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代天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16章 角色番外:天下太平

    角色番外:天下太平

    “篷!”

    当前面一排敌人惨叫着摔倒在地、百狗剩还没看清什么武器时,孟屠光左手再度一拍黑色箱子,只听到天地间嗡的一声响,刺激着百狗剩的耳朵,他感觉像是千人一起扣动了弩机,数不清地黑色铁钎在那一刻,同时疾射出去,诊所好像突然暗下来!

    有谁能想象千支铁钎破空的场面?人吼、刀啸、风声那一瞬间,都盖不住黑色铁钎的破空之声,天地间也随之一暗又明,铺天盖地的黑色锐物,顷刻就到了其余敌人的面前,杀气盎然,百狗剩本是冷漠如冰,但是见到万矢飞天时,嘴角依然牵动。

    那份速度,那份力道,简直如天地之威,无法抵御。

    黑色铁钎怒射,尖端闪烁凌厉杀机,不知要夺去多少人的性命,百狗剩心中生出一丝感慨,怎么也没想到,这深山老林会出现这种大杀器,孟屠光看起来人畜无害,对待前来就诊的病人时也和蔼可亲,可真正动起手来,却没有一丝手软迹象,

    百狗剩目光凝重,敌人却是眼神骇然,像是待宰羔羊承受杀戮,只有孟屠光,冷漠无情地看着眼前一切,嘴角还带着一丝冷冷笑意,他好像一条毒蛇,等待猎物许久,雷霆一击,为的就是让对方万劫不复,他还把目光落在远处五尺男子的身上。

    孟屠光果然不同凡响。

    黑色铁钎破空,诊所的空地,杀机滔天,看着不断倒下的同伴,悍不畏死的面具男子眼中终于露出惊恐之色,只听到嗤嗤声响,似乎要撕裂耳膜,然后就见到铁钎电闪,打中了胸膛,打断了肋骨,穿过了背部,一道道血雾喷射而出,漂染了草地。

    黑色铁钎带血飞出,甚至能杀死第二名敌人。

    面具男子再勇再猛,再是视死如归,也是难于坦然面对铁钎破空,看着一批批同伴如刺猬一般倒在血泊中,他们如潮的攻势终于止住,事实他们也都损失惨重,两轮铁钎过后,只有八人还活着,残存的面具男子不仅勇气渐退,而且失去进攻之心。

    “趴下!”

    五尺男子见到眼前场面,一颗心猛地沉了下去,脸上笑容完全被愤怒代替。

    他虽然开始不知道箱子是干什么用的,但见到第一排同伴倒下时,他就知道这东西是杀人利器,无法悍然对抗,万矢齐发的时候,他耳边已听不到任何声响,只余铁钎破空声响,他顾不得旁人,他已自身难保,他第一时间向后爆退,还苗刀护身。

    几乎是刚刚退到栅栏前面的小水沟,他就听到扑扑的声音不断传来,那种声音,仿佛竹子穿过了豆腐,铁锤击碎了豆子,无数面具男子惨叫着摔倒在地,他也像被大锤般敲中苗刀和护甲,一股大力涌来,不等站稳,竟然被力道压得向后退出。

    一共有三支铁钎击中了他的苗刀和护甲,苗刀跟护甲都被铁钎击出印痕!

    “当当当!”

    一支铁钎打在护甲发出声音,随后啪一声掉落在地,五尺男子嘴角止不住牵动,伸手一揉差点中招的位置,他身上的护甲,还能勉强对付铁钎射击,可其余人身上衣服就和纸糊一般,在五尺男子隐入水沟的时候,他已见到一名同伴来不及躲避!

    铁钎狠狠穿过他的后背,直接从前胸拉了出来,五尺男子难于相信,却不能不信,这铁钎实在霸道,前后只有三秒,面具男子却倒下九成,从铁钎射杀中活下来的,只有八名靠后即使避开的亲卫,饶是躲避及时,身上也都留下几道血淋淋伤口。

    “杀!”

    五尺男子向发呆的八人吼出:“杀了他们!”

    他需要八名死士的鱼死网破来赢取时间,无论如何,他都不能让孟屠光和百狗剩活下来,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发愣的八名死士恢复清明,只是看着苗王、百狗剩,还有沉寂的黑色箱子,他们却没有勇气攻击,不知还会不会遭遇万箭齐发的节奏。

    “杀!”

