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代天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10章 角色番外:大山里的老人

    角色番外:大山里的老人

    百狗剩决定亲会苗王,希望能借后者的手营救林凌心,汉剑几经劝告后散掉阻拦念头,但坚持要四名恒门子弟随行照应,相对于数万人聚集的苗王城寨来说,双方死磕时多四名恒门子弟于事无补,他们顷刻就会被桀骜不驯的苗王精锐吞噬干净。

    百狗剩原本不想四名兄弟跟着自己犯险,毕竟此去苗王寨真是九死一生,何况他带够了毒物和毒药,完全可以抵御沿途的危险,除非对方是携带热武器远距离攻击,不然就是再来一场早上袭击,百狗剩也依然能够全身而退,甚至把袭击者全部毒杀。

    但汉剑依然固执地认为,四人尽管无法左右整个局势,但起码可以在沿途处理食宿和戒备,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以及琐事出现,也可以让百狗剩聚集精力照顾林凌心,最大限度保持百狗剩的精力跟体力,让他用最好状态去面对凶名显著的苗王。

    撇不过汉剑顽石一般的坚持,加上至少四个半小时的车程,他也确实需要信得过的兄弟帮忙,避免有什么意外忙个焦头烂额,于是最终答应汉剑带四人前行,不过百狗剩打定主意,距离苗王寨十公里时遣回他们,他始终不想这些老兄弟陪着冒险。

    百狗剩叮嘱汉剑一番之后,就马上带着四名赵氏成员出发,三部防弹车子很快从百花门离开,向数百公里外的苗王寨驶了过去,苗疆山路太多,天气又经常变幻,所以车子速度并不是很快,走了三个多小时,才进入苗王寨势力的辐射范围之内。

    “六十公里!”

    靠在后座的百狗剩瞄了一眼导航,眉头轻轻皱了一下,照现在的速度开下去,至少还要两个小时才能抵达目的地,也就是说华灯初上才会见到苗王寨,鉴于双方有过的流血冲突,夜色四合之际现身,很容易被苗王寨误会是袭击,一不小心就会死磕。

    百狗剩担心自己还没有见到苗王,就已经杀个血流成河或者死了,今晨的袭击,尽管查出活口身份属于三十六族,但他跟汉剑一样认定是苗王寨所为,所以天黑靠近容易生出变故,他不怕死,也知道自己死了会有恒门报仇,可他不能让林凌心死去。

    只是百狗剩也不想找一个地方过夜,汉剑乐观的认定林凌心还有四十个小时,而他却习惯性作着最坏最悲观的打算,二十五个小时,扣去在百花门筹备和这一路过来的时间,也就十九个小时不到,再熬一夜十二个小时,林凌心的危险变数就更大了。

    “咳、、、”

    就在百狗剩思虑一番决定直奔苗王寨的时候,也不知道是刚刚喂食了药物,还是车内暖气刺激了病人,暂时回升体温的林凌心忽然咳嗽一声,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清醒了过来,容颜一如既往的醉人,只是整个人疲惫的像是刚从水中捞上来似的。

    她见到百狗剩抱着自己,先是微微一怔露出讶然,随后幽幽一笑开口:

    “狗剩、、这是在哪里?我怎么了?”

    林凌心依稀记得百狗剩在山丘的示警,以及脖子遭受到不明物体袭击,至于后面的情况却是一无所知了,她问出一句后就努力想要挣扎坐起来,只是刚刚凝聚一点力气又涣散了出去,像是蛇皮袋倒回百狗剩的怀里,脖子传来的疼痛还让她嘴角牵动。

    百狗剩忙一把抱住林凌心,脸上带着又惊又喜的神情:“你别动,你别动,你受伤了,一动就会牵扯到伤口!”

    在林凌心温顺的停止坐起念头时,百狗剩握着她的脉门轻声开口:“你中了毒,这毒素会让你显得渴睡,寒冷,我一时半会解不开,现在带你去找一个老神医救治,估计还有两个小时抵达,在解毒之前,你最好不要乱动,安静地躺在车里休息。”

    “保存体力!”

    他握着林凌心脉门的手指,能够清晰感受到女人肌肤如水的冰凉,也知道她现在的醒来不过是回光返照,尽管现在体温回升一点还能有意识聊天,但再度沉睡的时候,体温必是加速降低,此刻算是在透支未来,所以他用空调毯努力裹住林凌心:

    “你睡一下,再醒来就什么都好了!”

    说这一句话的时候,他心里很是矛盾和纠结,情感上,他希望林凌心这样醒着,一起度过这艰难的时刻,感受生死与共的爱恋情怀,理智上,他又觉得林凌心还是养精蓄锐为好,这样才能让体温下降的慢一点:“好好睡一会,你一定会没事的!”

