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通缉心尖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11章,各有各的难处

    勋灿带着小米粒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

    透过车窗,他望向别墅,发现二楼只剩下卧室的灯还在亮着。

    小米粒已经在车里睡着了。

    勋灿抱着孩子,管家帮着提着食盒,亦步亦趋地跟在他身后。

    童颜之知道他回来了。

    但是她不敢出面,也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她躲在房间里,想要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精心准备的烛光晚餐以失败告终,勋灿生气地带着小米粒离家出走,如今能回来,她已经很感恩。

    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这么笨。

    好不容易想到点促进两人关系的法子,又把小米粒给吓哭了。

    童颜之侧身躺在床上,肚子饿的咕咕叫。

    在勋灿离开后,她哭了不止一场,如今,听见勋灿上楼,去了儿童房的脚步声,她的眼眶一点点发烫,又忍不住想哭了。

    不多时。

    一阵脚步声袭来。

    童颜之抓紧被子,紧张地闭着眼睛,默默祈祷:不要进来,不要进来,他不是要进来的。

    可他还是来到了卧室门口,敲响了房门。

    童颜之紧张地伸手去摸灯的开关,啪嗒一声,把灯关了。

    勋灿清晰地听见那一声,低头再看,房间里原本有光从缝隙中透出来,现在却没了。

    他也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感觉。

    拧开门把手,屋内一片黑暗。

    勋灿借着屋外的光线,提着餐盒走进去,将餐盒放在床头柜上。

    “我妈让我带来给你的,说是春阁最好吃点心都在这里了,让你尝尝。”

    丢下这句,他转身出去了。

    关门。

    脚步声渐渐远了。

    童颜之重新睁开眼睛,打开灯。

    她望着床头柜上精致的餐盒,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坐起身,她抱过餐盒将其打开,上下四层,每一层都有特别精致漂亮的点心。

    她拿过一只,放在口中,吃的正欢。

    房门一下子被人打开!

    童颜之咬着点心,睁大双眼,发愣地望着迎面进来的人,僵硬的不知道接下来要如何反应。

    勋灿斜斜地倚在门边:“不是睡着了么?怎么忽然坐起来吃东西了?”

    童颜之嘴巴动了动,低头默默接着吃。

    勋灿又道:“哦,原来是梦游啊,听说,梦游的人是不能叫醒的,那你现在吃东西,我要不要叫醒你?”

    童颜之眨眨眼,咽下一口食物,道:“我没有梦游,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还在生气,所以我不敢说话,不敢露面,怕你发脾气。”

    勋灿挑眉,不满意地问:“我看起来像很容易发脾气的样子吗?”

    童颜之没有表情,也不答话。

    她像是一只饿坏的花栗鼠,低下头,只知道吃吃吃。

    勋灿看了她一会儿,一声轻叹,终是进了房间,从衣柜里取了衣服,然后进了洗手间。

    一整套动作下来,一气呵成!

    童颜之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盯着自己的洗手间。

    他进去了?

    这些天,他都是在别的房间的洗手间洗澡的呀!

    童颜之不淡定了。

    刚才吃的又香又快,现在又成了龟速。

    她听见里面传来的各种声响,脸颊红了,心跳乱了,脑子也跟着胡思乱想起来。

    该不会……

    他想圆房?

    勋灿是军人,洗澡特别快,穿着睡衣出来之后,头也不回,直接从她房间离开,还不忘关上房门!

    等到童颜之确定小米粒的房间传来关门声,她才明白,勋灿去儿童房睡了。

    长出一口气。

    她心里一颗石头落了地。

    却也纠结忐忑:他是不是真的特别特别不喜欢她?

    乔家。

    今天倾颂表现特别好,让珍灿在家人面前很有面子。

    从春阁离开回夏阁的路上,麦兜走在中间,左手牵着珍灿,右手牵着倾颂。

    珍灿忽然开始唱歌。

    唱的还是倾颂小时候为了她而写的晚安歌。

    麦兜也是倾颂的头号粉丝,也跟着唱起来。

    母女俩叠唱的声音宛如天籁,飘荡在倾颂的耳边,他嘴角幸福地弯起,眼中全是明亮的星辰。

    回到家里,珍灿给麦兜洗澡。

    倾颂自己也去洗澡。

    等珍灿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麦兜不见了!

    她惊讶地站在原地,两秒后,赶紧踩着拖鞋出去找。

    可一开门,就看见倾颂穿着睡衣跑来了。

    他身上有跟她一样香地沐浴露的味道,英俊的面容泛着一丝腼腆的红润,看见她,他双眼发亮,大步上前,忽地就将她捉住一并拉到房间里。

    “麦兜不见了!”珍灿小声提醒:“是不是你……”

    “是!”

    倾颂干脆地应着,低头就要亲吻她。

    天知道他隐忍了多少日子了,每天在她们母女床边打地铺的生活,实在是一种煎熬。

    刚才趁着珍灿去洗澡,倾颂跟麦兜说好了,让她今晚跟着小雪阿姨一起睡,这样的话,爹地妈咪可以早日造出小弟弟或者小妹妹陪她玩。

    麦兜一听,开心地拍手,这才乐的屁颠颠地跟着倾颂去找小雪的。

    珍灿抬手挡住自己的嘴巴,一双清瞳映衬出他的影子,也折射出危险的锋芒:“说好大婚之后才那个的,你这样把麦兜骗下去,太不像话了!”

    倾颂拿下她的手:“我想了嘛!”

    珍灿又举起来:“颂!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你能不能不要像高考那年一样?第一次在废弃的幻天阁房间里,你知不知女孩子的第一次多宝贵?我一直委屈到现在!现在你又要这样了,是吗?”

    倾颂心头一晃,缓缓松开了手。

    他俯下身,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抱歉。”

    倾颂转身出去了。

    珍灿也知道自己有点矫情了,女儿都这么大了,何必呢?

    可是,她不敢说。

    就在倾颂刚才要亲上来的时候,她满脑子都是云清逸!

    明知道那是假的,那是幻术,她从来没有跟云清逸发生过什么。

    但是,即便是幻术,也存在在她的脑海中,根深蒂固,折磨了她这么多年。

    她要怎样才能忘记?

    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重新开始?

    珍灿的身体一点点滑落,难受地捂着唇哭泣着。

    倾颂去给珍灿端羊奶,想给她赔礼道歉,但是,刚靠近卧室,就听见她在门内伤心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