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代天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12章 角色番外:有趣的世道

    角色番外:有趣的世道

    阳光透过天空的重重迷雾,薄弱的落在破旧吊脚楼上。

    柔和的光芒斑斑驳驳洒在屋顶和缝隙,让整座建筑多了一抹说不出的明亮,也让百狗剩和林凌心的笑容变得明媚,躺在年代久远竹床的林凌心,脸色依然苍白和憔悴,但美丽眸子中闪烁的光芒,却昭示她熬过了危险期,她阴差阳错的捡回一条命。

    坐在她身边的百狗剩一改往日淡漠神情,挂着一丝发自内心的生还喜悦,那种感觉就如心爱的东西失而复得,如非理智不断提醒着他,他怕是要抱住林凌心热吻起来,饶是如此,依然能够让人感受到如火情绪,林凌心也是一脸春风,无尽温柔。

    嗅到女人身上散发的麝香气息,百狗剩深深呼吸一口长气,努力平静情绪后就捧起一个保温瓶,用汤匙把熬好的药材肉粥轻轻搅拌,随后喂入林凌心嘴里:“这是我熬的药粥,来,多喝点,暖暖胃,也让身体多点热量,这样,你才会更快好起来!”

    “嗯!”

    林凌心笑容甜蜜应了一声,喝下大半药材肉粥后开口:“世事还真是难料,不,应该说苗疆真是藏龙卧虎,路上随便撞见的一个老人,竟然能够化解我身上的毒素,不用再舟车劳顿去找什么神医,真是老天厚爱!”话到这里,她想起什么尴尬一笑:

    “百大哥,我不是说你无能,千万不要误会!”

    她一握百狗剩的手:“你永远是我心中的神医!”她恼怒的拍拍自己额头,感觉这话怎么说都不对,前面像是说百够剩医术不如一个路人,后面则有同情安慰的意味,嘟着小嘴补充:“百大哥,对不起,我越说越错,只是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百狗剩见到她懊恼的样子,脸上笑容变得更加旺盛,把一勺肉粥送入她嘴里后,轻声一笑:“放心吧,我知道你的意思,而且我医术确实不如这位老人,忘记告诉你了,他其实就是我要找的神医,他为了更好悬壶济世,早早从深山中搬了出来!”

    在林凌心的讶然之中,百狗剩端着碗走到窗边,打开一扇正对大门的狭长窗户,诊所一改那晚的死寂,林凌心的视野中,二十多个苗人进进出出,一个个没有太多言语和动静,但脸上都带着感激的神情,百狗剩向林凌心一笑:“今天病人算少了。”

    “你昏迷的这两天,高峰期有五十多人看病。”

    林凌心闻言轻轻点头,美丽眸子更加清亮,随后用掌心贴贴脸颊,感受差点失去的温暖:“想不到他就是神医,真是巧啊,待我身体好了,一定要好好感谢他!”接着,她犹豫一下抛出一句:“百大哥,我算是捡回一条命,还是暂时病情好转?”

    百狗剩握着汤匙的手微微一滞,来到诊所的那一晚,独眼老人就给林凌心进行针灸,把脖子上的白线死死遏止住,随后又连夜配药熬药,在隔天上午把药物灌入林凌心嘴里,让体温降到三十的林凌心吐出大堆雪白颗粒,身体温度重新升到三十三度。

    经过每隔两小时的灌药以及百狗剩全天候照顾,林凌心的体温最终回升到三十六度,也让她在这早晨醒了过来,从表面症状和百狗剩的诊断来看,林凌心算是从鬼门关捡回一条命,只是百狗剩不敢出言保证她完全没事,因为老人的身份让他忌惮!

    孟屠光!

    虽然苗族老人没有道出自己真正身份,但百狗剩还是能从对方的名字、解毒的高明、药材的昂贵判断出,独眼老人十有八九就是声名显赫称霸一方的苗王,只是高高在上的苗王应该在苗王寨享受万众瞩目啊,怎会跑到这地方开个小诊所度日呢?

    百狗剩看不清这一点,也不知苗王是否绵里藏针,所以他无法保证林凌心完全没事,当然,他也没有对苗王先下手为强,他就一边感激着苗王对林凌心的施救,一边高度戒备可能存在的危险同时让汉剑查探苗王的变故,他想要找出一个答案。

    只是看着林凌心憧憬的目光,百狗剩又把残存的担心压了下去,脸上绽放一抹柔和笑意:“你已经脱离危险了,只是身体还有点虚弱,需要在这里静养些日子!”他一握女人的手:“你刚从鬼门关转了一圈,这里环境又还不错,你就安心待几天吧。”

    “等身体复原,你再回台湾!”

