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入骨暖婚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706章 遇上你,真的好甜!

    “这是尊重!”

    封十五温声作答着大舅子的嘲讽,“对你妹妹的尊重,也是对大封总的尊重!”

    微顿,封十五又反问上一句,“那你口中的不怂,是不是让我当着你亲爹的面儿,把你妹妹劫持走,然后一起私奔?”

    “谈恋爱嘛……还是好好的谈比较好!”

    封林诺散漫的哼声,“我爹地之前不是挺喜欢你的嘛,而且你一口一个义父的,叫得多热情呢!现在这是怎么了?跟我亲爹闹得那么不愉快?”

    “都是我的错!是我早恋连累了十五哥哥!”

    林晚嗅了嗅鼻子,又在封十五的手臂上蹭了蹭,“对不起啊十五哥哥,从今往后,由我来保护你!”

    封十五静静的看着林晚,然后撩唇宠溺的一笑。

    “你得先保护好你自己……才是对我最大的保护!”

    封十五用手指轻轻的在林晚那白皙带娇的脸颊上打着圈圈儿。

    “乖,快跟你大诺哥回去吧!再下来我这里的时候,记得跟爸妈打个招呼!他们也不至于那么担心你!”

    封十五的言语和动作,看似一个哥哥在宠爱小妹妹似的;但实则撩到不行。

    “知道了十五哥哥!以后我每天都来看你!早上一次,晚上一次!我天天来!”

    林晚半仰着头,深情的看着眼前这个温润如玉,且又内敛霸道的男人。

    她真的爱死了封十五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

    感觉听他说话,都是一种无比满足的享受!

    那种发自内心的甜蜜,笼罩着林晚整个人。她好似被埋在了蜜罐里,甜得她牙都要酥掉了!

    “不用来这么勤吧……十五哥哥还要赚彩礼钱呢!”

    封十五宠爱的刮了一下林晚的小巧鼻尖,“赚够彩礼钱,不得还得赚奶粉钱么?”

    明明只是一句朴实无华的话,可真的是从里撩到了外!

    林晚那娇羞的小脸在封十五的怀里左蹭蹭,右蹭蹭的;

    “十五哥哥你好坏……连奶粉钱都提上日程了?我可没你想得那么远!”

    羞红的小脸,轻染着俏丽的红霞;少女怀春,便是封林晚此时此刻最为美好的写实状态!

    封林诺:“……”

    竟然还带这样的浪情、浪话、浪动作?!

    说真的,做为情场老手的封林诺,也已经被封十五这番朴实无华的情话给惊奇到了!

    比起自己当年跟姜酒那直奔造小人的庸俗操作,封十五的这番话,这番宠溺的动作,到是更为温馨和朴实!像是要过好好日子的意思!

    “行了……行了……牙都被你们酸掉了!”

    封林诺象征式的捂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封林晚,你现在还是老老实实的跟我回GK风投,接受亲爹雷霆般的暴怒吧!”

    “我不怕!反正亲爹也舍不得真打我!挺多就是凶两句罢了!”

    想到什么,林晚又羞中带娇的盯看向封十五,“十五哥哥,如果你爹地迁怒于你,又或者带人来对你再次施暴……你一定要反抗哦!不要傻傻的给他打!”

    “如果你乖乖的听封总的话,把学业放在第一位,闲暇之际谈个情说个爱什么的,我想封总也不会反对的!”

    封十五这教科书式的三观,到是让封林诺倍感意外。

    他这是要让自己曾经早恋的妹妹从良吗?

    “不!在我心目中,跟十五哥哥谈情说爱才是第一位!我会在闲暇之余,把自己的学业兼顾到的!”

    林晚任性的说道。用小手不满的戳着封十五手臂上的肱二头肌。

    “又不听话了是不是?父母是普天之下最爱你,且最不求回报的!”

    封十五给林晚理了理鬓角的碎发,“十五哥哥求都求不来这样的关爱呢!”

    “十五哥哥,从现在开始,你就有了我!我会好好爱你,好好宠你的!”

    林晚抬起脑袋,眼眸里闪动着小星星。

    “谢谢你晚晚……遇上你,真的好甜!”

    封十五的声音泛着些话的沙哑,却能让眼前这个深情的少女为之陶醉。

    “十五哥哥,遇上你,是我人生最美的期待!”

    林晚深睨着眼前深爱的男人,如梦似幻,且如痴如醉!

    “行了……行了!别再酸了!再酸孩子都该出来了!”

    封林诺实在受不了了,便上前一步,将妹妹林晚硬生生的从封十五怀里给拉开了。

    “不要……不要!我不回去!”

    林晚奋力的拍打着前来拖拽她的大诺哥。

    “晚晚乖,跟你大诺哥回去吧!十五哥哥也要办公去了!”

