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拿捏在他手上

    陆渐学不自觉将手放在了她的伤口上,触目惊心的一条大口子,鲜血已经将婚纱染红,此刻破旧不堪,伤口已经结了痂,他一碰,明显感觉到她剧烈抖动了一下。

    不知道是因为疼,还是因为害怕。

    “他们伤了你?”陆渐学温柔的开口,眼神却已有了狠意。

    待听到来人的声音,没来由苏子清竟然心里松了一口气,陆渐学虽然心狠手辣,但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至少不会伤害她。

    她声音嘶哑的哼了一句,“是你?”

    对方没回答,只听得门哐当作响的声音,一个黑影从面前走过,随后苏子清听到了拳打脚踢的声音,“你们这群废物,竟然伤了她,我弄死你们!”

    陆渐学冰冷的声音从门外传来,苏子清几乎都能想象到他伸出脚在那群人身上胡乱踢踹的模样,那群人面带狠色,却并不敢多加反抗。

    大约过了十分钟,陆渐学又带人进来了。

    “好好清理伤口,如果她有什么意外,你也别想活了。”陆渐学哼了一声,语调冰冷,带着威胁的语气。

    女人低声抽泣,颤抖着清理苏子清的伤口,似乎被吓得不清。

    “婚纱太笨重了,又沾染了血,她需要换一件干净的衣服。”女人语气微弱,藏不住的恐惧。

    陆渐学恶狠狠瞪了她一眼,随后又温柔的看了苏子清一眼,转身打开了身后的衣柜,“你帮她挑一件。”

    女人唯唯诺诺的点头,顺手拿了一件简单易穿的睡裙,也方便清理和包扎伤口。

    然而她刚要脱下苏子清的婚纱,却被她出言制止:“陆渐学,你出去!”

    她吼了一声,头上还戴着黑色的头套,看不清表情。

    陆渐学只当她害羞,嘴角露出浅笑,退后带关上了门。

    女人帮苏子清拿下头套,见到了一张清丽精致的脸,她认得,是最近很红的一个女明星。

    她惊讶的看着苏子清,张了张嘴,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帮我解开吧。”苏子清见只是一个柔弱的女人,语气软了下来,“你也是被绑架过来的?”

    她身上还穿着护士服,可脸上身上都有被殴打的痕迹,衣服裙角都沾了灰尘,看起来不像跟顾成青一伙的。

    护士一脸愁容,“我是负责看守顾成青病房的护士,那天也算我倒霉,刚进去给他量体温,一伙人就冒出来,将我们一起劫走了,然后我就一直住在这里,哪也不许去。”

    说起这件事,她就想哭,可想到外面还有人守着,强忍住内心的悲痛,帮苏子清换好衣服,她腿上的伤完整的露了出来,将近十厘米的口子,里面还有玻璃碎渣子,光看着都觉得疼。

    “你忍着点,会有些痛。”护士说道。

    “没事,你正常处理就行。”死她都经历过了,这点小伤口算什么,苏子清露出虚弱的笑容,安慰她不要怕。

    “你叫什么?”

    “大家都叫我红豆。”见苏子清和善的笑容,红豆也稍稍放松下来,这两天每天见到的都是那群凶神恶煞的绑匪,虽然没对她做什么,可还是害怕极了,见到她这般模样,立马将她当做了同类。

    “你为什么会被绑来?”红豆瞧了眼旁边的婚纱,心里十分同情,“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

    “此事说来话长,有人想用我来威胁我的丈夫。”苏子清叹了一口气,眉头一皱,红豆已经手脚麻利的包扎好了伤口,“谢谢。”

    “我们俩现在也算同命相怜了。”红豆抽了一鼻子,泪眼汪汪的看着苏子清。

    她的脸虽因刚刚那场变故沾染了灰尘,头发也散乱了几分,却难掩漂亮的容貌,肌肤胜雪,嫩得似乎能掐出水来,一双漂亮的杏眼清澈如泉水,十分抓人眼球,红豆一时都看呆了,“子清,你真好看。”

    苏子清没料到她忽然来这么一句,一时有些愣,随即颇为无奈的笑了笑,“你也挺可爱的。”

    “从来没想过我会和一个明星一起被绑架了,绑架的人,还是另一个明星。”红豆说到这不知该庆幸还是该哭。

    两人正说着,陆渐学已经推门走了进来,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处理好了没有?”

    红豆立马从床上弹了起来,战战兢兢回道:“好了,已经……已经没问题了。”

    陆渐学朝她摆了摆手,红豆担忧的看了苏子清一眼,随后低头出去了。

    房间只剩两个人抬头不见低头见,苏子清脸上的笑意沉了下去,冷冷盯着他,“当红明星陆渐学竟然牵扯进一桩绑架案来,我真没料到你会选了一个如此不理智的方式。”

    “绑架?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大家都看见了,是顾成青绑的你,而我是作为见义勇为的路人将你从他手中解救出来,这因果关系,可别弄反了。”陆渐学笑眯眯的说道。

    他出钱,顾成青出力,至于钱财来源,他有的是方法不被人查出来,

    苏子清沉默,双手紧握成拳头,这个混蛋!

    陆渐学见她生气的模样,越看越喜欢,忍不住伸手抚摸她的脸,却被她躲开。

    “陆渐学,你放尊重点!”她低吼出声。

    陆渐学手僵在半空,笑意沉了下去,“苏子清,你注定是我的女人,现在你有抵触情绪我很理解,我愿意给你时间,不过别让我等太久。”

    “陆渐学,你是不是有妄想症?我有丈夫,我的丈夫叫做顾君临,你和我之间连正式的关系都不曾有过,你凭什么决定我的人生?还以为这段时间你有所改观,看来是我错了,狗是改不了吃屎的!”

    苏子清简直都快气笑了,谁给他的自信只要他愿意她就会乖乖当他的女人?

    这个自私卑劣的男人,从来想到的都只有他自己,收起尾巴扮可怜不过是假象,只是没料到真面目会这么快露出来。

    “你竟然敢骂我?苏子清,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自己的处境?连你的命都捏在我的手里,只要我高兴,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陆渐学也有些恼火,她眼中的不屑他都看在眼里,像极了那时母亲看父亲的眼神,这让他无法忍受。

    “人命在你眼里,永远都是不值钱的,反正也不是第一次死在你的手上,我没什么好怕的。”这一次,她就算是死,也一定要拉他垫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