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一章 麻烦事找来

    婚期临近,苏子清已经推掉了所有的广告代言和影视邀约,安心准备婚礼。

    顾氏集团圈内影响力巨大,需要邀请的名单金助理都已经准备好,而苏子清这边就显得寒酸许多。

    她和吕雁兰相依为命长大,唯一的亲戚就是大伯一家,如今已经成了不死不休的状态,参加婚礼是不可能的。

    不过倒是那一群邻居一向关系相处好,吕雁兰第一个要求写下的名字就是王金花。

    苏子清不待母亲提醒,主动将母亲的麻将三姐妹都写了上去,吕雁兰瞬间笑开了花。拟邀了七八家,本打算作罢,一看到顾君临这边七八页的单子,吕雁兰觉得不能让女儿没了气势,一鼓作气将从前的邻居都写了个遍。

    总算凑满了三页纸的人数,“我们家虽然比不得他们,但人数上总不能太难看,以前吃酒的份子钱,我也好多拿回来一点。”

    苏子清一脸无奈,“妈,不是人数多气势就足,现在还想什么份子钱呢!”

    她们家现在可不比从前,那点钱完全不用在乎,苏子清的本意只是邀请些要好的人一同沾沾喜气,至于其他的,并没有多想。

    她从未奢想过自己竟然也会有如此幸福的一天,和最爱的人步入殿堂,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从小到大她幻想过无数遍,上辈子错付与人连命都送掉了,这辈子最大的幸运是遇到顾君临。

    嘴角不自觉上扬,下笔的速度也越来越轻快,其他人的婚礼邀请函可以打印,但是送给好朋友的邀请函,必须得是手写。

    吴艺的已经提前送了,安卉,金诚,肖哲文,周燃,陈岐,张威,钱森,邢简,邢媛媛……这些都是必须要写的,对了,靳嘉瀚也要添上,还有高卓?

    苏子清写到这里,打了个问号,虽然打了一架,不过后来相处还不错,他不至于因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到现在吧?一并邀请过来好了。

    她正专心思考邀请名单的事情,一直在旁边帮忙的金助理接了个电话匆匆出去了,没多一会儿,又匆匆跟她告别。

    见他一脸忧虑,苏子清担心是顾君临出了问题,急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顾氏可能有大麻烦了,顾总急着召我回去,回头有空我再跟你细说。”金助理来不及多加解释,快速跑了出去。

    安卉很少看到金诚这般慌乱的样子,心里也有几分担心,“不然我跟着去看看?”

    苏子清点头,“那你快跟上,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好!”安卉急忙跟着出了门。

    吕雁兰一脸蒙圈,见苏子清表情不好,也问道:“小斐出事了?”

    自从认了亲家,吕雁兰叫顾君临小名叫得越发顺口了。

    “应该不会吧,他那么厉害。”苏子清说这话,自己心里也是没底气的,只是淡淡安慰了吕雁兰几句,便回了房间。

    顾氏集团这么庞大,如果出了大事,网络上肯定有报道,她尝试着搜了好几个关键词,终于搜到了一点零星的消息。

    顾氏集团似乎陷入了偷税漏税的风波,虽然小报上只有寥寥几句,不过联想到金助理的神情,情况似乎并不乐观。

    顾君临应该是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事给压了下去,苏子清后面再查,就没查到多少东西了。

    偷税漏税可不是小事,如果真的查出来什么,顾君临有可能面临牢狱之灾,苏子清一想到这个可能,心里就突突直跳。

    顾氏集团可是上市公司,顾君临应该不会蠢到做这种事情,或许是有人栽赃陷害也说不定,以他如今的能力,这场危机应当能安然度过,她一边安慰自己却一边忍不住胡思乱想。

    如果他没能度过危机呢?

    她心里越想越慌,门外吕雁兰敲响了房门,“清清,你同学找你。”

    “我同学?”难道是陈令和吴艺还没和好?

    她心里正乱,看也没看就接过了电话,却听到一个久违的声音。

    “清清,我是林朵呀!自从毕业后就没联系了,如今你结婚的消息我还是从网上才知道的,我们好歹一个宿舍待了三年,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林朵欢快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苏子清扯了扯嘴皮,眼底并无笑意,“听说毕业后你发展得挺不错的,现在都当上网剧女一号了,我这不是怕打扰你工作嘛!”

    “哪有你忙,演了钱导的电影,还和顾总要结婚了,我们可一直等着喝喜酒呢!”林朵其实跟苏子清一向没什么交情,当时扒着她也不过是想求个机会,如今找到了金主自然不会在苏子清这里热脸贴冷屁股。

    可这是顾君临的婚礼啊!那该是多么盛大的事情,圈内有名的人全部都会去,她一个小演员自然不会在邀请之列,通过苏子清下手,凭借从前的交情,得一个邀请函应当没有大问题。

    “我正要给你寄邀请函呢,从前的交情自然不会忘。对了,徐小真呢?”苏子清印象中,这两人一向形影不离,顺口多问了一句。

    “不知道,毕业后就断了联系。”林朵的语气迅速冷了下去。

    那个没脑子的丫头,当时一心想倒贴顾君临,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断了进娱乐圈的路,后来见她发达了又几次三番让她介绍机会,结果业务能力又不行,被刷了下去反倒来怪罪她,两人友谊破裂,彻底断了来往。

    如今徐小真人在何处,她还真不知道。

    “我明白了,那……婚礼上见。”苏子清敷衍了两句,婚礼上那么多人,还真不一定能见到。

    交情不深,卖从前同学一个面子也不是难办的事,况且她也没害过自己,还帮了她好几次,这事她心里都记着。

    “清清,我给你提个醒,徐小真就是个白眼狼,以后你就算碰到,也千万别理她,搞不好得弄你一身骚。”林朵现在和徐小真闹掰,自然不愿意看到她翻身,要是这个女人通过苏子清火了,对她可没好处。

    “好,谢谢提醒。”苏子清说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不由松了一口气。

    转头对吕雁兰说道:“妈,以后如果是这人打来的电话,你不要帮我接,就当没听见。”

    “是关系不好的同学?”吕雁兰问道。

    “也不算,不是一路人,不想跟她们打交道。”

    吕雁兰点点头,答应了。

    谁知道手机刚放下,又来了电话。

    一看来电提醒,苏子清嗤笑,今儿个什么日子?麻烦的人,一个又一个的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