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代天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13章 角色番外:有情人终成眷属

    角色番外:有情人终成眷属

    深冬的澳门,依然没有太多彻骨寒冷,只是延续着上季的秋高气爽。

    何家主事人的权力交接以及恒门的进驻,并未使这座享誉国际的赌城发生什么显而易见的变化,或许政治跟杀戮这玩意离大多数人太遥远,通往何家花园的那条主干道,同样保持往日的安宁和幽静,似乎它注定不会改变,只是书房多了几个身影。

    其中一人,正是从京城过来的赵恒。

    “恒少,青官好像还有点抗拒,要不婚事往后推些日子?”

    在沙发正中位置的赵恒两侧,是乔胖子、小笑、越小小和林欢媛等几人,此刻,乔运财正捏起滚烫的茶杯,把醇香的大红袍倒入嘴里:“他跟可人感情还是不错,可不知道为什么,提到婚事就多少不自然,眼里还有抗拒,我感觉他有结婚恐惧症!”

    他一针见血:“怕是李清幽当时留下。”

    在林欢媛把几碟点心放在三人面前的时候,越小小扭扭脖子坐直身子,善解人意的抛出一句:“这也怪不得他,当初他跟李清幽谈婚论嫁就差临门一脚了,结果却因圣父出现扰乱了好事,让他遭受男人最大的精神折磨,心里难免会抗拒婚事!”

    赵恒不温不火地开口:“你们多跟他聊聊,让他知道可人不会辜负他的。”他的目光闪烁一抹光芒:“我知道他对婚姻有恐惧,也知道他需要时间消化阴影,可这一场婚礼事关重要,他和何可人不补这场婚礼,何夫人就睡不好觉吃不好饭。”

    他百忙之中抽身前来澳门有两件要事,一是再度奠定小笑在澳门的地位,二是参加宋青官和何可人的婚礼,退出华国的何夫人没有太多要求,唯一希望就是春节前给女儿和青官举行婚礼,似乎只有两人走入婚姻殿堂,她才能睡一个安稳觉。

    赵恒知道这一点,也为了她远离澳门,所以尽力成全她。

    乔运财靠在陷下去的沙发上,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笑意:“我跟他聊过很多次了,但总是无法打消他本能抗拒,他怕临门一脚又有什么变故,当初的李清幽给他心理带来太大阴影了,对了,他昨天还跑去黄大仙庙了,说是去山上静心三四天。”

    越小小补充一句:“他还希望我们不要找他!”

    林欢媛讶然失声:“静心三四天?他大后天都要结婚了,这摆明就是逃婚啊!”

    在乔运财和越小小苦笑一声时,赵恒眉头轻轻皱起:“可人怎么想的?”

    小笑知道这是向自己发问,声音一如既往平静:“她执意如期举行婚礼,她说请帖都已经散下去了,这时说延迟婚礼不仅浪费人力物力,还会让何家成为外人的笑话,我对何家声誉没有太多在乎,但她却很是珍惜,而且她说相信宋青官会娶她!”

    说到这里,小笑叹息一声:“其实我知道,这些都不是她的理由,她真正惧怕是她母亲生气,担心生出变故恶劣了双方关系,毕竟何夫人精神遭受多重刺激,谁也不知她会作出什么事,于何可人来说,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想双方受到伤害。”

    听到这一番话,赵恒眼睛微微眯起,思虑一番后开口:“那就如期举行吧!”他端起滚烫的茶水,低头抿入一口补充:“李清幽虽然给老三带来不小伤害,但我相信他能够压制住那份恐惧,现在逃避只不过是本能反应,我也相信他不会让我们失望!”

    他作出最后决定:“一切按照原计划进行!”

    越小小迟疑了一下,但最终点点头:“好,我来安排!”

    确定婚礼如常举行之后,整个书房的气氛轻松了两分,何子华昔日布置厚重的书房,如今成为了小笑的阵地,只是后者并没有改变太多,赵恒环视四周一眼,见到何子华痕迹就暗中感慨一声,随后恢复平静望向越小小道:“百狗剩情况怎样?”

    上次跟老爷子一番推心置腹之后,作出最终决定的赵恒除了四处布局稳住华国局势之外,更多精力放在未来总统竞选上面,所以对苗疆的关注度少了些许,此时趁着宋青官婚事的空档,想要知道百狗剩最近的状况:“有没有把孟屠光拿下来?”

    越小小似乎早料到赵恒这问题,幽幽一笑接过话题:“他没有把孟屠光拿下,也没有对苗王寨大开杀戒,相反,他跟孟屠光成了忘年交,他还从苗王手里学了不少东西!”在赵恒脸上露出一抹茫然时,越小小补充上一句:“苗王救了林凌心!”

    赵恒淡淡问道:“独眼老头真是苗王?”

