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代天骄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18章 角色番外:如烟如梦

    角色番外:如烟如梦

    春天来了,清晨的阳光有着无比地纯静、温柔。

    青草在露珠地润泽下,绿的闪亮,漫山遍野开满了各式各样地鲜花,因为官方在环保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京城的空气连续三个月清新明媚,护城河的水也晶莹明亮,仿佛一条长长的玉带缓缓向东,远远看去,环绕的八宝山就如人间仙景。

    赵恒、北如逸和北将军此刻就站在八宝山的北系墓园,不知是什么原因,最新一排的墓碑都没有刻字,都是空白的,其中包括为北如来的衣冠冢,一个个石碑就如一个个挺拔身影,看着世间繁华的变迁,见证着岁月的风雨,保持着永恒的沉默。

    赵恒今天推掉三个会议四批应酬,甚至叶师师的产检都让越小小代陪,目的就是来这里给北如来上一炷香,如今华国局势稳定人民安居乐业,他、西门庆、南念佛和北如逸等人都有了炙手可热的荣贵,而北如来却化成一杯黄土躺在北家墓园。

    赵恒心里有着感慨,有着愧疚,尽管北如来死的可歌可泣死的千古留名,可赵恒总感觉对不起他,也为北如来感到可惜,在赵恒的心里,一切虚名都不如活着来的实际,只可惜人死不能复生,赵恒再怎么遗憾,北如来也不会冒出来称兄道弟。

    不过他会全力庇护北家一脉,照顾好北家姐妹。

    “如来,又过年了,可惜你我兄妹不能再聚一起了!”

    在赵恒脑海中转动着念头时,三鞠躬的北如逸红唇轻启,向擦净的修长墓碑低声一句,也不知道是失去才知道可贵,还是这些日子沉淀带来的改变,北如逸不再跟以前一样冷如寒霜,脸上多了一丝疼惜跟柔和:“希望你在九泉之下能够开心。”

    她的感伤让旁边的北将军眼睛微红,随后又轻声补充一句:“对了,你的侄子已经出世了,大胖小子,笑容几乎跟你小时候一样,很灿烂,却带着一抹邪魅,鼻子也跟你一样高挺,待来年清明,我带他和姐姐过来给你扫墓,让你看看是否相似!”

    北如逸的眼睛也多了一声晶莹:“哥哥,如烟姐姐要照顾孩子,加上路途遥远,所以今天不能过来给你拜祭,希望你多多包涵,姐姐说昔日没有照顾好你,还做了不少让你失望的事,不求你原谅当初疯狂的她,只希望能让她说一声对不起。”

    “她以前觉得你是纨绔子弟,现在才知道自己认知何等肤浅!”

    “你是一等一的烈士,英雄!”

    北如逸一拉赵恒的手掌:“你和赵恒改变了她!”

    在北将军的人生中,有两个人狠狠冲击过北如烟的心灵,第一个就是喜欢她的赵恒,她昔日一直觉得赵恒是草根,明面上客客气气,但骨子里只把他当成一枚棋子,毕竟山村小子上不得台面,结果却是赵恒站在华国权力巅峰,而她变得微不足道。

    这一份戏剧性的转变和结局,让北如烟心里至今有着一抹纠结,她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只能把彼此的成王败寇归咎于老天不公;除了赵恒震撼过她的心灵之外,还有就是弟弟北如来的改变,她从小就觉得弟弟难成大器,再怎么镀金也是一个花瓶。

    可没想到,华俄边境一战,北如来三个字不仅响彻华军每个连队,还赢得老毛子的无比尊重,边境还有老毛子立下的一块石碑,上面不仅客观地描述了当初一战,还给予死战到底的北如来崇高评价,认为他是一个合格军人,铁骨铮铮让人叹服。

    土包子成了总统,软骨头成了英雄,北如烟心里怎能不感慨?

    “如逸,放心吧,如来会安息的!”

    赵恒轻轻一握女人的手心:“历史也会铭记他的名字!”

    北如逸欣慰一笑,随后望着石碑开口:“哥哥,今天拜祭,妹妹为你舞上一曲,希望能给你带去一抹欢悦!”

    说完之后,她就退后三米,扭腰,举手、投足,在赵恒和北将军的讶然目光中,刚才上山之前,让北将军重金买来的各色花朵,便随着北如逸这一举手、一投足,纷纷而起,随着北如逸的翩翩舞姿,而在空中旋飞着,空气中流溢着淡淡的花香。

    “铮”“铮”“铮”、、、、、、

    这是北如逸第一次跳舞,赵恒眼里划过一丝惊讶,随后拿过北如逸的宝剑,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利剑发出轻吟之声,与北如逸的歌舞相和,与吹拂过来的微风相和,与天地间的节奏相和,所有的青草树木,都仿佛随着北如逸的曼妙身姿而摇摆。

    她的每一挥袖,都如天上飞卷的流云,寄载着有过的繁华。

    在阳光的照射下,北如逸看上去就如晶莹的水滴,那种空山灵雨般的美丽,超出了世间言辞形容的范畴,赵恒想起了陆家庄时的北如烟,想起了名画一样展开风姿的女人,眼神微微恍惚,他对北如烟已经没有感情,只是想起昔日依然唏嘘不已。

    “这丫头什么时候学会跳舞的?”