    “不,我不想睡,我想要醒着跟你在一起!”

    林凌心又轻轻咳嗽一声,借助脖子上的疼痛让自己恢复两分清明,她是一个冰雪聪明的女子,虽然百狗剩说的轻描淡写,但她还是能够猜到自己病情,连百狗剩都束手无策的毒素,天底下又有几个人能解?所谓老神医,也很大可能是神龙不见尾。

    求医,不过是死马当活马医!

    微微蜷缩身子的林凌心想透这一点,就咬咬嘴唇让自己变得更清醒点,不让寒冷和疲惫把自己陷入睡眠:“你我本来就很少时间聚在一起,你更是难得这样抱着我,不管你是不是因为伤势怜悯我,我都不想浪费这个相处机会,不然我会后悔的!”

    林凌心眨眨如醒醒美丽的眸子,一副楚楚可怜却坚定的样子:“你也不要说等我病好之后还有机会,我习惯性珍惜眼前的人眼前的事,从来不会过于奢望未来。”她伸出手指轻扯百狗剩的衣袖,柔声哀求:“百大哥,你就让我陪着你好不好?”

    百狗剩闻言迟疑了一下,想要拒绝却见到林凌心温柔的眼神,他只能无奈一叹:“好!”与此同时,他从怀中摸出一颗药丸,轻轻塞入林凌心的嘴里,随后又喂入一点纯净水,为了女人的心愿,他只能尽最大努力了:“我陪着你,一直陪着你!”

    林凌心嫣然一笑:“谢谢!”

    百狗剩没有再说什么,待服食完药物的林凌心躺了一会,他就小心翼翼把女人抱起来靠在身上,不知道说些什么的百狗剩,只能擦净车窗玻璃指着外面开口:“苗疆虽然有点偏僻落后,但风景真是不错,你看看,这景色,这苍穹,何等的震撼?”

    他绽放罕见的温柔:“待你好了,我带你去爬最高的山,让你看看十万大山的壮观!”

    林凌心眼神一柔:“只要跟你一起,做什么都无所谓!”

    百狗剩把女人搂在怀里,还握着掌心传递温暖,车队无形中慢了下来,两边的大山随之清晰,百狗剩抱着林凌心欣赏窗外的景色,正如百狗剩所说,苗疆景色怡人,转过一个狭长山道后,猛然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座高耸入云、傲然而立地山峰。

    在那山峰的四周,也有不少小地峰峦,如浪涛涌聚,虽然距离还有些遥远,期间还有薄雾遮挡,但百狗剩一眼便把目光锁定在,那座最高的山峰,直觉般的便认定,那,就是苗王寨所在地了,那股威凛天下俯瞰群峰的气势,是百狗剩认定的原因。

    他曾见过无数高峰,特别是西域之行,那里的雪峰之高,仿佛直入天庭,给人一种千里冰封的萧杀之感,但从气势上来讲,眼前这座山峰,给百狗剩的感觉却是最为独特,那是一种藐视苍生地傲气,和生命深邃的壮丽,两者相融合的特异感觉。

    此刻,正是太阳西移之时,阳光透过薄雾照在高耸山峰上,反射出隐隐毫光,使整个山峰看上去仿佛金玉雕就,有着说不出的庄严、凝重,靠在百狗剩身边的林凌心,微微挺直胸膛望着山峰赞叹:“这座山真巍峨啊,比阿里山要浑厚十倍!”

    百狗剩点点头回应:“确实巍峨,这就是我们要抵达的地方,还有两小时车程,咱们慢慢前行慢慢欣赏!”

    “嗯!”

    在林凌心的点头中,三部车子碾压着坚硬的黄泥路前行,此刻车队已经偏离省道,开始行走在偏僻小路,临近黄昏,一路上炊烟渺渺,鸡鸣狗吠,满是温馨,村人见到车队多少有些好奇,却也没有围观,该做什么做什么,一副宠辱不惊的态势。

    林凌心见到他们地怡然自乐,突然低声开口:“百大哥,我好羡慕他们……”

    “你在羡慕他们的时候,他们也在羡慕你的。”

    百狗剩嘴角勾起一抹笑意,轻声回应着怀中憔悴的女人:“你见到他们的悠然自得,与世无争,他们见到你的华丽奢侈,光鲜人生,所以彼此都没必要羡慕对方,不过若是你喜欢这种生活,等到你病好了,到百花门去,给你弄一块地一口水塘!”

    “种种花,养养鱼,天天可以过这种清闲的日子。”

    “真的吗?”

