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骨暖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519章 封林诺篇(完)

    月黑风高夜。

    二楼主卧室的封林诺,像烙烧饼一样,那叫一个辗转反侧、彻夜未眠呢!

    姜酒那女人说好今天晚上上楼来跟他一起睡的……可封林诺左等右等,就是不见姜酒上楼来!

    既然她害羞不肯上楼,那只有自己主动下楼啰。

    封林诺蹑手蹑脚的穿过客厅,一路朝婴儿房方向摸索过来。

    果然不出所料,姜酒睡在婴儿房的榻榻米上。一只手还搭放在婴儿床上。

    婴儿床里的两小只,睡得那叫一个酣甜。

    小脸蛋儿软乎乎又肉嘟嘟的,真想捏一捏……

    封林诺有捏两个孩子小脸蛋儿的心,却没有那个胆儿;要是真把两小只给捏醒了,即便姜酒饶过他,亲妈林雪落也会拿着柳树条追上他十条街的。

    所以,封林诺收敛起了自己的顽劣之心,改为亲了亲两个小家伙肉嘟嘟的小脸蛋。

    睡梦中的小小米发出一声不满的哼哼声,因为亲爹那带毛的脸颊亲得他实在有些难受!

    “哦哦哦,小米米乖了……不要醒……不要醒!”

    封林诺立刻轻轻的拍了拍女儿,把有可能醒来的小可爱又拍睡了回去。

    “我嘞个天呢,我真要带着这两个定时炸弹去上学啊?”

    封林诺感觉自己的脑门子只溢汗。

    但此时此刻的封林诺,却被自己身体之中的荷尔蒙牵动住了所有的思考。

    于是,在拍睡女儿后,他便氓流子似的挪步到榻榻米处,先是深深的嗅了满肺的香甜气息……然后整个人就不受大脑控制了!

    封林诺才二十一岁,正值那个什么最旺盛的年龄!

    于是,他用鼻尖在姜酒的颈脖上来来回回的且嗅且蹭着……整个人亢奋得像威震天的死敌!

    其实姜酒在封林诺进婴儿房亲两个孩子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

    但她就是不想睁开双眼!

    因为用脚趾头想都只知道这个精力过剩的家伙想干什么。

    “酒儿……酒儿……” 封林诺沙哑着声音喃唤了两声。

    姜酒没有作答封林诺,嘴里呜咽了一声后,便翻了个身,将背晾给了居心不良的男人!

    这都快十二点了,他自己不好好睡觉,还吵着她也跟着不能好好睡觉!

    见没能叫醒姜酒,情绪高亢的封林诺便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姜酒给打横抱起来了。

    姜酒本能的想去拿金属球,可担心金属球会误伤两个年幼的小婴儿,便一直放在抽屉里并没有随身携带着。

    于是,犹豫之际的姜酒,便被封林诺成功的抱起了身!

    要说姜酒不想封林诺,那就假了;她也想跟封林诺好好的、热情的爱上一回!

    彼此年轻的身体,正值芬芳的爱情!

    加上对封林诺那眷眷浓浓的爱意……姜酒便默许了封林诺这样氓流子的行为!

    可是……

    可是等封林诺刚抱着姜酒想穿过客厅时,客厅里的灯却大亮了起来。

    然后封林诺便看到亲爹封行朗和弟弟小虫正站在客厅里。

    六目对视之下,那叫一个尴尬!

    封行朗是过来人,他当然秒懂大儿子从婴儿房里把姜酒抱出来,且试图跑上楼去的动机!

    这春天来了……那什么就蠢蠢欲动了!

    封小虫子似乎不太理解大诺诺为什么深更半夜的抱着姜酒在客厅里走!

    当然了,他也懒得去理解!

    大诺诺爱抱谁抱谁!爱在哪里走就在哪里走!他可不想去管大诺诺的闲事!

    其实最尴尬的,要数姜酒了!

    她明明是醒着的。可在尴尬的这一刻,她不得不装睡,不得不把自己的脸埋进封林诺的怀抱里!

    以公公那老狐狸的精明劲儿,肯定是秒懂他宝贝儿子的氓流子行为的!

    她要是睁眼跟公公封行朗打招呼,那不得尴尬死她啊!!!

    “亲爹……你……你回来了?”

    要做坏事被亲爹逮了个正着,封林诺还是有那么点儿小难为情的。

    封行朗没有接话,而是用手指了指楼上;示意大儿子赶紧的上楼去。

    “那亲爹我先上楼去了!晚安!”

    封林诺抱着怀里的姜酒,几乎以百米跨栏的速度冲上了楼。

    目送着大儿子那迫不及待的身影,封行朗微微惆怅的感叹一声:自己怕是真的老了!都是见孙的人了,岂不老了么?!

    “大诺诺跟姜酒又去造小宝宝了吗?”

    冷不丁的,封虫虫小朋友就这么语出惊人的开了口,“都有两个小宝宝了……还要造啊?他们自己又不带小孩儿,就知道累我妈咪!”

    封行朗被小儿子的话直接给逗乐了,他顺手便将小家伙捞进自己的怀里。

    “那你想不想跟丛安安那个小蛮妞生个小宝宝啊?”

    封行朗亲了亲小儿子的脑门,未雨绸缪的问道:“你们生下的小宝宝打算给谁带?是自己带呢?还是给你妈咪和我带?又或者……去给那只毛虫子带?”

    “我跟安安生的小宝宝,当然我们自己带了!”

    小家伙惆怅的叹了口气,“要是我能生小宝宝就好了!那样就不会累着安安了!”

    “……”封行朗那叫一个无语凝噎啊!

    自己前世究竟欠了那条毛虫子多少的债啊?今世要他封行朗的儿子来还?

    喝完邢十四温好的燕窝牛乳,封行朗也想跟妻子来个亲密互动的;

    可困乏的他,实在是力不从心啊!

    懒得上楼去的封行朗,直接在楼下的客房里对付了一晚上!

    ……

    三天后,姜酒如愿以偿的带着一对龙凤胎登上了去英国的私人飞机。

    她也再一次的体会到了河屯的财大气粗!

    不仅仅只是有钱,而且还有尊贵的地位和权势。

    一并登上河屯私人飞机的,还有婆婆林雪落。因为她实在放心不下两个年幼的小孙孙!虽然河屯已经重金请了好几个保姆和菲佣!

    “封林诺,我老婆只借你一个星期!一个星期后,必须把她还给我!”

    最郁闷惆怅的,只有封行朗。

    因为其它人都是开开心心的。

    封虫虫的开心很简单:今晚他就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小安安了!

    封林晚的开心就比较含蓄了:因为没有了妈咪的管束,她就可以去见十五哥哥了!

    “那我可做不了主!得看在我母亲大人心目中,究竟就我这个亲儿子重要,还是你这个糟老头子重要了!”

    相拥之后,封林诺还不忘调侃亲爹一句:“亲爹,不要趁我妈咪不在,搞个晚节不保哦!”

    “臭小子,你霸占了我老婆……得了便宜还卖乖?”

    封行朗一拳打在大儿子健壮的胸口,“照顾好我女人!要是敢让她受委屈……亲爹捶不死你!”

    “爸……您放心吧!我跟林诺会照顾好妈咪的!”

    在姜酒那声甜甜的叫唤中,开启了她跟封林诺的幸福英国行。

    (封林诺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