    见到八名亲卫犹豫不前,五尺男子的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伸出左手放入嘴里,连连吹出几声有规律的口哨,随着哨声响起,八名亲卫身躯一震,眼睛也无形瞪圆,他们齐齐一阵手中苗刀,对着百狗剩他们嗷嗷直叫,失去的勇气很快又涌了回来。

    百狗剩见状顿知他们被控制,于是立刻把苗王往后面一沉:“苗王,小心!”

    孟屠光咳嗽一声:“放心,我很好,没事!”

    二人对话的功夫,前方形势又发生了变化,八名亲卫已经鼓起残存的斗志杀过来,百狗剩虽然身上染了不少血,肩膀还有伤口,可锐气不减,手中断裂苗刀抛出,迟缓对方攻势时,蓦地伸手,抓过一把袭来的利器,反手捅过去,前面一人喷血。

    可就是这空档,最少有三把苗刀刺来,分袭百狗剩的肩头、胸口和大腿,百狗剩脚步一挪,躲过了上身两刀,却来不及避开大腿一刀,一刀虽然没有刺中他的大腿,却擦着他的肌肤而过,苗刀带血,再伤百狗剩,百狗剩反手一刀,无情斩出。

    “扑!”

    一刀斩在敌人的胸膛上,可后者却只是闷哼一声,也不在乎身上的疼痛,残存生机的他顶着刀锋前冲,同时一抬手中利器,毫不留情捅向百狗剩的腹部,百狗剩的眼皮跳动了一下,来不及收刀的他一按刀柄,借助力道向后弹出,躲避对手的攻击。

    敌人刀锋落空,百狗剩却生出一身冷汗,似乎没想到对手如此顽强,在他落地的时候,中刀的敌人噔噔噔踏前三步,随后才扑通一声摔倒在地,腹部鲜血流淌了出来,染红了衣衫和草地,饶是如此,残存一口气的他,还抓了两次泥土想前行。

    “当!”

    在百狗剩呼出一口长气时,又有两人从两边夹击了过来,百狗剩不退反进,手中苗刀呼啸砍出,硬生生瓦解他们的攻击,借着腰身一扭,像是泥鳅一样贴着一人连连挥刀,七刀连环,敌人咬牙扛住六刀,却怎么也挡不住气势不减的第七刀。

    刀刃入脖,鲜血溅射,一颗头颅飞出。

    鲜血把百狗剩喷的全身是血,可他却没有半点在意,躲过一枚射来的弩箭后,一刀抛出,射中对方的胸膛,接着一个箭步冲出,夺过对方手里的苗刀一挥,把残存生机的对手彻底了结,连番厮杀,百狗剩变得像是血人一样,可他却没跑路念头。

    “杀了他!”

    此时,确认黑色箱子没有杀机的五尺男子也从后面挥刀冲上,还向最后两名手下发出指令,显然要把百狗剩和苗王永远留在这里,百狗剩眼睛微微一眯,左手一挥,四枚绣花针爆射出去,扑扑数声响起,两名敌人眼睛瞬间一红,弹起一抹鲜血。

    冲前的两人眼前一片模糊,流淌的鲜血也能让人感到疼痛,可是他们也就迟缓一下脚步,随后保持惯性向前冲出,百狗剩没有浪费这个机会,身子一纵,从他们中间穿了出去,扑扑两声响起,两人咽喉多了一道伤口,下一秒,鲜血喷射而出。

    “嗖!”

    在他们摇晃着倒下时,百狗剩一按一人肩膀弹起,像是利箭一样射向五尺男子,五尺男子脸色微变,随后狞笑着抬刀一挡百狗剩,当一声巨响,两刀在半空中相撞,迸射出一股刺眼火星,也就在两人僵持时,青蛇王从百狗剩的袖中飞射而出。

    “嗤!”

    这招实在出乎五尺男子的意料,来不及躲避和格挡的他,只能大力向侧偏头,青蛇王一闪而逝,五尺男子闷哼一声,肩头已经红光一道,血迹斑斑,百狗剩趁机压上全部力道,一股力量凶猛涌出,五尺男子嘴角抖动一下,随后退出了四五步。

    后退过程中,他瞄了一眼受伤的肩膀,见到伤口有些发黑发麻,马上知道自己中毒了,于是就摸出两颗药丸吃下,还挥出一刀割掉伤口皮肉,减少毒素的侵害,百狗剩见到他如此强悍,眼里划过一抹赞许,但很快又恢复平静,挥刀冲了上去:

    “再接我一刀!”

