意,甚至是温柔。

    宋乔没有说话,只是冷漠地看着这个小时候她幻想着天底下最慈爱的母亲,实则是不择手段的女人。

    “是……祁牧珵!”乔敏的笑声,有点儿渗人。

    宋乔眸光猛然一聚,眼底充斥着不可置信。

    “真的!”乔敏声音轻巧中带着看好戏的心态,“你那晚和他在一起,可是呢?他都没有给你出庭作证……呵呵呵……什么给你请律师团队,什么给你从死刑变成了五年有期徒刑?哈哈哈,不过是装好人罢了……他明明和你在一起,却没有成为你的人证!”

    宋乔身体开始微微颤抖,她努力的攥着手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

    可是,这些天,随着真相的慢慢揭露,她一边因为爱着祁牧珵而努力的想要给他理由和解释,可偏偏,很多事情,都在告诉她,从头到尾,她不过是祁牧珵报复乔敏的一颗棋子。

    哪怕他真的爱她,可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哦,对了,反正也都被抓了,不如,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乔敏看着宋乔眼底的痛苦,没有任何为人母的不舍和慈爱,只有恨意的说道,“宋鸣锋的死,也是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