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六十九章 家长见面

    这也算第一次正式的家长会面,所以大家都格外重视。

    顾夫人一早做了安排,顾君临亲自接母女俩过来,吕雁兰哪里见过这种阵仗,一路上都紧张得很,十分担心给苏子清丢脸。

    谁知到了老宅,只有顾夫人等在那里,见到亲家母来,十分亲热的迎上去,态度十分和蔼可亲。

    顾夫人端庄优雅,皮肤细腻,体态婀娜,保养很好,和顾君临站在一起,乍一看还以为是姐弟,吕雁兰瞬间觉得自己粗糙了太多。

    顾夫人心里很喜欢苏子清。对吕雁兰自然也是极好的,拉着她的手说家常,原本吕雁兰担心第一次见面生疏,这一聊,很快就熟稔了。

    这一待就是一整天,顾宅很久没有这么热闹过,顾夫人今天也格外高兴,临走的时候,一直说要吕雁兰搬过来跟她一起住,也多个人聊天。

    “妈,这些事等结婚以后再说吧。伯母和子清肯定还有很多要说的事情,出嫁那天总得有伯母陪着吧,您就别操这份心,我都已经安排好了。”顾君临拦着母亲,一脸无奈。

    顾夫人一向这样,兴致上来谁也拦不住。

    吕雁兰拍了拍她的手,“亲家母,以后我再来看你,反正大家以后都是一家人了,清清出嫁了,我就搬来跟你住。孩子长大了,我们两个孤家老人都是要被嫌弃的。”

    顾夫人直笑,紧握住吕雁兰的手不放开。

    苏子清扶额,“妈,你都瞎说什么呢!”

    “行,不说胡话,我们要走了。”吕雁兰朝顾夫人挥手,被苏子清送上了车。

    顾君临自然一路陪同送了回来,反正两人就住隔壁,一切都非常方便。

    回来的路上,苏子清说道:“我其他地方还买了两处房产,妈,你要是单身公寓住不惯,我们以后搬到别墅去住也可以。”

    “我一个人住别墅有什么意思,公寓小,打扫卫生方便,我还是住那里习惯些。”吕雁兰不喜欢搬来搬去,好不容易熟悉新地方,万万不愿意又换住处。

    “那你要搬来跟顾伯母一起住吗?”苏子清又问道。

    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了,自己工作需要常年不在家,苏子清不放心她一个人生活,搬到大别墅再给她请个保姆,又或者搬去顾家老宅也不错,还有熟悉的人陪着聊天。

    “本来我还挺担心她瞧不起我们的,没想到性格这么好,搬过来一起住也好,多个伴好聊天。只是,会不会太麻烦了一点?”吕雁兰不确定的问道。

    顾君临笑着开口,“我妈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宅子,天天念叨着要我回家,如果伯母您能过去陪她,再好不过了。”

    吕雁兰点了点头,“你们安排就行,我都可以。”

    一个月后

    婚礼邀请函印好之后,苏子清想起有一段时间没见过吴艺了,便拉着安卉一起去找她,顺便亲自将邀请函送到她手上。

    谁知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的争吵声,两人面面相觑。

    吴艺好不容易开了门,却是满脸泪水,模样十分憔悴。

    陈令一脸无辜的站在客厅中央,很是焦躁。

    见到苏子清,他松了一口气,“她最近情绪很差,你们来了刚好安慰她,我……我先离开了。”

    说罢快步出了房门,连头都没有回一下。

    “你们这是怎么了?吵架了?”安卉一脸懵逼,按理说这两人应该正是甜蜜期,怎么是这个状态?

    “心情不好,迁怒他吵了一架,是我的问题。”吴艺情绪崩溃,捂着脸坐在沙发上,低声抽泣。

    “你……没事吧?”苏子清拍着她的后背,“两个人在一起最重要的是相互包容,你不能仗着他喜欢你,就随意发脾气,这样下去不行的。”

    “你说,他如果知道了我以前那些事,还会喜欢我吗?”吴艺红着眼,紧紧拉住苏子清的手。

    “那件事又不是你的错,陈令不是那么迂腐的人,你自己不要想太多。”苏子清不明白她为什么旧事重提,只觉得吴艺有几分古怪。

    “一步错,步步错,要是我早点遇到他,那该多好。”吴艺擦干眼泪,无力的坐在沙发上,好不容易平复心情,这才说道:“你们来找我什么事?”

    苏子清被她一提醒,想起来有正事要办,从包里拿出邀请函递到她的面前,“我跟君临要结婚了,你一定要来参加。”

    吴艺并未如预料中一般高兴,愣了片刻这才接过邀请函,勉强挤出一丝笑,“你们一定会幸福的。”

    安卉也觉得吴艺情绪不对,转念一想,她刚和陈令吵完架,情绪没转换过来也能理解,于是安慰道:“你和陈令也会好起来的,不用担心。”

    吴艺低下了头,紧紧捏着邀请函,半天没说话。

    回去的路上,安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吴艺好像自从上次聚餐后,就不联系我们了,你说她是不是遇上什么困难,不好意思跟我们说?”

    苏子清也觉得古怪,“或许这件事跟我们有关?”

    正说着,吴艺的电话打了过来。

    “清清,你一定要小心陆渐学,他最近会有大动作。”吴艺说话声急促,显得很是焦虑。

    “你……是不是被他威胁了?”苏子清问道。

    吴艺顿时一愣,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她这样反应,苏子清瞬间就将事情想透了,“不要因为我为难,陆渐学若真想用从前的事威胁你,那他自己也脱不了干系。当务之急,是要跟陈令把事情都解释清楚,只要他相信你,一切就不是问题。”

    吴艺呜咽着点头,“好,我都听你的。”

    婚讯的热度足足一个月才降下来,很快又有新的八卦上来。

    正是之前被骂得很惨的裸聊女苏韵雅,这一次她上热搜的原因是登录白绍元的账号,发布了两人的床照。

    这一击重磅消息瞬间点燃了网友的八卦之心,要知道白绍元和尤冰可是大众公认的恩爱情侣,如今白绍元竟然跟名声臭大街的裸聊女躺在了一张床上,可想而知大家有多惊讶。

    小甜甜:卧槽,没想到白绍元竟然是这种人!心疼尤冰。

    森木:渣男,你怎么对得起尤冰?

    窗外人:放着保时捷不要,偏要自行车,呵,男人!

    ……

    瞬间白绍元微博下就被刷屏,一直捆绑宣传的尤冰自然也连带着上了热搜。

    照片是半夜发的,等白绍元第二天醒来时,事态已经无法控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