    见到百狗剩杀过来,五尺男子怒吼一声,也一刀砍了出去,两刀在半空中再度狠狠撞击,当!又是一记刺耳的声响,还伴随焦灼气味,百狗剩虎口一麻向后退出两步,五尺男子却是直接跌出了三米,嘴角还流淌出一抹鲜血,显然受了一点内伤。

    只是还没等百狗剩脸上露出笑意,退后的五尺男子一转方向,竟然向不远处的孟屠光冲了过去,百狗剩心中一凛,五尺男子脚步极快,几个起落已经离目标不远,脸上的狰狞清晰可见,一双眼眸寒光闪闪,杀气腾腾,丝毫不把肩头伤势放心上。

    百狗剩窜高纵低,全力追赶,可是五尺男子抢先起步,被他甩开了十多米距离,百狗剩脸色有些难看,随后脚尖连连点出,地上铁钎疾射出去,百狗剩以为可以迟缓对方攻势,没有想到五尺男子怒喝一声,竟然在他踢出铁钎的同时冲天而起。

    他像是猎豹一样闪过几箭,空中一折,苍鹰搏兔般闪到,长刀一挥,已经取向孟屠光的脖颈,一直没有力战的孟屠光依然平静,似乎知道这一刀势不可当,踢起一刀,挪步倒退,稳住身躯之时,不看来势,大喝一声,双手运刀,向前方连环砍去。

    五尺男子刚才一刀劈空,脸上掠过一抹诧异,似乎没想到朝夕相处的苗王也会身手,不过他也没有过度探究,一击未中,他足尖落地,毫不犹豫的再次腾起,人如鬼魅一般向苗王压过去,就要补上一刀,他不认为孟屠光能够躲开他的第二刀!

    可他没有想到孟屠光反应如此迅疾,还能劈出如此淋漓没有章法的刀法。

    无迹可寻,最为诡异,五尺男子虽然能一刀削掉他的脑袋,可是难保不被孟屠光反咬一口,在心口砍上一刀,五尺男子自然不会跟苗王拼命,回刀封住后者的刀势,一格一缠,苗王手腕剧震,不过苗刀依然没有脱手,神情也始终保持着平静。

    他退后两步,再度躲过五尺男子劈杀!

    “嗖嗖嗖!”

    此时,百狗剩又踢出了四五支铁钎,取向五尺男子的后背,五尺男子回刀一砍,劈飞四支铁钎,随后左手一抓,竟然握住了最后的一支,抖腕一挥,铁钎竟比来势还急,‘嗖’的一声,向百狗剩反射过去,百狗剩身子一侧,躲开这凌厉一击。

    趁着这个空档,孟屠光向后再退三步,退到诊所后面的溪水里,五尺男子见到距离拉开,脸色变得阴沉,霍然跃起,再度向孟屠光扑过去,只是他刚一动身,人在空中,陡然惊凛,一道暗影带着疾风已到他的后脑,百狗剩的暗器怎会来得这么快?

    念头才转,人却本能扭头,五尺男子侧脸闪过一枚绣花针,只是空中暗红一点,他的脸颊被第二枚绣花针划破,五尺男子感觉到脸上的疼痛,整个人不由变得怒不可遏,只是依然没有回挡百狗剩,凌空跃起,手中光芒一道,再取孟屠光的脑袋。

    “扑!”

    孟屠光左脚一扫,一道水珠向五尺男子罩了过去,后者微微眯眼任由水准打在身上,保持前冲态势攻向孟屠光,就在这时,孟屠光手里闪出一个银铃,不紧不慢的摇晃了五下,随着铃声的传出,五尺男子身躯一震,像是折断翅膀的鸟儿摔倒。

    “轰!”

    五尺男子砸入小溪,溅起一大篷水花,还没等他直立起身躯,铃声又刺耳的响起,五尺男子顿感肝肠如绞,胸口如被千斤重锤击中一般,忍不住地吐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变得难看,他知道,自己中了蛊毒,可自己做好了防范措施,怎会中了蛊毒呢?

    他知道自己下毒伤不了苗王和百狗剩,可孟屠光也没有机会伤到他啊,蛊毒虽然神秘莫测,但是并非不可捉摸,施蛊之人毕竟还要通过介质中蛊,介质有水、有空气、有食物、不一而足,还要经过一点时间沉淀,布下的蛊毒方能在人的身上发作。

    在显身见到苗王的时候,他就已经注意着后者每一个细节,声音、光线、言行举止,可都没有见到太多端倪,五尺男子自信苗王就算打个喷嚏都会被他看到眼中,可自己莫名其妙地中了蛊毒还是浑然不知,这种恐怖之感可想而知,当下喝出一声:

    “苗王!”

