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五章 寻找踪迹

    “我对你这么好,为你付出了这么多,我努力做了那么多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你轻描淡写一句话将我打回原形,这样对我公平吗?苏子清,你的心是石头做的吗?”

    陆渐学满心愤懑,他那么爱她,她怎么可以将这些全部践踏在脚底?

    苏子清冷笑,“就算是石头做的,那也是你逼的,陆渐学,你最爱的明明就是你自己,你做的那些事情感动的是你自己,不是我。强行将爱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指责我的不是,那就是自私。我说过很多遍,我讨厌你,不管你做什么,我都觉得恶心至极……”

    她还要再说,陆渐学已经扑了过来。

    他将她死死按在床上,双目赤红,喘着粗气,“你再说一句试试!”

    苏子清被他的样子怔住,她分明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气,心知自己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在他的地盘上惹怒他对自己没好处,便生生压住了火,语气平静下来,“不顾我的意愿将我扣押在这里,这就是你所谓的爱吗?”

    陆渐学青筋暴起,一拳狠狠砸枕头上,随后无力的躺在了床的另一边,“你为什么这么讨厌我?因为吴艺的事情?”

    他无论怎么想,都想不通苏子清无来由的怨恨到底从何而来,除了大三时他确实做了一些为难她的事情,但那些都没有对她造成伤害,反而替她铲除了一直为难她的人,这些年三番两次为了她受伤 ,还不够偿还吗?

    “跟吴艺没有关系。”苏子清只是淡淡回了一句,并没有多言。

    那些被她埋藏的陈年往事,已经是上辈子的事情,既然已经下定决心走出来,她就不想再提。

    “那到底是为什么?”陆渐学越想越不甘,从小到大,他想到的东西都唾手可得,偏偏栽在一个苏子清身上,越是想要越难得手,每次想到她与其他男人耳鬓厮磨,便叫他几欲发狂,难以忍受。

    他强忍了这么久,终于在她婚礼当天出手。

    一来是为了夺回她,二来是想叫顾君临在众人面前丢了大面子,新娘失踪不见,加之明星的身份,还不知要传出多少绯闻,就算以后再寻回,只怕也堵不住悠悠众口。

    他就算死,也绝对不会让他们安安心心的在一起。

    “你有没有想过,要杀了我?”苏子清瞪着眼睛看天花板,夜色透过窗户淡淡落在她的脸上,看起来很是清冷,甚至带了一点诡异感。

    陆渐学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觉得她透着怪异的气息。

    “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只是在想,会不会再一次死在你的手上。”

    “再一次?”陆渐学一脸不解,她这语气说得她好像在自己手里死过一样,可是这怎么可能?

    “我说过,我绝不会放过伤害你的人,包括我自己。所以,你一定不会死,你还要陪着我好好过这一辈子。”他的语气变得柔软,侧过身将苏子清拉到自己怀里。

    然而她滚了一圈又滚到了床边,十分抗拒接近他。

    “你现在的行为,就是在伤害我。”

    “你累了吧?先休息,我不会对你怎么样。”陆渐学并不管她是否抗拒这件事,绑架她之前他就已经做好了这个准备,他对自己有自信,只要时间足够长,总有一天她会接受自己。

    “陆渐学,你不要抱希望,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走你父亲的老路?”苏子清看穿他的心思,毫不留情的戳穿。

    “关于我父母的事情,你最好闭嘴。我一旦生气,可就没有现在好说话了。”陆渐学不自觉攥紧了拳头,好不容易压下去的火又蹭的燃了上来。

    苏子清不再言语,蜷缩成一团,闭眼睡去。

    以目前的情形来看,她只能选择顺从,等到陆渐学降低防备心,再另行想办法逃出去,至少现在,他不会伤害自己。

    想到这,她闭眼沉沉睡去。

    陆渐学果真没有再靠近一步,两人躺在床的两边,中间隔着长长的一道,他侧身看着她沉睡的背影,心里忽然放松下来,甜蜜而充实的感觉充斥心头。

    那是他想了无数遍的画面,如今她终于安安静静躺在他的身边,恍如梦境一般。

    他带着笑意睡去,却再一次梦到了那个可怕的画面,苏子清死在了他的面前,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瞪着他,怎么都闭不上。

    他一下从梦中惊醒,天已经大亮,苏子清正站在窗前看外面,听到他这边的动静,缓缓道:“做噩梦了?”

    梦境中的感觉太过真实,这让他心有余悸,回想起昨晚她奇怪的问题,陆渐学忍不住问道:“你说你因为我死过一次,这句话是真的吗?”

    苏子清没料到他醒来的第一句话是这个,有些惊讶的望着他,“你梦到了什么?”

    陆渐学说不出口,下嘴唇微微抖动了两下,随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为什么偏偏会梦到这个?难道说是昨晚她问过自己那句话后引发的恐惧?他怎么会害她?还亲眼看着她死在自己面前?

    陆渐学光是回想梦里的画面,都觉得要窒息,再不敢与她待在一个房间里。

    苏子清不知他又发什么疯,只嗤笑了一声,随后将注意力放在了研究逃跑路线上。

    这是是一个私人别墅区,远远还能听见海浪拍打的声音,该不会是在一个小岛上吧?或者说在海边?

    也不知道顾君临找到她的消息没有,手机里装了定位,只可惜被扔在了出事的保镖车上,还有吴艺,不知道她是否被人救了。

    苏子清心里焦虑不已,发现她不见了,君临该有多难过多恐慌。

    另一边,顾君临情绪已经到达崩溃边缘,婚礼上新娘被绑架,由于那些记者一路跟拍,所以苏子清被绑走后,第一时间就发布了消息。

    另一辆车上的保镖赶上现场时,吴艺倒在血泊中,所幸还有气息,其他人就没这么幸运了,现场一共发现了六具尸体,两具是绑匪同伙,另外四个是保镖。

    谁也没料到,大喜日子会出这样大的人命案子,加之苏子清身份特殊性,绑架案一下子冲上了热搜榜,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马路边也不算偏僻,有目击者称看见顾成青出现过,而医院里传来顾成青带着一个护士失踪的消息,证实了绑匪就是顾成青。

    顾君临当时就心里一沉,他与二叔仇恨已深,而苏子清是他即将过门的妻子,那他会怎么对待苏子清?

    这件事他根本不敢细想,恨不得立马杀了那个混蛋,可这家伙仿佛人间失踪一般,京都市所有警力都出动,监控录像也都开启,却找不到任何踪迹,这让顾君临几欲崩溃。

    绑架案发生的第三天,吴艺恢复了意识,也带来了一个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