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盛世音缘:祁先生,求放过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53章 尾声,一起看日升日落

    ‘轰’的一声,有什么东西在宋乔脑子里炸开。

    她忘记了反应,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乔敏。

    乔敏嘴角的笑,透着诡谲下的疯狂,夹杂着兴奋,“宋鸣锋就和我一样可怜,都是爱而不得……可我又比他好一点儿,至少我虽然没有嫁给祁锦堂,却和他是相爱的,我们除了没有法律上的关系,可我们过着夫妻一样的生活。”

    “宋鸣锋也是可笑的很,明明知道我不爱他,非要给你编制出一个美梦……”

    “哦,不!”乔敏垂眸轻笑了下,“也许……那个美梦不是给你的,是他在自欺欺人。”

    宋乔的手,攥的更紧,甚至能听到‘呲呲’的声音 。

    “你出事后,我就将他受贿的那些证据给拿出来,让他焦头烂额……”

    “那些受贿的事件都是你!”宋乔咬牙切齿的低吼,“你在和爸爸一起的时候,故意用他的名义收受贿赂,然后留下证据!”

    “对!”乔敏笑着应了声,“我的女儿,果然和我一样聪明呢!”

    “我不是你女儿!”宋乔一字一字的挤出牙缝,明显地,声音透着嫌恶下的愤怒。

    乔敏也不介意,“你不想承认,我也不想……宋鸣锋就是我这辈子最大的耻辱,而你,也在时时刻刻提醒着我这个耻辱的过去!”她瞪着眼睛,“如果不是宋鸣锋强占了我,怎么会有你?如果不算是你,我怎么会被迫嫁给他?!”

    宋乔身体颤抖的越发厉害,那种心脏被人一下下锤击的感觉,只有体会了才能明白。

    乔敏看着宋乔那脸色煞白的样子,脸上的笑容变得犹如鬼魅。

    “其实 ,那些受贿的事情宋鸣锋知道是我,可因为你入狱了,他也好像终于看清了我,没有了什么念想……”乔敏轻叹一声,“可我不开心啊?!他怎么可以过的那么平静?”

    乔敏微微俯身,在快要贴近宋乔的时候,她面目狰狞而犀利的缓缓说道:“所以,我就在你又要生日的时候,在他满怀着欣喜想要去监狱里看你的时候……告诉他,你入狱,都是我做的!”

    “啊——”

    宋乔嘶吼着,几近濒临疯狂。

    乔敏却笑得及其灿烂。

    警察和祁牧珵等人急忙上前,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也不敢再让乔敏和宋乔待在一起。

    “剩下发生了什么,我的女儿这么聪明,一定自己能想明白……”

    这是乔敏被带走前,最后留给宋乔的话。

    紧接着,监听也在一阵子祁牧珵安慰的声音中中断。

    傅济铭脸色凝重,李局也是轻叹一声。

    “宋鸣锋当初死在家里,法医鉴定了,是心肌梗塞……”李局开口,“按照录音来听,宋鸣锋估计是因为乔敏的狠毒被气得一时间气没上来,人就走了!”

    傅济铭没有说话,只是拿起桌上的烟,抽出一支点燃,狠狠吸了口。

    宋乔本就因为自己的案子几近魔怔,当知道乔敏是自己母亲,也是导致祁牧珵母亲死亡的人时,她还能告诉自己,这是真相。

    没有人可以逃避真相!

    可当知道五年前那夜的人是祁牧珵,又听说自己母亲害死父亲的那刻,宋乔已经“疯”了。

    她用那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同时,惩罚着她爱的人!

    宋乔和祁牧珵一样,他们都是那种做什么都会做到极致的人……

    哪怕,爱和恨!

    也许,宋乔在知道乔敏是她母亲,而她这些年来的事情,也都是乔敏一手造成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死亡的气息。

    只是,最后更加残忍的真相,成了彻底推她进入地狱的那只手……

    傅济铭站在警局门口,看着午夜下路上来往的车辆,渐渐出神。

    他们预知了结果恐怕不是很好,可谁也没有想到,会这样糟糕 !

