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二章 不安的婚礼

    “你的婚礼邀请函,我还没有收到。”陆渐学淡淡开口。

    “陆总日理万机,忙得很,我这种小人物的婚礼,您还是不要参加了吧!”苏子清在他面前,连装都懒得装了,两人之间这种尴尬的关系,婚礼上相见,大家心里都不好过。

    “既然你不希望我来,那我不来便是。”陆渐学笑了笑,语气十分柔和。

    苏子清心里觉得奇怪,从前她说两句就要惹怒他,难道突然变佛系了?

    “你说真的?”她不确定的问道。

    “好好准备婚礼吧,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陆渐学情绪很是高昂,隔着手机苏子清都能感受到他的高兴,心中不由越发奇怪。

    这口气,说得好像他自己要结婚一样。

    “你……”她还想说,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陆渐学绝对在策划什么事情!

    可眼下她在明,对方在暗,婚礼的事情又琐碎繁杂,她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再去堤防其他事情,转念一想顾君临做事一向稳妥,婚礼上加强安保,就算有人想破坏婚礼,应该也没机会下手。

    各种纷繁复杂的念头涌上来,让她心情十分慌乱,偏偏顾氏集团现在出事,难道又是陆渐学的手笔?

    煎熬的一天过去,苏子清终于盼到顾君临回来,见他神情疲惫,愈发担忧,“听说公司有人偷税漏税?”

    “说起来可大可小,你知道杜文昊吗?”顾君临揽着她的腰,坐在了沙发上,一只手扯开领带,隐约可见漂亮的锁骨。

    “一线明星,怎么会不知道!中生代里就他最出名,观众口碑也很好。”苏子清自然知晓这个人,不过从未私下接触过,对方为人并不清楚。

    “他的工作室有偷税漏税行为,偏偏此人又参股了顾氏集团,所以查封了他的工作室之后,又牵连到了集团,现在全公司上下都如临大敌。”顾君临懒懒回了一句,将她拉到自己怀中。

    “不过别担心,媒体方面消息已经封锁了,我们内部也提前查了一遍,没有问题,安心准备婚礼吧,不要为我操心。”顾君临摸了摸她的脑袋,一脸宠溺。

    “那就好,白天看金诚那个样子,我还以为出大事了。”苏子清松了一口气,想起陆渐学那个捉摸不透的电话,又说道:“婚礼那天,你要加强安保,我担心会有什么人出来捣乱。”

    “好,我保准将婚礼现场布置得严严实实,一只苍蝇都飞不出去。”他低头吻在她额头上,随着婚期的临近,那颗躁动的心,越发蠢蠢欲动,只希望这一天赶快到来。

    “婚礼宾客名单都定了吗?等手头的事情处理完,我也要准备休假了,等婚礼结束之后,我们就环游世界去,最好度个一年的假,生一个胖娃娃再回来,看那些媒体还敢怎么乱报道。”

    苏子清噗嗤一声笑出来,“别人都是度蜜月,你还要度蜜年啊!”

    “我是老板,想放多久的假就放多久的假。”顾君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心里像喝了蜜一般甜,只要看到她笑,他就心情特别好。

    “那你不怕等你回来,董事会集体将你卸任,从顾氏集团开除出去?”她仰头,刚巧看到他漂亮的下巴线条,忍不住吞咽口水。

    “这个也不是不可能,最近顾成青被人保释出来了。”顾君临说到这里,眉头微微皱了一下,顾成青那么高傲的一个人,被他以谋杀未遂的罪名送进了监狱,如今出来,肯定要报复。

    偏偏是在婚礼的前夕,这不得不让人产生联想。

    “你大伯?”苏子清已经好久没听到这个名字了,心里不由得咯噔一声。

    “听说他在监狱得了重病,被保外就医治疗半个月的时间,而这个时间,刚好是我们结婚的日子。”顾君临不无担忧的说道。

    “你要多加小心。”苏子清伸手环住他的腰,眉目皱成一团,拳头悄悄攥紧,她绝对不会让他有危险,哪怕付出她这条命。

    “这件事,针对的不是我一个人,明天开始我会安排保镖贴身跟随,只要你安全,我就不会出事。”顾君临歪头,露出一个安慰的笑容。

    “吃饭了,你们小两口别腻歪了。”吕雁兰端着汤碗从厨房出来,朝两人招手。

    结婚前夕,这两人反倒黏得更紧了,吕雁兰可不想当电灯泡,还等着苏子清结婚后,搬到顾家老宅跟顾夫人一起作伴呢!

    “算了,这些事都只是我们的猜测,我们现在应该将重心放在婚礼上,把肚子填饱了,比什么都重要。”顾君临起身,拉着她往餐桌边走去。

    苏子清心中忧虑,却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又变得平静下来,苏子清却总觉得像暴风雨前的平静。

    很快就到了婚礼那天,吴艺自告奋勇做伴娘。

    她一袭高级手工定制的婚纱,惊艳了众人。肤若凝脂,腰系如柳,漂亮精致的妆容更增添了几分美艳,安卉在一旁都看呆了。

    几人聊了几句,很快就有人来接送,苏子清刚要走,却被吴艺拦住。

    她特地跑到前面查看司机身份,又电话联系金助理确认,这才扶着苏子清上了小车。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谨慎了?”苏子清有些好笑的说道。

    “我……我担心出事。”吴艺满脸写着担忧,看着眼前美丽的新娘子,她暗自握拳,“清清,我一定会让你安安全全度过这场婚礼的。”

    苏子清看她神情不对,不由握住吴艺的手,“你是不是知道什么?这件事是不是跟陆渐学有关?”

    吴艺眼神躲闪,“没有的事。”

    见她不说,苏子清也不好追问,婚车还在慢速前进,两边都是追着跟拍的媒体车,还一度造成交通拥堵,现场很是混乱。

    苏子清见到这般情况,心里也有些焦急,怕误了时间,恰在这时,司机问道:“这条路要经过主干道,按照现在的速度走下去,只怕下午才能赶到,我们换一条路走吧。”

    苏子清觉得有理,正要答应,却听吴艺喊道:“不行,必须走大道,婚礼路线不能改!”

    她神情很是激动,比苏子清这个新娘子还着急,司机被她大嗓门吓到,“主干道堵车,我们会迟到的!”

    “迟到就迟到,不许走其他的路。”吴艺嚷道。

    司机一脸无奈,转头看向苏子清,“这是您的婚礼,我听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