    越小小重重的点头,拿起茶壶给赵恒倒上一杯水:“没错,百狗剩和林凌心半路遇上的老人,就是从苗王寨出来开设诊所的苗王,根据最新最可靠的情报,他三年前就把事务交给三大护法,平时也很少回城寨生活,更多是呆在诊所为苗民治病。”

    越小小显然深入了解了情况:“他之所以做出这个选择,是因为三年前苗疆出现瘟疫、他出城去采药的时候,恰好遇见近百名奄奄一息的底层苗民,这些苗民无权无势也没价值,这注定他们无法跟寨中苗民享受同等待遇,也就注定他们自生自灭。”

    “孟屠光对官方充满敌意且心狠手辣,但对苗民却从来都是一视同仁!”

    在赵恒转着茶杯的时候,越小小补充上一句:“所以见到底层苗民无法共享资源,他就一怒之下搬离城寨,开设诊所为底层民众服务,为了隐藏自己真实身份,他还对自己容貌做了改变,要求三大护法不得泄露自己行踪,并让他们行使苗王权限。”

    乔胖子眼睛微微眯起:“这苗王有点意思!”

    赵恒嘴角也勾起一抹玩味笑意:“确实有点意思,从百狗剩初始传回来的消息,以及鱼玄机昔日获取的情报,我以为孟屠光就是一个四肢发达嗜杀如命的大魔头,铁了心要百狗剩不惜代价把他拿下或者铲除,想不到他还有怜悯苍生的同情心。”

    “最可贵的是,他对苗民一视同仁!”

    乔运财眼里闪烁一丝光芒:“这是苗王的人性光辉,但也是他身上的致命弱点,捏住他这一点,苗疆局势完全没有悬念!”他的胖脸流露一股失望:“我还以为苗疆会有一场旷古绝今的恶战,没想到孟屠光却是这样一个对手,我该高兴还是遗憾?”

    乔运财心里很清楚,一个视生命如草芥的孟屠光,或许还能跟百花门过过招,在一亩三分地捞点对话权;而怜悯苍生的苗王却绝对不是赵恒对手,这一战已经没有太多悬念,苗王寨迟早会从苗疆地图上抹掉,苗王也注定凶多吉少,所以他有点可惜。

    随着恒门在华国越来越位置显赫,特别是赵恒决定站立华国巅峰,反对的声音和势力就变得消散,没有人再敢对赵恒打打杀杀,就连指指点点都微乎其微,连带他这个好兄弟也变得受人尊敬,生活相比昔日可谓平静至极,这让胖子感觉到几分无聊。

    他有点怀念当初刀光剑影的时光。

    此时,越小小却是一笑:“恶战还是有的,但不是我们跟苗王之间,而是跟一股不明势力的较量,在百狗剩和林凌心遭遇一伙面具男子袭击之后,又有一伙黑衣人假扮百花门子弟袭击苗王,小诊所留下足足二十四条命,不过百狗剩他们都没事!”

    “还让苗王亲自见证了阴谋。”

    赵恒眼里跳跃一丝杀机:“假扮百花门子弟?”

    他很快领悟到事件的本质:“有人想要百花门和苗王寨相互仇杀?”他冷哼一声:“只可惜他们没有想到,百狗剩会和苗王撞在一起,这也算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只是不知这批是什么人,为何要两边挑拨?百花门和苗王残杀对黑手有什么好处?”

    越小小轻声开口:“百狗剩和苗王正在查探,相信很快会有结果!”

    “告诉百狗剩,不惜代价挖出对方!”

    赵恒的眼神多了一份凌厉,语气也涌现数月来难得的杀机,他不在乎背上袭杀苗王的黑锅,但不希望为他人做嫁衣:“一定要让黑手付出代价,十倍百倍地偿还,要彻底杜绝顶着恒门幌子搞事的现象,我不在乎背黑锅,但不能被人当枪使!”

    越小小点点头:“明白!”

    乔运财端起茶水喝入大半,随后挺直庞大身躯一笑:“哥,你也不用太揪心苗疆局势,苗王都不足为虑,其余宵小更是跳不了多久,如果你实在担心,等老三的婚事之后,我亲自去一踏苗疆,有我,百狗剩,汉剑和周琪轩,足够压住一切跳梁小丑。”

    赵恒摆摆手:“不用了,整个苗疆能让我忌惮的只有苗王,如今苗王不成敌人,反成百狗剩的忘年交,没了这个大劲敌,我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哪怕苗王不援手百狗剩,他也有足够势力处理现在局面,何况对方踩到苗王头上,苗王也会有动作。”

    “此消彼长,苗疆平定只是时间问题!”

    他手指点一点外面:“咱们安心观礼吧!”

    乔运财无奈一笑:“明白!”

    也就在这时,一个电话打入了进来,越小小戴上耳塞接听片刻,随后向众人一笑:“青官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