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之都市仙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407章一介匹夫

    “是不是事实,那就一战!”王归手握天王战刀,无惧一切!

    此刻战刀被他提在手中,死死的握着,激发了一股气流,划破了长空,像是瀑布一般的仙辉挥洒下来了。

    挂满了天际,犹如一挂银河!

    “好,给你一战的机会!”星主动了,他起身了,缓缓起身。

    这一刻,天地仿佛是和他一体的,随着他的起身,大地下沉了,青天抬高了一般。

    这是真正的顶天立地!

    威势可见一般!

    他随意而至,迈出一步,犹如跨越了无数的屏障,直达人心,透人神魂!

    他的一步,直接来到了王归的面前。

    在他四周有无数的霞光,像是透彻到了亿万里之外去了。

    霞光一缕接着一缕,穿越天地而去。

    “为了避免大家说我以大欺小,我压低境界!”星主开口道。

    这是不得已为之,大家讨论的是天王战力,是天王!

    他总不能以仙主的境界去压制吧?

    这并非他所愿,如果不是这种情况,他抬手就是一掌,直接镇压王归了。

    他的确压制了自己的战力!

    直接压制了渊薮这个境界来了。

    而王归蓦地抬头,的确,纵然是对方压低了境界,他也感觉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因为对方战力仿佛深渊一般看不不到尽头。

    单单是对方带来的那一缕缕仙辉,就已经让王归的手在颤抖了。

    这不是恐惧,而是威压所致,导致王归要抬手都很困难,那是一股巨大的禁锢力量!

    “怎么?”

    “堂堂天王唯一传人在我面前,连抬手的本事都没有?”

    “拔刀啊?”星主冷笑一声。

    四周无数人蓦然,他们自然是讨厌甚至憎恨王归的。

    但是王归代表天王一脉,替天王正名,这也是众人希望看到的。

    此刻见到王归被压,他们自然也希望王归争口气,能够一扫东大宙天王殿的颓废!

    “还不动手?”星主伸出一只手,一指点出!

    这一指点在王归的肩头上,王归连人带刀横飞了出去!

    星主也一步迈出,一步跟上。

    实力差距太大了!王归和星主根本依旧不再一个层次,哪怕是人家已经压低了修为,和王归同一个境界了!

    而王归这一次没有怒吼,没有大叫,只有冷静!

    他被击飞出去的那一刹那间,短暂的脱离了星主的威压。

    所以下一刻,惊鸿一瞥,惊鸿而起!

    自青天之中,一道白茫茫的刀气横跨山河,纵横四方!

    刀气弥漫,看似散漫,但是实则凝练至极!

    不得不说这一刀的确惊艳!

    因为一般人的刀气凝练就是凝练,散漫就是散漫。

    但是王归却做到了散漫之中带着凝练,完美的融合在一起了。

    这一刀,宛如翻滚长龙,犹如亿万里山河压盖而来!

    这一刀,算是极致的一刀!

    但是星主战力还是太可怕了。

    他一抬手,广袖一甩,凭空出现了一道道巨幕!

    总共十八层巨幕!

    而王归的这一刀的确打出了他该有的水平,但是,刀气与巨幕撞击在一起。

    别说破碎所有巨幕了,就是第一道巨幕都没有破碎!

    “看出差距了?”星主俯瞰人世间!

    “感觉到了无力了?”星主站在巨幕之后,又看向了王归!

    “你不行!”星主竖起手指,摇了摇。

    而王归一咬牙,他蓦地又一抬手,这一次,他再次挥舞出更加璀璨和威力更强的一击!

    战力太可怕了。

    可以说,王归此刻直接在渊薮的境界打出了仙圣的威力!

    这样的一击的确可以算是问鼎天下了!

    但是星主却依旧不紧不慢,整个人一挥手,撤去了光幕,而后整个人直接迎击了上去。

    这种为了证明什么的战斗,一般人不会取巧。

    因为取巧的话,就无法证明了。

    所以星主也选择了硬撼,以雷霆之势,去硬撼这一击!

    轰隆!

    虚空华彩惊天,一切都在湮灭了。

    若是以往,这里早就沸腾了,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了,即便两位渊薮打出了仙圣的威势,但是破坏力依旧没有之前那么夸张了。

    而华彩散去,王归已经披头散发了。

    他身上有着细密的伤口,有着鲜血染红了他的身躯。

    战刀带血!

    星主衣不染尘,没有任何伤口,只是气息略有些不稳。

    但是单说这一招对战,王归依旧是处于下风的!

    “来!”王归手握战刀,虎口处已经裂开了。

    但是他还是要战!

    “继续下去,你除了活活战死没有别的结果了。”星主冷笑一声。

    “怎么?”

    “天王不是能吗?”

    “堂堂天王传人,拼尽全力,却连我一角衣袖都斩不碎?”星主极尽嘲讽!

    “这份小人得志的模样,倒是颇有我当年的风范!”洪彪背着手点评道。

    “唉,还是太年轻了啊!”洪彪叹息一声。

    因为他看了一眼坐在大殿内的洛尘。

    此刻的洛尘气息已经跌落到了阴魂层次去了。

    而高空之中的王归,却露出了一副狠辣的冷笑。

    他这一刻真正的体会到了那种百战不殆,那种刀口上舔血的乱世战斗。

    天王也曾在战场上绝望过吗?

    天王也曾面对过这种难以匹敌的战斗吗?

    答案肯定是有的!

    “哇!”王归不仅受了外伤,也受了内伤,这一口鲜血吐出,让他眼前一黑,视线有些模糊了。

    但是他咬牙之下,硬生生挺了过来。

    然后抬起胳膊,用嘴撕下了袖子处的一条布匹!

    那是战衣,坚韧无比。

    此刻他撕下来之后,用手将刀柄和自己的手紧紧的缠在一起。

    倒不是因为沾了血导致天刀会滑走握不住了。

    而是他虎口裂开了,已经握不住天刀了。

    只能用这个方法来帮助自己握刀!

    而后他驱散了眼中的恍惚,祛除了内心的杂念!

    “再来!”王归嘴角挂着鲜血!

    他眼中狠辣之意不减,手中战刀在轻颤!

    “你输了,我会让你跪下认错的!”

    “那就让老子认输!”这句粗鄙的老子他终于喊出来了。

    他讨厌唐玄策,因为唐玄策太粗鄙了,总是张口闭口老子老子的。

    但是这一刻,他发现,这句话很痛快!

    “做个匹夫有什么不好?”

    “天王不也是个匹夫!”唐玄策曾经拍着他的肩膀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