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代天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11章 角色番外:高姓大名

    角色番外:高姓大名

    一线牵?

    听到苗族老人这一句话,正要给林凌心施救的百狗剩微微停滞动作,扭头看着眼睛眯起流露讶然的老人,他从背篓中的珍贵药材判断出老人有点道行,可没想到对方能够一语道穿林凌心的毒素,虽然还没有得到佐证,但百狗剩眼里已经腾升出光芒。

    他转身下意识拉住老人的手腕:“老人家,什么是千里姻缘一线牵?”

    苗族老人没有理会百狗剩的发问,只是挣脱后者的手上前一步,在百狗剩的神情犹豫和赵氏精锐的戒备中,他一把握住林凌心冰凉的手腕,老人看起来实在老迈,一只手竟然微微颤抖起来,那只手瘦弱枯干,只见到青脉纵横,几乎可以隔皮见骨。

    百狗剩嘴角止不住牵动,这老人究竟行不行?念头转动之间,苗族老人已经捏住林凌心的脉门,短短一刻脸上却好像闪过了七八种奇怪的表情,好像是惆怅,又像是生气,还有了几分不信和惊诧,最后眉头紧皱,带着一抹刚才没见到的不怒而威。

    百狗剩低声问道:“老人家,究竟怎么了?”

    他不知道什么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也不清楚苗族老人有没有道行,但面对林凌心恶化的病情,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希望苗族老人有所作为,因此言语带着一股恭敬:“这就是我心爱的女人,体温慢慢下降,我索取药材是想稳住她的状况!”

    老人依然没有理会百狗剩,只是缓缓收回把脉的手:“看你也有点道行的样子,她快要死了你知不知道?”

    这句话问得很直接很残酷,尽管百狗剩对林凌心病情早有心理准备,但眼皮还是跳动了一下,随后握着林凌心的掌心开口:“我知道,她撑不了一天了,只是人谁不死?”接着心里闪过一抹欣喜,老人能探出林凌心性命难保,其造诣不可小觑。

    莫非他能解毒?

    在百狗剩脑海划过一个念头时,苗族老人也流露一股诧异,他见过太多人听到死亡时的反应,或者呆如木鸡,或者怨毒忌恨,抑或是自暴自弃,不知所谓,还有的忙于准备后事,给病人最后一个归宿,可像百狗剩这样淡定地人倒是很少见到:

    “她不是你女人吗?你无所谓她生死?”

    “她是我女人!”

    百狗剩摸出一颗药丸给林凌心吞下,随后在苗族老人的好奇目光中,他又言语平静地补充一句:“如果我无所谓她的生死,我就不会带着她来到这里,也不会高价向你购买药材,我会竭尽全力救她的,但真无力回天,我也只能勇敢面对她的离去。”

    百狗剩神情看似风轻云淡,但眼睛却总是扫向林凌心的白皙脖颈,观察那一根白色痕迹的蔓延,见到它散开的速度慢慢停滞,他凝重脸色才散去两分,他能够承受林凌心香消玉殒的后果,但只要她存有一口气,百狗剩依然会不遗余力的去解救她。

    见到百狗剩从容处之,苗族老人眼里划过一抹赞许,随后盯着百狗剩问道:“年轻人,你叫什么名字?”

    百狗剩客气回应:“晚辈百狗剩。”

    “百狗剩?”

    苗族老人喃喃念了几遍,看起来像要把这名字记在脑子里面,接着又一点林凌心脖颈蔓延的白线:“你的确有两下子啊,这女娃中的毒本来不可遏制,可是你却硬生生迟滞了白线的发作,要知道,白线侵脑,或入心,人必死,你能阻滞,了不起!”

    他始终没有解释什么是千里姻缘一线牵。

    百狗剩见到苗族老人道出白线的凶险,心里猜测再度得到佐证,于是踏前一步鼓起勇气开口:“老先生,你识得这种毒?不知能否援手一解?如果能够解毒,百狗剩愿十倍百倍报答,哪怕要我一命换一命,我也绝不皱眉,希望老先生能够援手一把!”

    苗族老人扫过百狗剩一眼,又看看车里昏睡的林凌心,随后淡淡抛出一句:“我当然能救她,只是我有很多疑问,这些疑问没有得到答案之前,我不会出手解这个毒,而且此刻手头没有药材,要想救这女娃,你就带她随我去三公里外的小诊所吧!”

    “还有十五个小时,足够你我做很多的事情!”

    百狗剩一脸欣喜:“一切依老先生所言!”

    十分钟后,车队抵达一处位于东边路口停下。

    随后七人步行到七百外的木质建筑,就是苗族老人所说的小诊所,只是在百狗剩他们眼里,与其说是诊所,还不如说一个破落的吊脚楼,除了门口一块刻有医字的厚实木匾、以及一条裹有红十字布匹的大黑狗外,建筑表面完全看不出是一个诊所。

    最重要的是,吊脚楼处于一个小溪旁边,虽然满足取水的需要,但距离主干道也有点远了。

    不过抱着林凌心走进去的百狗剩,刚刚抵达简单却整洁的院子,就嗅到一股股药材气息,环视一眼露出无尽讶然,吊脚楼下面的空地,堆放着一堆又一堆的珍贵药材,还有十几个被火痕沉淀的药煲,首乌、龙涎香、冬虫草等混合气息清晰可闻。

    这老人哪里搞来这么多珍贵药材啊?

    微微停滞脚步的百狗剩是绝对不相信,一个苗族老人能够只靠自己挖出这么多价值不菲的药材,而且还如此无所谓的堆放在吊脚楼下,于是抱着林凌心前行的时候,他向丢给黑狗一块腊肉的老人问道:“老人家,刚才只顾病人,还没请教你大名?”

    “我的名字?有点久远了、、不过还记得、、、”

    老人淡淡一笑:“孟屠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