    “回台湾?”

    林凌心闻言微微低头,随后笑着回应百狗剩:“我暂时不回台湾,我会让经纪人暂时搁浅演唱会以及其余工作,我要在百花门住上三五个月!”再度经历生死一线的女神,对功名利禄已经看淡很多,更多在意真真实实的情感和平淡幸福的日子。

    为了不给百狗剩带来太大压力,林凌心还伸手一摸自己的脖颈,绽放一抹笑容补充:“怎么也要等我伤口痊愈,我才能出去见人,不然记者会疯狂的追根究底,再说了,你答应过我,在百花门给我找一块地,种花养鱼,你该不会食言了吧?”

    百狗剩闻言尴尬一笑,他确实希望林凌心忘记两人有过的交流,当时生死一线很多都是不切实际的承诺,但随后又恢复平和的神情:“哪会食言,只是以为你工作繁忙,无法耗费太多时间,你如喜欢百花门,别说三五个月,就是三五年也无所谓!”

    “待你身体好点,我马上带你回百花门!”

    百狗剩心里已经作出了决定,回到百花门的时刻,也就是他向林凌心摊牌之际,无论天意是否再度弄人,他觉得事情总是要解决,不管结局有多么伤心多么痛苦,林凌心没有捕捉到百狗剩眼中划过的忧郁,幽幽一笑,靠在百狗剩身上一脸幸福:

    “这可是你说的!”

    “今天天气不错,你可以陪着她晒晒太阳!”

    还没等百狗剩出声回应什么,这时,房门忽然被人轻轻敲响,随后就见视野多了一抹开阔,缠着头巾的独眼老人靠在门框上,手里叼着一个没有点火的烟斗,冷眼看着相拥的幸福两人:“再好的药,也比不过头顶的太阳,还有乐观的心态。”

    此刻,外面已经不见人影,显然病人都已经看完回去,林凌心和百狗剩的视野中,只有那条大黑狗在追逐蝴蝶玩耍,阳光正好,微风正轻,这时候的确适合出去晒太阳,林凌心嫣然一笑:“谢谢老人家提醒,我们待会就出去走走,谢谢你救了我。”

    “我是医生,救死扶伤,份内之事!”

    独眼老人叼着烟斗的嘴吧嗒一下,掠过林凌心的眼神比百狗剩平和很多,毫无疑问,他觉得林凌心没什么威胁:“而且我相信你不是什么坏人,不会让我一腔心血白费!”随后,他把目光转到百狗剩脸上:“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记咱们有过的协议!”

    本来独眼老人早就要询问百狗剩一些东西,无奈林凌心当时情况紧急生命垂危,于是就先忽略协议救人为主,如今林凌心从鬼门关上走回来,孟屠光自然要转回正题,听到苗族老人这一番话,百狗剩脸上没有为难没有耍赖,相反无尽的坦然:

    “老人家想要知道什么,尽管问,只要百狗剩知道的,可以告知的,一定知无不言。”

    百狗剩心平气和展示自己态度,其实他到现在都无法判断,孟屠光是否知道他为百花门主事人的身份,更不清楚说出自己来历,会不会让老人立刻翻脸,只是对方出手救了林凌心,他总是要坦诚相待的:“不能告知的,我愿意用其余方式弥补。”

    苗族老人眼睛微微一眯:“不能告知的?”

    “汪汪汪!”

    还没等百狗剩出声解释什么,门口就传来一阵狗叫声,百狗剩三人扭头向声源处望去,只见大黑狗已停止追逐蝴蝶,冲在大门口狂叫不已,视野中,一个苗族服饰的男子倒在地上,大半张脸颊贴地辨认不清,但抖动的身躯却能昭示他遭遇凶险。

    他的右手还在栅栏上留下一个血印,在柔和的阳光中显得很是刺眼,虽然看不清来者面貌和状况,但从血液的浓度,以及不受控制的抖动,他的情况很不乐观,在百狗剩闪过这个念头时,苗族老人已经握着烟斗翻了出去,速度之快就如林中猎豹。