    如果宋乔救不活,他突然在想,牧珵要怎么办?

    他爱宋乔,这一点,他们谁也不会质疑。

    因为爱,宋乔如果死了,他恐怕真的会随着去……

    那祁叔叔呢?!

    这段由于祁锦堂和乔敏畸形爱情而引发的恩恩怨怨,最后,买单的不是伤害者,而是……受害者!

    ……

    尾声!

    三个月后……

    洛城迎来了今年第一场雪,很小 ,刚刚落在地面上,就化了。

    “祁氏集团因资金链中断,宣布破产!”

    “祁氏集团破产……”

    “……”

    新闻里,祁氏集团清盘破产的报道占据了这第一场雪的日子。

    人们感叹,也是洛城老牌企业,虽然算不得主流,可也绝对不容小觑的大公司,就在换了管理权后的几个月,竟然宣布破产。

    “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凌奕风看着只是拉着一个行李箱离开也在清算产业之内的祁家的祁若泷,有些凝重的问道。

    祁若泷轻笑,“先休息一阵子吧……然后找个工作,总得养活自己。”

    “好在你自己本事是真的,不是靠家里。”凌奕风打趣儿的说道。

    祁若泷挑了挑眉,“对啊,幸好!”

    “听说你哥要出国?”凌奕风看了眼正在和清算师说话的祁昊锐。

    祁若泷点点头,“他以前就喜欢行走,可因为被公司拴着……如今终于得空了,自然要去实现愿望的。”她有些自嘲的沉叹了声,“祁牧珵还是手下留情了……要不,我和我哥恐怕结局也会挺惨,哪还能这样轻松的离开?!”

    “嗯。”凌奕风轻轻应了声,有点儿涩然,眼底更是悲戚。

    “阿风,现在回头想想,很多事情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你也别太为难自己。”祁若泷说道,“各自安好,就好!”

    “真的能安好吗?”凌奕风有些不确定的问道。

    祁若泷笑了,“会的!”她长长吁了口气,“我走了!”

    “我送你……”

    “不用!”祁若泷拒绝,“我不想面对最后分别的场面。”

    凌奕风轻叹一声,点点头。

    祁若泷拉着她的行李箱走了,步伐轻松中透着释然……

    从开始查乔敏,到真相残忍的揭露,再到宋乔自杀方式的惩罚……如今,一切都该放下了。

    祁若泷嘴角渐渐扬起一抹笑,觉得,这辈子最轻松的就是这一刻。

    因为,放下!

    不管是祁氏集团,还是父母纠葛下的恩怨……

    凌奕风看着祁若泷那潇洒的背影,有些惆怅……可当看到一辆车挡在了她面前,霍连臣下车将她直接强制的塞入车里的时候,嘴角不由得也扬起了一抹浅笑。

    人生也许就是这样。

    有遗憾、有缺失、有心动、有放弃、有过往……也有,放下和相遇!

    ……

    海浪在夕阳下,翻滚着波浪。

    傍晚的彩霞落在海面上,就仿佛给神秘披上了一层纱,让人的视线,都变得朦朦胧胧。

    沙滩上,有孩子嬉戏的身影,被夕阳将身影拉得长长的。

    远处,有小渔村的家长喊着孩子回家吃饭,夹杂着因为孩子不听话,而气恼的骂声。

    通往小码头的桥上,一个身型颀长的男人,推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人,漫步着。

    偶尔他会附身和那个女人说句什么,神情在夕阳下温柔的不像话。

    女人目光呆滞,看着前方,没有表情。

    任由着男人说什么,她仿佛都不为所动……

    可是,男人却依旧温柔,和她说这话。

    在看日落最好的地方停下,男人将轮椅固定了车轮后,才给女人拢了拢围巾和帽子。

    “每天你最开心的就是可以看日出和日落,”男人看着女人,视线深情而温柔的轻轻说道,“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会陪着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