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重生影后:顾少请接招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七十七章 落入敌手

    顾君临将苏子清拉到身后,冷笑道:“你现在被全国通缉,绑架,杀人,贿赂,这些罪名一个都跑不掉,拿什么跟我拼?”

    “是,我被你逼上了绝路,什么都没有了,现在就剩下这条命还能搏一搏,“大哥死在了我手上,他儿子我自然也能亲手解决掉。”

    顾成青笑得猖狂,模样疯狂又绝望,他身后带了大约十个人,每个人全副武装,十几把枪对准两人,想要逃是不可能的。

    顾君临带来的军队,正在别墅附近和陆渐学的人相互厮杀,本来是想趁乱偷偷将苏子清带出来,谁料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竟然让顾成青抓了个正着。

    随行的迷彩服男人紧握手中的刀,站在最前面护着顾君临,此刻头顶也渗出了汗水,双方人数太多悬殊,何况还带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他就算有通天的本事,也没办法带着他们全身而退。

    顾君临悄悄拍了拍他的后背,“不要反抗,见机行事。”

    男人点了点头,顺从的举起了手。

    其他三人也跟着举起了手,不废吹灰之力就将他们一网打尽,顾成青自然乐得其成,将四人绑得结结实实带上了船。

    原本是高高在上的人上人,被顾君临害的如同过节老鼠,顾成青恨透了他,单独揍了他一顿这才稍稍解气,“看不出你还是个痴情种,为了个下三烂的女人,竟然真的敢来,我大哥泉下有知怕是也要再气死一次。等我拿到顾家的财产,你放心,我送你们一起去西天。”

    顾君临被打得鼻青脸肿,一声不吭,现在被顾成青占了上风,先让他得意,等他的人到了,到时候一笔一笔的账,他自会跟他好好算。

    “不吭声是什么意思?这么快就怂了?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认输了。”顾成青阴阳怪气数落了许久,见顾君临始终没回应,不免扫兴,忍不住又踢了他一脚。

    顾君临闷哼了一声,只淡淡答道:“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请放干净你的嘴巴。”

    顾成青大笑,“没想到是个情种,你放心,看在我们从前是一家人的份上,我会让你们死在一起的。”

    他哼了一声,多瞟了苏子清一眼,随后洋洋得意走出了仓库。

    苏子清挪到顾君临的身旁,满脸心疼,“对不起,都是因为我……”

    顾君临朝她靠了靠,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眼神无比的温柔,“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怎么会遭遇这样的事情。”

    他往外看了一眼,压低了声音,“别着急,我的人很快就会来,他们不会得意太久。”

    “可是我们在海上,他们怎么知道我们的位置?”

    顾君临瞥了一眼她的耳环,露出意味深长的笑,苏子清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原本忐忑的一颗心瞬间放松下来,她就知道他会有应对之策。

    船开了没多久,忽然听得外面的喧闹声,甚至还有枪声,似乎外面有两队人打起来了,苏子清眼睛一亮,“好像你的人来了。”

    顾君临面露不安的神情,“来得这么快?”

    几人还没来得及反应,仓库门就被人一脚踢开,可等来的不是顾君临带来的军队,而是陆渐学。

    他头发凌乱,看起来风尘仆仆,直冲进来将苏子清抱了起来,“你有没有受伤?”

    苏子清一脸震惊的看着他,“你不是走了吗?”

    “你出事我怎么能不来?那个混蛋要是敢伤你一根毫毛,我一定要宰了他!”陆渐学说起话来咬牙切齿,想起差点失去她就心惊肉跳。

    “你放我下来。”苏子清手脚被绑在行动不便,更加不想被他抱在怀里,何况旁边还有顾君临在看着。

    见她满脸不悦,陆渐学本想放她下来,一眼瞥见旁边顾君临愤怒的眼神,立马又将她往怀里紧了紧,“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抱着你是应该的。”

    说完,特别挑衅的看了顾君临一眼,他果然脸色变得很难看。

    苏子清喊道:“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女人了?你话说清楚!”

    “我们在同一张床上睡过一晚,这还不算吗?”陆渐学有意将关系说得暧昧,他就是要给顾君临埋下这根刺。

    “这种话亏你说得出口。”苏子清简直要气笑了。

    陆渐学不语,抱着她就要出门,顾成青派人拦在了门口,满脸愤怒,“你派人打我兄弟算怎么回事?陆渐学,这是在我的地盘,不要以为你可以为所欲为。”

    “你抢我的人,还不许我动手?”陆渐学冷嗤一下,十分不屑的看着顾成青,“一个落水狗而已,也敢在我面前猖狂。”

    “呵,要不是我,这娘们早跟我侄子跑了,为了一个这样的女人搞成这样,你脑子有毛病吧!”顾成青觉得陆渐学都疯了,就凭他这条件,想要什么女人没有,偏偏要抢别人的,他简直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

    “我的事,你没资格过问,苏子清我带走了,你的目标是顾君临,跟我没关系。”陆渐学抱着苏子清就要离开,顾成青再次拦住了他的去路。

    “我的兄弟们受伤的,你必须给个交代。”这些人都是跟着他出来玩命的,如果被陆渐学的人打了,他要是不给个说法,以后是没办法服众的,顾成青想着以后顾家的钱都会流到自己的手上,对陆渐学也没了之前的恭敬与讨好。

    “钱还没拿到手就敢跟我叫板,顾成青,我看你才是脑子有问题。”陆渐学后退一步,旁边一个高大的男人立马出手,一拳打在了顾成青的鼻子上。

    他踉跄几步倒在了船舱之上,鼻血汩汩直流,“王八犊子,你竟然敢对我动手!兄弟们,给我上!”

    顾成青怒了,招呼兄弟们一起上,陆渐学带来的人自然也不甘示弱,两派人又打了起来。

    陆渐学抱着她就要走人,苏子清扣住门不肯走,“顾君临在哪我就在哪。”

    “早知道你不肯走。”陆渐学冷笑一声,掰开她的手,径直往舱门外走去,苏子清手脚不便行动,不断扭来扭去,好几次差点从陆渐学怀里掉出来。

    他心里愤恨不已,“我跑这么远来救你,你就看不见我的好?苏子清,你再这样,我现在就可以让顾君临见不到明天的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