    毫无疑问,他对苗人有着深厚情感。

    百狗剩见到外面发生状况,就抱着林凌心走到楼下探一个究竟,看看自己能否援手帮点忙,百狗剩把林凌心放在带来的轮椅上,盖上一条空调毯子后就缓缓前行,此时苗族老人已经半跪在来者身边,用苗语低呼两声却不见回应,对方像是死了一样。

    在孟屠光伸手搀扶对方时,百狗剩捕捉到对方怀中寒芒闪现,他眼皮一跳,喝出一句:“小心。”

    百狗剩甫一提醒,地上那人已经弹起,一刀划向孟屠光的脖颈,距离十多米的百狗剩瞳孔爆缩,没想到来者目标真的是孟屠光,地上那人跳起之时,栅栏两边也是人影闪现,一批黑衣人压了过来,孟屠光在袭击者单刀划出一刻,从容退后一步。

    可刀光如电,早就蓄谋已久,转眼叮当一声轻响,利器已经架在孟屠光带有银饰的脖颈之上,却没有立即劈下去,林凌心下意识尖叫一声,只是一声喊,已经有人向百狗剩这个方向望过来,见到一男一女站在吊脚楼下,目光带有阴冷和不屑。

    持刀威慑住孟屠光的中年男子微微偏头,二十多名黑衣人中分出两人,提着利器向百狗剩的方向走来,脚步缓慢,并不急于过来追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百狗剩目光微微眯起,把林凌心的轮椅转到身后,同时,手里悄悄夹起四枚染毒银针。

    他有点后悔把四名赵氏精锐遣回,不然就可以更从容一点对敌。

    刀光闪烁,映着阳光落在孟屠光的脸上,死神临近,孟屠光脸上只有一抹讶然,却没有惊惶之意,流露出应有的上位者风范,他轻描淡写的问道:“你们是谁?”随后他又冷哼一声:“你不是苗人,不过对我了解倒是很清楚,知道我对苗人感情!”

    这些人都没有戴面具,只是清一色服饰清一色武器,就连发型也是一样,但对孟屠光而言,却都是陌生的面孔,他一直在苗疆活动,对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熟络,陡然见到二十余名来历不明的黑衣汉子,还一个个裹着杀气,眼神开始变得玩味。

    持刀劫持孟屠光那人相貌普通,除了一身苗族服饰无明显的标识,他听到孟屠光出声询问,淡淡一笑回应:“不愧是十万大山之主的苗王,这份眼力着实让人佩服!”他又抛出一句:“没错,我是百花门子弟,今天过来,是百门主请你去山门一趟!”

    “共商苗疆和平大业。”

    他声音虽然平和缓慢,但不远处的百狗剩却能听的清清楚楚,不由脸色微微一变,除了孟屠光的苗王身份得到佐证之外,还有就是没想到有人假扮百花门子弟来袭击,这摆明就是要挑唆两者的关系,赵氏不畏惧苗王寨,但也不允许被人挑拨。

    在百狗剩眼里掠过一抹寒芒时,孟屠光却诧异问出一句:“百门主是谁?乐神子不是死了吗?”

    持刀那人冷冷开口:“看来苗王不问世事很久了,不过不要紧,我可以告诉你该知道的事,乐神子确实早死了,徒子徒孙也灭的差不多了,奇经门也改名换姓了,只是山门还在,此时叫百花门,恒少旗下大将,百狗剩主持大局,四方尊称百门主!”

    在孟屠光微微偏头的时候,持刀男子又补充一句:“百门主来苗疆不是打酱油,也不是单纯的重振百花门,他是要一统苗疆的,他代表恒门驾临十万大山,就想要尔等妥协臣服,苗王若是识相的话,早早的归顺,如果不然的话,只怕要遭灭顶之灾。”

    在他这一番言语中,百狗剩的眼睛越发眯起,神情也格外平静,但心里却不由暗自惊凛,他当然知道自己没有派人来抓孟屠光,更不会对苗人说这种激起民愤的话语,可事情发生了,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有人搞鬼,究竟是谁挑拨双方渔翁之利呢?

    他原本想过踏平苗王寨的想法,此时因这批人冒起变得慎重,这时,走来的两名黑衣人已经到了百狗剩的身前,见到百狗剩、林凌心还是不动,只以为他们是吓傻了,正要一刀杀掉两人时,他们却见到林凌心的绝色容颜,心里一动,随后喝道:

    “走,进去!”

