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三章 顾成青绑架

    “跟在我们后面的保镖车呢?”吴艺的反常苏子清看在眼里,她不是那样无理取闹的人,想到陆渐学与吴艺的关联,她心里不得不多加了一个心眼。

    吴艺和司机探出头往周围看,原本有五辆车一起行走,前后各一辆保镖车护着,此刻因为堵车,都分开了很远,加之各种人群混杂,一眼望去,压根瞧不见人。

    此时的婚车,就好似漂浮在大海里的孤舟,前后找不到一点依靠。

    苏子清也觉不对劲,眉头微微皱起,选择相信吴艺的话,“我们先等等吧。”

    起码这是在大街上,两边还有这么多的跟拍记者,虽然是阻碍,却也是保护。她不信众目睽睽之下,还有人敢当众下手。

    堵车大约堵了半个小时,婚车又开始缓缓移动了,苏子清的心里稍稍松了一口气,只要通过这个路口,就不用再与主干道同一条路了,司机加速应当能准时赶到。

    好不容易从车流中开了出来,司机正要加大油门,忽然只听得咔擦一声响,婚车竟然在半路上彻底报废了。

    司机一头汗水,连忙跑去开盖查看,青色的烟从车前盖冒了出来,远远望去颇为惹眼。

    记者们还在跟拍,一看婚车出问题,一个个立马按下快门准备看热闹,谁也没有想过要出手帮忙。

    这时被堵在后面的保镖车赶了上来,一个高大的男人朝婚车跑了过来,满头汗水,“怎么回事?车坏了?”

    司机一脸无奈,“出发前我明明都检查一遍没有问题的,怎么偏偏这个时候出问题?”

    今天这一路上太不顺利了,就像有人故意为难他一样。

    “再耽搁婚礼就要迟了,苏小姐,要不您将就一下,先上我们的车吧?”保镖焦急的说道。

    婚礼当天不坐婚车,反而跑去做保镖的车,这可不是什么上策,还有那群虎视眈眈的记者一直盯着,指不定写出什么样的报道出来,可站在这里等也于事无补。

    她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报废的婚车,“能修好吗?需要等多长时间?”

    司机挠头,“不知道,我没查出问题来,可车就是不走了,这可真是奇怪。”

    吴艺紧抓着苏子清的胳膊,警惕的看着眼前的保镖,“把你的工作牌号给我,我要核查!”

    为了防止有人偷混进来,每个保镖都进行了编号,只要一查就知道是否是自己人,那个男人一脸无奈,掏出工号牌递到吴艺的手上,一查果然没问题。

    吴艺仍不放心,“你们那个车有没有问题?检查了没有?”

    “我叫您姐成吗?那可是军用车,您看看包裹的外皮,那都是防弹的,普通车一碰就得被碾压成渣,你放一百个心,这车安全性比银行的运钞车都好一百倍!”

    男人一直被她盘问,都快失去耐心,吴艺左左右右将事情全部问了个遍,这才带着苏子清上了保镖的车。

    身后那群记者仍然紧追不舍,另外一辆保镖车故意横在中间,拉开了双方的距离。

    眼见离婚礼开始的时间越来越近,冷静如苏子清也变得焦急了几分,催促道:“你们开快点,别误了时间。”

    “苏小姐放心,我们一定给您安全送达。”车内坐了四个保镖,前后将苏子清和吴艺围在中央,两边的景色飞速后退,这些人都是一等一的好手,眼见距离婚礼现场越来越近,苏子清提着的一颗心也逐渐放下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保镖车被一辆货车全速撞上,巨大的冲力将保镖车生生推出了百米远,随后一歪,半截车身陷入了泥土之中。

    谁都没有料到会有意外发生,皆懵了片刻,巨大的冲力,几乎将苏子清甩晕过去,吴艺第一时间牢牢将她护在怀里,当场就失去了意识。

    她强撑着身子坐起来,着急拍打她的脸,只见吴艺满身血迹,没有清醒的意识,苏子清急了,一遍又一遍呼喊她的名字,心里又惊又怒。

    四个保镖人高马大,第一时间护住了自己,见苏子清只是受了轻伤,立马爬出去查看情况。

    外面围了几十个男人,将车团团围住,苏子清能听到外面打架的声音,似乎斗得很狠,可眼下她也无暇顾及这么多,连忙翻包找手机。

    这车子半翻在泥里,很多东西都错位了,她脚也受了伤,移动都成问题,一想到吴艺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她强忍住脚上的痛,跌跌撞撞翻过去找手机。

    然而手刚一接触到包,就听到车门哐当一声响,巨大的光亮从外面透射进来,她下意识眯了眼。

    片刻后被人从车内强行拉了出来,那些人动作粗鲁,腿上的伤刮到车玻璃,拉出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雪白的婚纱染上了鲜红的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再一抬眸,是一个长相儒雅的中年男人站在她的面前,眼神却非常阴鸷,“长得水灵,我侄子眼光还算不错。”

    他冷笑了一声,挥手示意后面的人将她抬上一辆面包车,外面全是泥点,看着很不起眼,苏子清意欲挣扎,却丝毫容不得她动弹。

    “你们抓我可以,但里面的人是无辜的,帮我打个120,不管你有什么目的,我保证配合你们!”

    “都什么时候了,还玩有情有义?”顾成青嗤笑,“只要你没死,我就算完成任务,谁管其他人。你说我那个狠心的侄子,听到他的未婚妻在我手上的消息,会作何反应呢?我可是非常期待呢!”

    顾成青笑容阴狠,不待苏子清反抗,给她套上了黑色套头,随后将她裹得严严实实丢上了面包车。

    腿上的伤口一直在流血,先前疼得要命,后来就疼得没了知觉,千防万防没料到顾成青会用这种方式绑架她。

    苏子清小心翼翼撕下婚纱的裙边,悄悄放在了座椅缝中,被抬出去的时候,又留了其他的纱布在地上,只期待顾君临能早一步找到她。

    她深知他的性格,平时看着冷静自持,一旦涉及到重要的人,就容易失去理智,顾成青棋出险招用她作为绑架筹码,的确拿住了顾君临的软肋,她必须要自救,绝对不能成为他的绊脚石。

    不知被抬着走了多远,苏子清感觉自己被扔在一个柔软的垫子上,随后耳边嘈杂的声音都消失了,四周诡异般的安静。

    没多久,随着轻轻的脚步声,门吱呀一声被推门,她能感觉到是男人的气息。

    一只手掀开她的纱裙,摸在她的腿上,苏子清心头一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