    五尺男子吐血喊叫地凄厉彷徨:“你下毒?”

    孟屠光脸上没有太多情绪起伏,手中铃铛也没有停下,轻轻摇晃了五下,五尺男子又是扑地一声吐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连刀都掉落在水里,孟屠光扫过他一眼,轻叹一声:“天纵,我看最多摇三次,你就会七窍流血,再也没有半点生机。”

    五尺男子咬着染血嘴唇:“我想知道,你什么时候下的毒……”

    孟屠光很平静的回应:“烟斗、、、、”

    “如此!”

    五尺男子恍然大悟的点点头,似乎想起了那一根该死的烟斗,他知道苗王抽烟斗抽了几十年,却怎么都没想到他会在自己的烟斗下毒,然后借助烟雾施放出来,手段很高明,但也很冒险,从自己嘴里出来的毒素,怎么都会残留,这有点自残了。

    “苗王,你是真想我死啊!”

    话音未落,人已凌空而起,十指如勾,凶神恶煞地向苗王脑袋抓过去,他已经知道,单凭下毒,他永远不是苗王地对手,很多事情,总有失败了才会知道错误,很多事情,也是经历过了才知道后悔。如果再重来一次的话,他当然有更好的选择。

    只可惜,事情永远不会再重来一次!

    好在他还有一点苗王不能及,那就是他身手高强体格强壮,而苗王却只早就老态龙钟,就算死,他也要和孟屠光一块死,他自始至终没有起过求饶的念头,因为他很清楚孟屠光的性格,是不会给背叛的人活命机会,而且自己也不会苟且偷生。

    “哗啦!”

    五尺男子跃起那一刻,水花随之溅起不少,他从跃起到苗王身前,宛若流星,只是他全部精力集中在孟屠光身上的时候,却忽略了一个人,恰好赶到的百狗剩在五尺男子凌空而起时,毫不犹豫的爆射过去,双手一错,对着他的侧面狠狠击出。

    百狗剩早已经看出来,孟屠光的身手不如五尺男子,手段虽然霸道,可是鱼死网破之际,依然会充满巨大危险,可他只是刚冲到五尺男子身边,就听到铃铛无情的响起,百狗剩双掌不受丝毫阻滞,五尺男子却脸色连变,先红,再白,最后变黑。

    他的身躯也停滞下来,再度轰的一声跌向水里,百狗剩双掌惯性冲出,狠狠撞在五尺男子的腰眼,苗天纵顿时跌飞出去,重重摔入水里,或许是力道过大的缘故,躯体沉入溪水两秒就翻转出来,冲到旁边的百狗剩正要再下毒手,却见他双眼暴突。

    七窍流血。

    死了!

    百狗剩见到他这种症状马上作出判断,接着一手抓住他的脚踝,向岸边石头狠狠扔了过去,正如他所料,砸在岸边石头的五尺男子没有半点反应,翻滚两下就倒在溪边不动,百狗剩呼出一口长气,他知道自己出手有点多余了,孟屠光有足够实力对付。

    他扭头望向孟屠光:“苗王,你没事吧?”

    孟屠光把铃铛收好,轻叹一声:“没事!”

    百狗剩露出一抹恭敬和叹服:“苗王手段,果然霸道。”

    孟屠光没有直接回应百狗剩的话,只是缓缓从溪水中走出,随后解下自己的外衣,动作轻缓披在五尺男子的头上,脸上有着一抹惆怅:“我情愿自己是一个老糊涂,一个对人毫无威胁毫无价值的老糊涂,这样,我就不用亲手杀了苗天纵、、、”

    说到这里,他老眼含泪,带着说不出的伤心。

    百狗剩嘴角微微牵动一下,想到孟屠光收留五尺男子这么多年,还一手把后者扶持起来,两人感情肯定不会太浅,如今亲手送他上路,心中难免凄然,冷风徐徐吹了过来,掠起苗王的衣衫,也飘散老人几滴眼泪,百狗剩知道老人真的伤了心:

    “苗王,节哀顺变,死一人,救万人,功德无量!”

    “时间不多了、、、回澳门救人吧、、、不会再有人侵犯百花门!”

    孟屠光脚步蹒跚走向废墟,嘶哑声音传入百狗剩耳中:“希望苗疆从此太平!”

    百狗剩挺直身躯,一字一句回应:“一定太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