    显然,他们对两人另有打算,这打算不便光天化日之下,百狗剩见到自己和老人距离尚远,知道这样出手解救困难,即使能够杀掉劫持的男子,但也会让孟屠光受到伤害,所以扫过两人服饰一眼,又见到他们对林凌心的猥琐目光,颤声开口:

    “别……杀……我们……”

    他一边颤抖着说话,一边拖着轮椅向后退,装成被两人威迫退向吊脚楼后面的杂物房,林凌心虽然不知道百狗剩的意图,但她相信百狗剩会保护自己,因此也装作后怕样子后退,两名黑衣男子向同伴得意一笑,随后握着利器脚步轻飘压上去、、、、

    这时,孟屠光扫过渐渐消失身影的百狗剩两人,眼里掠过一抹光芒却不动声色,随后对身边持刀男子一笑:“百门主还真是霸道啊,刚来苗疆没几天就想要一统十万大山,可就算他要一统天下,要找的也不应该是我呀,我都不问世事快三年了。”

    “若是百门主真的想要征服苗疆,应该去苗王寨找天纵、天蝎、天骄才对。”

    尽管他的脖子被利器紧紧贴着,但孟屠光却毫无畏惧之色,脸上皱纹还一一绽放开来,冲淡些山路上的重重杀机,持刀男子冷笑一声:“他们,自然也是百花门目标,只要把苗王请到山门,苗王寨三大护法自然会来找你,也会一一答应我们的条件。”

    孟屠光脸色一冷:“你们以为只凭这卑鄙的手段,就会让苗王寨屈服吗?你们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持刀男子一笑:“成王败寇,苗王还是老实点好!”

    孟屠光淡淡开口:“若是不老实呢?”

    “那就莫怪我无情了。”

    持刀男子也是一个狠角色,话音落下手腕一翻,刀锋又压进孟屠光脖颈几分,孟屠光忽然放声大笑:“哈哈哈!”

    话音未落,人已向后倒了过去,像是一个倒空的蛇皮袋,轻飘飘的抓不住,持刀男子神情微微一怔,却是毫不犹豫的砍了下去,只听到叮的一声响,利器落在孟屠光手中的烟斗上,烟斗断成了两截,孟屠光却借机滚了出去,脱离出对方利器范围。

    持刀男子喝出一声:“围住他!”

    孟屠光虽然从他的刀下逃了出去,可周围还有他二十多名手下,不怕一个老头跑了出去!

    “嗖嗖!”

    就在黑衣男子一紧手中利器要压上的时候,只见一个人影从后面旋风一般窜了上来,相似的服饰让黑衣人认为是自家伙伴,当下脚步微滞侧闪空间给对方通过,只是他刚刚从两人中间穿过,两人就身躯一震,动作全部停滞,眼里还带着难于置信。

    “篷!”

    下一秒,两人咽喉破裂,溅出一大股鲜血。

    “苗王,小心!”

    百狗剩一招得手,还站到孟屠光的面前,随后左手一探,已经扭断一名袭向苗王的敌人手腕,接着一把夺下刀来,端是又快又狠,喀嚓一声响,那人惨叫还没有出口,只见到刀光一闪,人头滚落,百狗剩既已出手,就是绝不留情,左手一抛。

    利器又射入另一人胸膛!

    弹指之间,百狗剩就杀了四人,尽管是出其不意,但依然昭示出他强大的战斗力,其余敌人见到四名同伴惨死,又见到百狗剩身上穿着黑衣,马上意识到这家伙是扮猪吃虎,也就判断出威迫他们进入吊脚楼的同伴凶多吉少,当下变得义愤填膺。

    持刀男子更是脸色一沉:“杀!”

    指令一下,残存敌人蜂拥而上。

    百狗剩把苗王一扯转到自己身侧,随后握紧手中利器不退反进冲入敌群,他身经百战,还能够安然无恙,实在是因为瞬间看清形势,选择最有利于己的选择,敌手一共有二十四人之多,除去死在他手里的六人,还有十八人,他以寡击众,当求战决。

    而且他一定要保住孟屠光的安全,不然自己的出现会让敌人更加借题发挥,百狗剩抱着这个念头,出刀毫不留情,两人本来冲上要抓孟屠光,结果百狗剩蓦然一转,手中利器猛地刺出,两人下意识抬刀一挡,当当数声,百狗剩的利器尽数被对方挡回。

    “啊——”

