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冷先生请自重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34章 纸包不住火

    “小齐,要不你辞职吧,我那里有一个很适合你的职位。”君无痕很认真地挖冷少煜的墙角,在小齐瞪他的时候,他还是一本正经地说道:“真的,那个职位很适合你,也只能是你去做,换成别人都做不了,我也不会让别人做。”

    “什么职位?”小齐随口问他一句。

    “老板娘。”

    小齐:……

    “齐秘书,君先生,你们要谈情说爱能不能到外面去,替我们这些单身贵族考虑考虑呀。”一名小秘书笑着插一句话进来,小齐的脸上绯上两朵红云,瞪了君无痕一眼,怪他。

    君无痕却笑嘻嘻的,“行,我们到外面去谈情说爱,你们好好工作。”说着他拉住小齐便走,小齐跟着他走出了办公室,便想挣开他的手,他哪里肯放,小齐无奈地问:“说吧,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秘密?无痕,最好就是秘密哈,如果是借口,小心我修理你。”

    “小齐,我欢迎你用嘴修理我。”

    音落,小齐就在他的手背上狠咬了一口,痛得君无痕低叫起来:“小齐,你咬我干嘛。”

    小齐皮笑肉不笑的,“是你说欢迎我用嘴修理你。”

    君无痕:……

    “慕容是个女人。”

    “哪个慕容?你什么时候又……你是说我们的总特助?”小齐倏地抓住了君无痕的衣袖,美眸圆瞪不相信地问着:“无痕,你刚刚说什么?你说总特助是个女人?”

    君无痕见她震惊的样子,乐了,笑道:“还好,不是我一个人被骗到的。慕容真的是个女人,她是女扮男装的,而且她家里有权有势的,总之,我们都被她骗得团团转的,他装男人装得比我这个真男人还要像,我想绝对没有人能想到他是个女人。”

    小齐愣在当场。

    慕容总特助是个女人!

    怎么可能呀,那么爷们的一个人,居然是个女人!

    小齐忽然摸着君无痕的胸膛,君无痕先是错愕,然后美滋滋地笑,“小齐,你想那样对吧,等咱们找个安静的地方,我躺下来,四脚朝天成大字形,任你摸个够。”

    “君无痕,你是男人还是女人?”

    君无痕一下子就明白小齐摸他胸膛的意思了,他失笑地圈搂着小齐,“我是男是女,你验证一下不就知道了。放心吧,我是货真价实的女人,哦,不,我是货真价实的男人,我才不是慕容呢,那家伙还在娘胎里就被人当成男孩子的,当了三十年的假男人,也怪不得我们都看不出来。”

    小齐放心了,她还真怕君无痕也是女扮男装的呢。

    慕容笑知道自己的真身暴露出来,誓必会吓傻所有人的。不过她此刻还没有心思去想其他,她拿着铁鹰交给她的那块令牌,慢慢地坐回沙发上,反反复复地翻看着令牌,有点无措地问着铁鹰:“我爸交给我的,我爸他……他知道我是女的吗?”

    在A市,他可以暴露自己的性别,但在慕容家族里,他可不像在这里这般大胆地承认自己是个女人。

    铁鹰深思着:“我想他应该是知道了吧,纸包不住火的。他把这块令牌交给我的时候,还让我带一句话给你,他说属于你的责任,你就算钻进地洞里也避不开,不管你是男人还是女人,你是慕容家族这一代的第一个孩子,你必须杠起属于你的责任。”

    慕容笑握紧了令牌,脸现慌乱,“我爸是知道了?他怎么知道的?我装得这么像,要不是你看光了我,有谁知道我是个女人?你看无痕和少煜与我相识多年,都不知道我是个女人呢。我爸既然知道,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我妈呢,铁鹰,我妈还好吗?”

    她着急地站起来,着急地抓住铁鹰的衣袖,“铁鹰,你告诉我,我妈好不好?我爸既然怀疑了,肯定会对我妈不利的,他那么厌恶我和我妈,他不会放过我妈的。”

    “笑笑。”慕容笑的慌乱让铁鹰心疼,他心疼地搂住她,安抚着:“你妈妈很好,她没事,就是不像以前那般嚣张了,也不再活跃于你们那个圈子里,与你爸的关系反倒有所好转。”

    “你没有骗我?”

    她爸怨恨母亲几十年了,临老还能好转?

    “笑笑,我怎么会骗你,我从来不骗你。相信我,都会没事的,笑笑,你别再逃避了,就像你爸说的那样,该由你担起的责任,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还是要由你来承担。跟我回去好不好,我陪你去见你爸,有我在,你爸包括你的那些族人都不敢对你怎么样的。”铁鹰柔声哄着慕容笑跟他回去面对一切。

    “你要是舍不得你这些好朋友,等你接管了你们慕容家的家族事业,你可以来A市投资,和你这些朋友合作。”铁鹰连她的将来都帮她想好。

    慕容笑仰眸看着他,她知道有铁鹰在,她的族人不敢对她怎么样,铁鹰的身份摆在那里,可是……“铁鹰,我曾祖立下的家规,令牌是由长子嫡孙继承的,我既不是长子亦不是嫡孙,那样是坏了我们的家规,更何况因为我妈的安排,慕容家在我这一代里无男丁。我,我怕其他族人不会轻易放过我和我妈的。”

    “我答应过他们,咱们的第一个儿子跟你姓慕容,将来慕容家族的一切都交给咱们的大儿子。”

    慕容笑先是一愣,后气恨地抡起拳头就捶打着他,一边捶一边骂:“铁鹰,你混蛋,你早就把我的女儿身份说出来了对不对?你还与他们谈好了条件对不对?你混蛋,唔!”

    铁鹰捉住她的双手,并且低首以吻封唇,吞掉她骂他的话。

    慕容笑挣扎了几下,挣不脱铁鹰的钳制,不情不愿地承受着他的吻,随着这个吻的加深,她慢慢地放松了神经,压抑太久的情感如山洪暴发,她化被动为主动,放肆地与铁鹰缠吻了一番。

    结束了深吻后,铁鹰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拂抚着慕容笑潋滟红唇,低哑地说道:“笑笑,不是我与他们谈条件,是他们与我谈条件,他们都是聪明人,很清楚现在这样的局面,他们除了打破家规之外别无选择,而你这个他们看着长大的少主,是经过严格训练的,是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你的人品以及能力如何,他们都心知肚明,所以他们愿意打破家规。”

    慕容笑这一代里无男丁,但慕容家族还得继续生存下去,令牌还需要代代传承,他们只能暂时更改家规,允许慕容笑接管令牌,条件就是慕容笑的第一个儿子必须姓慕容,成为慕容家的长子嫡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