    赵恒向北将军问出一句:“印象中,她是一个女汉子啊!”

    北将军意味深长一笑:“人,总是会变的!”

    赵恒闻言微微一怔,随后叹息一声:“是啊,人确实会变!”别说北如逸他们了,就是他比起三年前也多了几分圆滑世故,棱角分明变成心机内敛,有点累,可却是成长的阶段,他放下手中的宝剑,向北将军问出一句:“北老身体还好吗?”

    “他很好!”

    北将军听到北老两字多了一抹恭敬,随即轻声回应赵恒:“早睡早起,读书看报,每天吃四顿饭,练三十个毛笔字,还绕秦城监狱跑一圈,我上周跟北小姐去探望过他,虽然体重没怎么增加,但身上疾病已经少了很多,脸色也多了两分红润!”

    赵恒喃喃自语:“看来他是放下了!”

    “北老让我带给你一句话,他很喜欢现在的生活!”

    北将军知道赵恒的意思,咬着嘴唇补充一句:“他谢谢你对北家的扶持,也谢谢你让他留在秦城监狱,让他跟家人可以常常团聚,现在有吃有穿,家人关怀,北系依然延续,还看过外孙,夫复无求了,如你和如逸大婚时,能给他送去一杯喜酒、、”

    “人生彻底无憾!”

    赵恒点点头:“告诉北老,结婚那天,不止一杯喜酒,我们去监狱接受他的祝福!”

    北将军眼睛大亮,一脸欣喜:“谢谢恒少!”

    看着还在翩翩起舞的北如逸,赵恒的脑海中又划过北如烟的影子,再度向北将军轻声问道:“她怎样了?”

    北将军眼睛多了一抹迷惘,良久之后回应:“应该也很好!”

    赵恒莫名吐出一句:“不知她怎样了?”

    千里之外的疆城,九大山陵之首,山腰有一间寂寞的小屋,一个寂寞的女人。

    为了能够更好的照顾父亲,也为了父亲能够振作起来,杜雅琪从繁华京城来到边境疆城,在距离皇陵入口三百米的地方搭建了一间屋子,她的生活寂寞而艰苦,每天给母亲上香和父亲送饭,可是她并不怨天也不恨人,因为她心安,她尽着女儿的本分。

    她还拒绝本地官员或者赵恒他们的帮助,用自己积蓄和双手去维持生活,她像是一朵莲花绽放着自己,这种孤独平淡的日子让她并不快乐,可是她已经学会了忍受,学会了坚强,生命中本来就有许多不如意的事情,无论是谁都应该学会去忍受。

    现在一天又已将过去,很平淡的一天,只是她知道距离除夕又近了一天。

    昔日京城的繁华,今日的山陵孤寂,去年的欢聚一堂,今年的家破人亡,鲜明对比,杜雅琪每次想到都难免掠过一抹苦楚,只是很快又恢复平静去面对,屋子的管道被堵塞了,一时半会找不到人修理,她只能提着一桶衣服,走到一条两米宽的小溪。

    她今天一定要洗完这一桶衣服,杜家多年的习惯,换下的衣服不能堆着过除夕。

    杜雅琪还寻思着洗完这一桶衣服,就上山去找陵墓中的父亲,希望他明天跟自己一起过节,温暖父亲也是慰籍自己,如果父亲愿意从墓地出来过年,她下午就下山去购买食材,明天炒几个菜,再烫一壶竹叶青,让父亲可以对生活多一点希望。

    杜雅琪的衣襟戴着一串小小的红色珠花,这就是母亲留给她的唯一饰物,溪水清澈,衣服展开,有着别样的明净,她低头怔怔看着这一片蔚蓝,忽然看见清澈的溪水中倒映出一个人,一个孤独的人,一双孤独的眼睛,还有一把孤独的刀。

    杜雅琪的心开始跳,抬起头,看见一张熟悉的脸。

    她的心又几乎立刻要停止跳动,晶莹剔透的眼泪,在眼眶中不断堆积。

    他们就这样互相默默地凝视着,很久都没有开口,幸福就像是鲜花一般在他们的凝视中开放。

    此时此刻,世上还有什么言语能表达出他们的幸福和快乐?

    “你来了?”

    “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