    林凌心闻言露出一抹喜悦之色,显然对这种田园生活真的向往,成长是岁月难免会让人变化,小的时候向往万人瞩目的舞台,现在却更追求平淡宁静的日子,只是她转瞬又生出一丝黯然,脸上带着一股无奈,歪着脑袋斜睨百狗剩开口:“那不好。”

    百狗剩诧异道:“为什么不好?”

    林凌心黑白分明的眸子露出不舍之意,声音轻柔而出,“你是恒门大将,还是百花门的主事人,前来苗疆也一定肩负着重任,你将来注定会很忙碌,怎么会有功夫陪我?不过有你心系的话,陪或不陪都一样,心如不在,天天伴着又能如何呢?”

    她说的平淡,却是自肺腑,再自然不过,百狗剩心下感动莫名,轻声开口:“等你病好了,我一定多陪陪你。”

    林凌心笑了笑:“真的吗?”

    说话之间掠过一抹疲惫,百狗剩见状慌忙回道:“真的,真的。”他知道现在地林凌心还是少动心思的好。

    林凌心嫣然一笑:“你答应了我,一定要记得哦!”“林凌心还坐直了身子,望着前方半晌才道:“以前我幻想过自己喜欢人的样子,可是每次构建的对象都有所不同,要么阳光了一点,要么高大了一点,要么性感了一点,总之,一直没有答案。”

    在百狗剩竖起耳朵聆听的时候,林凌心看着外面闪过的景色笑道:“可是见到你之后,我就发现,你就是我要找的对象,我也才发现,这世上真的有一见钟情,或许是你救了我,也或许是我对你好奇,总之,各种因素使然之下,心被你掳获了。”

    百狗剩安静的倾听,握着女人的手微微用力。

    林凌心轻轻咳嗽一声,看着一道炊烟微微发呆,随后幽幽一叹:“我早就对你倾心相许,只是你对我一直不理不睬,我在微薄上喊着嫁人,喊着不再更新,是因为失落,是因为难过,是因为你明知自己爱我,却依然不肯靠近我,连问候都没有。”

    在百狗剩尴尬一笑时,林凌心又补充上一句:“其实我知道你的想法,你无非觉得自己身份普通,而我被捧为女神高高在上,认为地位悬殊配不上我,以及觉得你我会因马家立场不同,相处下去最终没有结局,所以你要遏制自己爱我的情感!”

    林凌心抬头望着百狗剩,又沉默了片刻才开口:“其实你为何要考虑这么多呢?爱的简单一点纯粹一点不好吗?我喜欢你,并非是因为你地身手,也非是你的毒术,更不是你每天能杀几个人,我喜欢你,只是因为喜欢你这个人,而非别的!”

    女人的眼角有些湿润,轻咬嘴唇:“你为我做的事情,我为你做的事情,咱们何必分的太清?两人既然真心相爱,那就应该甜也吃得,苦也吃得,我若是因毒术无双喜欢你,那不是爱,你若是因为自己身份普通看不到未来离开我,那也不是爱!”

    “那最多只能算得上伟大……”

    百狗剩嘴角牵动一下,眼中淡漠消失无踪。

    林凌心见到百狗剩的样子,继续告知自己的心声:“所以你以后不要再动那些没用的念头,也不要想些一厢情愿的理由,你若是觉得忍痛离开我一件很伟大的事,那我会恨你一辈子,可我若是这一刻还不抓住你的话,我只会恨自己一辈子!”

    百狗剩霍然低头:“凌心,我……”感动的他想要把真正的原因告诉林凌心,让女神知道自己忌惮的是身体残缺,这注定无法给予她完整的幸福,即使不谈生理需求,但也无谓子孙后代吗?他这一生铁定断子绝孙,但林凌心不能跟着守活寡啊。

    只是还没有把话说完,林凌心就截住他的话:“不要感动也不需要说谢,你我之间,已经不需要用这些字眼,你心甘情愿为我,我亦如此,或许别人的理解不同,但心甘情愿四字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接着凄然一笑:“只是不知我病会不会好?”

    百狗剩微微挺直身躯,一脸坚定回道:“一定会没事的!”

    林凌心嘴唇轻咬:“万一要找的神医看不好我的病呢?”

    百狗剩目光变得深沉:“我觉得他一定能看好你的病。”

    见到百狗剩一本正经的样子,还有为自己担心的态势,林凌心感觉到脑海中一阵眩晕,被一种难言的幸福充斥周身,就在这时,车队忽然停了下来,在百狗剩眼里闪过一抹寒光的时候,对讲机传来赵氏成员的声音:“前方有个采药的老头摔倒了!”