    封十五温声劝说着不想离开的林晚。这一次见面,对封十五来说,无疑是满意的。

    他享受着林晚缠着他时的娇羞模样!

    “不要……十五哥哥我不想走!我不想离开你!”

    林晚哼哼卿卿了起来,恨不得直接扑过来,跟封十五一起跑路!

    “乖了!十五哥哥得办公了,你乖乖跟大诺回去跟你爹地好好认个错……说以后会打招呼后再来找我!乖!”

    封十五没有上前去送封林诺兄妹离开;他知道自己越送越离不了!

    在林晚的哀嚎声中,封林诺终于把妹妹林晚拖拽出了写字楼。

    “哇啊……大诺哥,我竟然拆散我跟十五哥哥,我恨死你了!”

    林晚任性的捶打着大诺哥的肩膀,“你好讨厌!亏得我平时还帮我嫂子带小诺和小米呢!你一点儿都不帮我这个妹妹!”

    “封林晚,你再不走,信不信亲爹会派人来捉你?”

    封林诺嗤声,“你别看封十五的网络科技办得如火如荼,但跟亲爹的GK风投一比,它还是个不堪一击的小婴儿!以亲爹在申城的财力和人脉,想捏死这个晚思科技,不比捏死一只蚂蚁难!你还是替封十五好好想想吧!别他刚回申城,就又被你连累走了!那他又得奋斗上四年才能回来……这人生有多个少四年呢!”

    封林诺将利害关系剖析给妹妹林晚听。

    “爹地要是再敢发难十五哥哥,我就跟爹地脱离父女关系!”

    林晚赌气的说道。

    “哈哈哈哈!那你就试试吧!看你跟爹地脱离父女关系之后,封十五还会不会搭理你!”

    封林诺冷生生的笑了笑,“首先,你必须是封大总裁的千金,其次才能得到封十五四年如一日的深情!”

    林晚:“……”

    说真的,林晚还真想试一试!

    半个小时后,封林诺便强行把妹妹晚晚拖拽到了亲爹封行朗的面前。

    丛刚也在!

    是被封行朗一个电话命令过来当‘旁听’的!

    “回来了?刚刚去哪儿了?”封行朗不动声色的问。

    明知故问!

    “去找我十五哥哥了!”

    林晚直接清楚且响亮的作答了亲爹的寻问。就像封十五所说的那样不遮不掩,且光明正大!

    “见到他了?开心吗?”封行朗隐忍着怒火。

    “开心!非常的开心!是我这四年来最开心的时候!”

    女儿林晚这女大不中留的话,真能把一心宠爱她的亲爹封行朗给气出毛病来。

    “打算什么时候私奔?”

    封行朗不动声色的引导着女儿林晚的话。

    “……我到想跟十五哥哥私奔来着……”

    林晚先是一愣,随之便实话实说道:“但十五哥哥不同意!他让我以学业为重,闲暇之余才能跟他谈情说爱!”

    丛刚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封行朗找他来当旁听,就已经准备好将所有责任迁怒到他的身上;好在封十五并没有越界;甚至于比他吩咐的做得还要好!

    丛刚到不是真怕封行朗……

    好吧!还是有点儿‘畏惧’封行朗的!

    毕竟这痞子一发怒,他就不跟自己讲道理,然后就使一些不堪启齿的手段;

    一副只要我没脸没皮,无道无德,你就奈何不了的我模样!

    准确的说,封行朗跟丛刚玩的,一直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无赖德性!

    他封行朗可以不要脸;但他丛刚不能不要!

    真不知道自己这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更不知道的是,为何每天还在期待这样的‘煎熬’呢!

    “嗯,那就好好听你十五哥哥的话,下个月去麻省理工学习深造!爹地会陪着你一起去马萨诸塞州,我正准备在那里接几个项目!”

    封行朗顺着女儿的话意说道。

    说真的,当跟封十五断了四年联系的女儿,在见到封十五时所表现出来的满眼欢喜的神态时,封行朗不得不妥协于女儿的执着!

    做为父母,当然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此生快乐幸福!

    “我不想去麻省理工了!我想留在申大!”

    林晚过来就是想跟爹地封行朗说这个决定的。

    “你想留在申大?就为了封十五?”

    封行朗的唇角已经有发怒的上掀趋势。

    “是……因为十五哥哥说他只会留在申城等我!”林晚大方的承认道。

    “为了一个封十五,你就要放弃你熬了两年多才好不容易考上的国际顶级学府?”封行朗低嘶着。

    “爹地,在你心目中,是女儿的幸福重要呢?还是你的面子更重要?”

    林晚凝视着亲爹封行朗,“你只希望我按部就班的学习,按部就班的找一个门当户对的富家公子……去过没有一丁点儿激一情的豪门阔太太的生活?一生平静得像一潭死水一样,无波无澜?毫无乐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