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全球通缉心尖宠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04章,心动的感觉

    童颜之傻傻站在原地。

    直到随行的保镖无奈地低头解释:“王爷,我家世子妃尚且不知道世子的身份,也不知道乔家是王府。”

    樱硕目光流露出惊奇:“不知道?”

    而经过保镖的解释,童颜之也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面色苍白地后退一步,又往前一步,从对方女子手中接回了小米粒:“抱歉,我……我跟勋灿的亲友还不是很熟悉,一起吃饭只怕是冒昧了,我先告辞了。”

    童颜之赶紧关闭电梯,往下!

    樱硕站在电梯门口,神色惊讶之余,饶有兴致地笑了起来。

    身侧女子哭笑不得:“你闯祸了,还笑的出来?”

    樱硕不以为然:“不怪我,怪勋灿。娶了老婆还隐瞒身份,实在不该!”

    话说,童颜之抱着小米粒慌张而逃。

    她重新回了地下车库,上了车,再也没有半点逛街的心情:“回家!”

    司机:“是!”

    保镖们坐在后面一辆车上,已经将事情的经过报告给勋灿。

    以至于,当童颜之刚刚下车,就看见勋灿的车也开了回来。

    她怀里还抱着小米粒,一脸懵懂无措地盯着勋灿,他从车里下来,朝着她快步走来,她全程忘记反应。

    勋灿认真凝视着她,双手扶住她的肩,温声问:“吓到了?”

    童颜之还是懵的。

    勋灿有些焦急:“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故意不告诉你。

    我以为你知道的。

    直到我们领证之后,我们慢慢相处,我才发现你原来对政治完全不感兴趣,对国家领导人也完全不熟悉。

    我想跟你说的时候,又怕吓到你。

    颜之,我一直在等一个合适的时机,我是真心地想要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你的。

    你能明白吗?”

    小米粒摸摸勋灿的脸,而后就要勋灿抱抱。

    勋灿盯着童颜之,仔细观察她脸上没一丝一毫的变化。

    可是她就像是傻掉了,盯着他一眨不眨。

    勋灿有些无奈,手中的力道加大:“颜之,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如果你因此生气,我可以跟你道歉。但是你要相信我是真的在寻求合适的时机告诉你,因为我不可能隐瞒你一辈子,你懂吗?”

    童颜之依旧没有反应。

    直到小米粒挣扎着,想要从她怀中下去,她这才晃了下神。

    勋灿伸手接过小米粒,将其放在婴儿车里。

    下属推着婴儿车去院子里,带着小米粒四处晒太阳,小米粒就喜欢转来转去,他不喜欢待在一个地方不动,眼下的院子他已经混熟了,他看的很开心,也很有安全感。

    童颜之望着肩上的一双手,她抬眸望着他:“那,你家……跟陛下有什么关系?”

    勋灿见她终于说话,不由松了口气:“我太奶奶是天凌大帝的亲妹妹。”

    “你们家是皇亲国戚?”童颜之不由惊呆了:“我今天在商场里遇见的……”

    勋灿:“都是亲戚。”

    童颜之懊恼地仰起头,抬手狠狠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啪!

    那一巴掌,动静极大!

    就像是存心要打自己的仇人一般!

    “你干什么!”勋灿瞪着她,迅速捉住她对自己行凶的手:“你疯了不成?”

    童颜之急的不行,眼泪在眼眶里打转转,说话都变得语无伦次:“对不起,我今天给你丢人了。

    我不知道那是你家亲戚,我当时脑子都是懵的,不知道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也不知道我要如何面对他、如何称呼他,我怕自己失了礼数,索性逃走。

    可是没想到,我这一逃走,反而更加失了礼数!

    你家亲戚要跟我吃饭,我却不给面子地跑路了,我……我难道不该打吗?”

    听完她的理由,勋灿噗嗤一笑。

    他撤了手,望着她额头红彤彤的一片,嘴角笑的更厉害。

    他转身回了自己的军用车里。

    打开暗格,从里面取出一瓶膏药,走过去打开。

    童颜之不明白他要做什么,却见他漂亮的双手握着瓶子,指尖拨了一块透明的药膏,直接往她额头上擦过去。

    他擦得很小心。

    童颜之鼻尖掠过一股清新的花香,额头顿觉舒爽。

    她听见勋灿说话的声音:“这个药膏很灵,一会儿就不红了,别担心。”

    童颜之:“嗯。”

    “嘻嘻,咯咯咯~”小米粒坐在婴儿车里,被人推着看看这里,摸摸那里,玩的特别开心:“咯咯咯~”

    童颜之放眼望去,目光变得无比温柔:“还想着给小米粒买初夏的衣服呢,结果我就是个胆小鬼,没见过世面,这么一吓,就被吓回来了。”

    阳光簌簌地落在她的小脸上。

    勋灿看得见她对小米粒的真心与温柔,看得出她是真心想要跟他好好过日子。

    虽然有时候,她提出的很多要求,让他觉得麻烦而折腾。

    但是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他娶的那个人,是圣宁……

    只怕在圣宁开口要求之前,他已经将所有能做的该做的都做了。

    所以……

    不是她要求的太多。

    是他根本没有尽到丈夫应尽的责任。

    既然,他已经决定彻底放下圣宁,好好过日子,还已经娶了童颜之,那么他就应该收起所有的情绪,努力试着完成丈夫应该去做的那些事情。

    他,对童颜之有责任,对这个家、这个婚姻有责任。

    心中腾起小小的抱歉,勋灿望着院子里的小米粒,温声对童颜之说着:“我军区也有步行街,只是没有予歌里面的那些国际大牌,你要是不嫌弃,我带你们去军区逛逛?”

    “好啊!”童颜之笑颜如花:“你都不知道,我在予歌停车场的时候,都不想下车,我觉得予歌里面的一切,距离我太遥远了!”

    “呵呵呵~”勋灿轻声笑了出来:“那就走吧!”

    勋灿上前将小米粒从婴儿车里抱了出来,走出院子的瞬间,牵起了童颜之的手,将他们一起带到自己的车前。

    这短短的一路,童颜之盯着他漂亮的手,脑子是空的。

    直到她抱着小米粒,忽然发现勋灿已经将车开出了小区,她才回过神来。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她望着他完美无缺的侧脸:“我是不是走了狗屎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