    “一地药材挡住了去路。”

    百狗剩目光瞄向传来的即时视频,正见十多米之外的路上,一个看似六十多岁的苗家服饰老头,提着一个背篓颤巍巍站起,身高一米七左右,瘦瘦弱弱,看不出什么华贵气息,也不见不凡的态势,甚至左眼还有点残疾,也不知道是瞎掉还是弱视。

    在苗家老头的脚下,还倒着一把把药材,占了差不多大半的道路,车辆要通过只能碾压上去,看着苗家老头动作缓慢的捡起药材,百狗剩的眉头轻轻皱了起来,想要直接让车队碾过去却不忍,只是按照老头捡东西的速度,起码要浪费十五分钟。

    “百大哥,让人帮老人家捡捡药材吧!”

    或许是见到老人家人畜无害,也或许是看到对方可怜,躺在百狗剩怀里的林凌心犹豫了一下,最终轻声抛出一个请求:“看他样子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咱们帮帮他无所谓的,而且他是一个眼睛不好使的老人,摸摸索索也不知道捡到什么时候。”

    出于安全考虑,百狗剩原本是想安静等待老人让路再走,可是听到林凌心这一番话,又加上苗族老人确实不像坏人,于是就拿起车上的对讲机,让两名兄弟下车去帮忙捡拾药材,只是话还没出口,他的眼睛就锁定在屏幕上,锁定老人手中一株药材。

    “我亲自去帮忙!”

    百狗剩若有所思地放下对讲机,让四名赵氏成员高度戒备保护林凌心后,他就放下后者推开车门走了出去,绕过两部车子出现在老人面前,他向苗族老人淡漠一笑,随后动作利索把地上药材捡起,分门别类,一一放入和蔼可亲的老人的背篓里。

    老人眼里闪过一抹赞许:“小伙子,谢谢你!”

    百狗剩轻轻咳嗽一声:“老人家,我想跟你买这些药材,不知能否开个价?”

    老人抬头看着他:“你有病?”

    百狗剩叹息一声:“我没病!”

    “没病要药材干什么?”

    苗族老人用独眼瞄了百狗剩一眼,神情玩味的抛出一句:“不过你确实没病,听你说话,中气十足,气息通畅,动作也毫无停滞,身体没什么毛病!”随后话锋一转:“怎么?给家人求药?只是这些药可救人也可杀人,份量偏差就会要人命的!”

    “你要去未必会随心所愿!”

    百狗剩呼出一口长气,微微挺直身躯开口:“老人家,我学过一些医术,心里很清楚这些药材的属性,也知道它们的凶险,只是我有足够信心可以驾驭,你就放心把这些药材让给我吧,我愿意付出市价地十倍购买,希望老人家能够成人之美。”

    “财大气粗、、、自以为是、、、”

    听到百狗剩这几句话,以及前者摸出来的钞票,苗族老人脸上没有太多高价售药的欣喜,相反掠过一抹耐人寻味的冷笑道:“金钱或许可以买很多你想要的东西,换成其余地方也肯定能拿下这批药材,但在我这里不好使,这些药材,我不会卖你!”

    “别说十倍价格,就是一百倍,你也买不走!”

    在百狗剩脸色微微一变时,苗族老人又哼出一声:“看你帮忙捡拾药材的份上,我送你一个忠告,这大山里的人不喜欢你们这些权贵,你们欠他们太多了,车队前行搞不好会生出冲突,掉头回去吧。”他紧一紧身上的背篓:“记住,不要前行了!”

    “山多路险,会有生命危险!”

    百狗剩徐徐呼出一口长气:“老人家,我真需要这批药材!”他已经见到几株可以帮助林凌心解毒的药材,或许不能完全去掉她身体的毒素挽救性命,但多少是一点希望,所以望着苗族老人背影诚恳开口:“我需要药材去解我心爱女人的毒素!”

    苗族老人脚步微滞,正要回问什么,却见一名赵氏精锐闪出:“百大哥,林小姐又昏迷了!”

    他的言语带着急促:“她靠在窗户看着你,然后毫无征兆就倒下了,怎么叫都醒不过来!”

    百狗剩脸色巨变,转身就向车子跑去,很快冲到林凌心的身边,正如赵氏成员所说,刚才还闪烁眼睛的林凌心又陷入了昏迷,整个人裹在被子不受控制抖动,嘴唇和脸色也比来时更加苍白,他还清晰见到脖子有一道白色痕迹,一点点向两边延伸。

    “一线牵?”

    还没等百狗剩出手救治,背后传来一个讶然声音:“这娃儿怎会中了一线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