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章 顾君临的威胁

    尤冰当机立断发了分手申明,表明立场,字里行间都在透露自己是被辜负的,伤心难过得差点住院。

    她这一个声明,彻底将白绍元推入谷底,原本的男神形象不复存在,被严严实实扣上了渣男的帽子,真是有苦无处言。

    尤冰做完这一切,立马就去找顾君临邀功去了,自从上次白绍元差点害得苏子清受伤,她心里就有了分手的念头,这个笨蛋同时得罪了陆渐学和顾君临,简直自找死路!

    刚好趁这个契机跟他撇清关系,一来炒了一波热度,二来分得名正言顺,现在社会舆论全部向她一边倒,反正这次赚大了。

    本以为还能从顾君临这里讨个人情,谁知他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眼神锐利,“这件事你本来就是受益者,特地跑到我这里来邀功,这手如意算盘打得好。那白绍元好歹与你谈过一年,你倒下得了这个狠心。”

    “娱乐圈向来只看利益,不看交情,我跟他本来就谈不上感情有多深,何况这一次的确是他对不起我,找谁不好,偏偏找那个裸聊女,一脸借机上位想红的模样,我都嫌弃他的品味。”尤冰自知瞒不过顾君临,索性说了实话。

    顾君临冷笑了一声,“连你都想的明白的问题,你觉得他会想不明白?”

    尤冰不以为然,“男人精虫上脑,哪里能考虑那么多,不过就是随便玩玩,没想到被别人摆了一道,他这智商,迟早有一天害了我,不如尽早分开。”

    顾君临抬眸看了她一眼,脸上有几分无奈,“这件事你比他想得透彻。既然你都亲自找过来了,我也不好让你空手而归,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

    她既然如此坚定表明了自己立场,顾君临自然得卖她一个面子,尤冰好歹是个一线小花,她愿意投归自己旗下,那绝对有百利而无一害。

    “白绍元这次被人摆了一道,我思来想去能做到这一步,且喜欢耍这种手段的,只有陆渐学。这次我虽然撇清了关系,难保他不会迁怒于我,所以特地来求顾总庇护,上头有您罩着,我才能安心。”

    混这行的,谁过去没个黑料,上次陆渐学因为这事受伤住院,造成不小的损失,白绍元现在前途尽毁,而她作为与他紧密相关的人,谁知道陆渐学会不会顺便将她也拖下水!

    顾君临一只手轻轻敲了敲桌子,神色淡然,“这一点好办,你且放心,我不会让你担心的事发生。”

    “谢谢顾总!”尤冰喜出望外,连声道谢,说了不少好话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刚一推开门,竟正与张婉撞了个正着。

    那张家大小姐趾高气扬,满脸怒色看着她,若不是顾忌尤冰还有几分名气,只怕一巴掌立马就要扇过来。

    尤冰笑嘻嘻说了几句抱歉的话匆匆逃离,心道这下有好戏看了。

    张婉之前来了好几次都被保安挡在了门外,这次是跟着商业谈判的团队混进来的,许久不见顾君临,如今再这么看他,只觉那张魂牵梦萦的俊脸越发惊艳。

    她痴痴望了他好一会儿,顾君临沉着脸咳嗽了几声,这才不悦的说道:“你又来干什么?”

    “君临哥,我们好歹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你干嘛老是对我那么冷淡?”张婉说着说着便挪到了他办公桌旁边,正要假装跌倒坐他大腿上,顾君临立马起身。

    张婉扑了个空,心中恼恨不已,“那个裸聊女的身份,你应该知道吧?就是那个小贱人的堂姐……”

    “你说谁是贱人?”顾君临打断她的话,语气十分不善。

    张婉被他气势吓了一跳,不由后退了一步,嗫嚅道:“那裸聊女就是苏韵雅,想必你也见过。那个苏子清出身低贱,所谓蛇鼠一窝,她堂姐这个样子,她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你不要被她的外表欺骗了,这种心机女,迟早会害死你!”

    顾君临看都没看她一眼,甩了张照片扔在桌子上,赫然是张婉和苏韵雅相见的画面,“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背后做了什么,苏韵雅之所以翻红,就是你一手策划的。说别人是心机女,你哪里来的脸?”

    张婉当场被戳穿,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依然不肯服输,“苏韵雅这个样子,苏子清也不是个好货色。”

    “哼,被人拿捏了当枪使还不知道,张婉,你再说一句侮辱我未婚妻的话,我会告你诽谤,到时候法庭上见,可别怪我不留情面。”

    “那个女人怎么可以当你未婚妻!我不同意!”张婉一听未婚妻这词就炸了,厉声尖叫,仿佛她才是正牌未婚妻。

    顾君临轻蔑的看了她一眼,“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我挑选未婚妻还要经过你的同意?张婉,你不过是张德齐的私生女而已,摆那么大谱干什么?别以为坐上张家大小姐的位置就能摆脱掉你是小三女儿的身份,这是耻辱,一辈子都洗不掉的。”

    “你……你怎么知道?”张婉脸色刷白,额间青筋爆现,显然已是怒极,这是她最大的软肋,明明……这个秘密她保护得很好,他怎么会知道?

    “我要想查点什么东西,你以为能瞒得过我?张婉,我奉劝你老老实实待着,不要听别人教唆做出什么追悔莫及的事情,一旦你的私生女身份公开,失去利用价值,以张德齐的狠心程度,只会拿你出去挡枪,到时候张家的财产你一毛钱都继承不到,还会被张氏集团赶出去,这一点,想必你比我清楚。”

    顾君临面无表情的看着她,毫无半点怜惜,张婉只觉背后发寒。

    原来她想做什么小动作,都在他的掌控之内,今天挑明这些,很明显就是在威胁她不要轻举妄动。

    顾君临说得没错,她的母亲不过是张德齐的一个情妇而已,之所以认回她,张德齐的意思就是让她去联姻,成为他的商业筹码,她全部的价值也在于此。

    如果小三女的身份被公开,她立马会被世家大族嫌弃,没有人会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情妇的女儿,张德齐自然会立马舍弃她,到时候她所引以为傲的一切都将全部失去。

    “我……我知道了。”张婉意识到顾君临是来真的,当下颤颤巍巍的退出去,脸色煞白。

    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她在顾君临面前确实没有了狂傲的资本,是她太低估了这个男人,满以为可以通过他来报复自己那个狠心的爹,未料到反是自己被他拿捏住。

    “认清自己的身份就好,我未婚妻好歹是清白人家出来的,不像你,连出身都是耻辱。”顾君临有意戳她痛点,她看不起苏子清?她哪里来的资格?

    其实身份问题不是他在意的点,而是张婉这个人,的确讨厌得很,她越是憎恨的地方,他越要反复提及。

    张婉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敢反驳,低头快步退出了办公室。

    金助理第一次看张婉像只战斗的公鸡进去,又像只被阉了的公鸡怏怏的走出来,心中好奇得很,他们总裁到底说了什么话,竟然将这个刁蛮的女人制住了?

    果然顾总要结婚了,嘴炮能力也变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