    只是还没等他们露出得意,百狗剩袖中就射出四枚绣花针,嗖嗖数声,绣花针一闪而逝,举刀两人还没辨认清楚,眼睛就被针尖刺入,全场顿时响起凄厉的惨叫,身躯摇晃之中,百狗剩反手劈出两刀,一一砍在他们胸口,血如泉涌,翻身摔倒。

    又是两名同伴惨死,鲜血淋漓,这让残存敌人脸色凝重,本以为这次袭击苗王不会有太多变数,情报也显示苗王除了毒术厉害一点之外,身手随着年纪变大惨不忍睹,他们也观察了好几天,苗王确实老态龙钟的趋势,身边也没有什么高人保护。

    可如今,百狗剩大杀四方,让他们呼吸变得粗重,就是这一瞬间,“嗖!”百狗剩手中利器再度斩下,从另一名敌人的脖颈处砍下,咔嚓一声脆响,这一记斜劈竟然将他连肩带身子砍成两片,五脏流淌一地,惨不忍睹,残存敌人脸色一变连退三步。

    持刀男子也脚步连换,顾不得再抓孟屠光,向后跳出了四五米,跟其余同伴散开个半圈对着百狗剩,想要下令攻击,可见到百狗剩凶神恶煞般持刀而立,山风一吹,杀气浮动,他的嘴角又止不住牵动,当下只能喝出一声:“朋友,你是什么人?”

    “你要跟百花门作对吗?你要跟恒少为敌吗?”

    百狗剩淡然开口:“你既然是百花门子弟,如何认不出我的身份?”

    此时,苗族老人一笑:“他叫百狗剩!”

    听到百狗剩三个字,持刀男子脑海中突然闪过惊惧的念头,伸手一指喊道:“你就是……”他声音颤抖,已经不能说下去,在孟屠光玩味的笑容中,百狗剩握着染血利器,冷笑一声开口:“你们冒充百花门手下,没想到假李鬼碰到真李逵了吧?”

    “撤!”

    不等百狗剩的话音落下,持刀男子猛地喝出一声,同时掉头就跑,其余黑衣男子也霍然四散而逃,护着孟屠光的百狗剩微微一怔,似乎没有想到这些人说逃就逃,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见到众人分散,追赶不及,手中利器呼啸脱手,盘旋而出。

    “扑!”

    只听一声刺耳巨响,利器狠狠打在一人的背部,直接把后者砸飞出去,摔倒在地吐出一口鲜血,想要挣扎起来却失去了力气,对方像是惊弓之鸟四处逃散,百狗剩来不及尽数诛杀,只想再留下一个活口,这样就有机会从对方嘴里问出幕后黑手。

    所以刀出如电闪,那人如何躲闪的过?只是有点遗憾领头者跑得太快,眼看十多名黑衣人就要逃散,陡然间百狗剩眼中闪过一抹讶然,只见到一人突然倒地,像是喝醉了一样,这人摔倒有如传染一般,其余敌人跑出一会,也都摇晃着摔倒在地。

    本来若是一两人如此,那还可能是跑得太急绊倒,但是十多人包括领头男子都倒在地上,情形怪异就不知道怎么说,随着几声闷哼,跑路敌人全都倒下了,陡然间,整个山间已经充满了阴森森的鬼气,百狗剩握着利器冲出十余米,扫视地上的敌人。

    百狗剩瞥见最先倒地者脸色铁青,双目圆睁口鼻流血,竟然已经失去了生机,不由大吃一惊,他又踏前七八步,所过之处见到的敌人,惨死症状完全一模一样,领头男子还残存一口气,只是再也没有开始的霸道,脸上唯有无尽惊惧和恐慌。

    “砰砰砰!”

    在百狗剩靠近的时候,他猛地身躯一挺,胸口爆出七个血洞,随后脑袋一歪死去。

    百狗剩心里微微一震,握着武器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了咬着半截烟斗的孟屠光身上。

    苗族老人还是望着他,脸上笑意依然和蔼,可在百狗剩眼中,此人已经是魔鬼无异!

    蛊毒,这些人中了蛊毒!而且是中了无药可救的蛊毒,十多名强悍敌人无声无息横死,还是连他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中毒,百狗剩知道方才就算自己不出手,这些敌人只怕也是无一能够活命,百狗剩深深呼吸一口长气,暗自查看自己是否也中毒。

    “百狗剩?百花门主?”

    此时,孟屠光挥一挥烟斗,笑容带着玩味:“这世道,还真是有趣。”

    “走,进屋,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