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皇纪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三章 初次登场,大唐车弩!

    “小瞧他了。”

    看到李太乙朝着自己微笑的那张脸庞,火树松仁眼中不由划过一丝厉色。

    深藏不露!

    火树松仁一直认为李太乙只是一个稍微聪明的皇子,从之前围剿乌斯藏寇边队伍的表现来看,最多是一个有军事能力的皇子,但是现在,在李太乙出声指点那名大唐掠阵的武将后,他对李太乙的印象发生了改观。

    ——这是一个有着很强将领能力,并且对乌斯藏有着威胁的人。

    如果随随便便一句话就能帮助那名将领摆脱输掉的困境,大唐一方的将领早就开口了,何必会等到他指导?

    此时此刻,乌尔姆灰溜溜返回了乌斯藏阵列中,神色难堪无比。

    他现在根本不敢看火树松仁,因为自己这一输,乌斯藏的士气受到了极大影响。

    乌尔姆低着头,紧闭双眸,准备迎接火树松仁的雷霆大怒时,一道雄浑的声音传入了耳中:

    “下去吧,下不为例。”

    乌尔姆一怔,陡然抬头,见到的却是火树松仁朝着乌斯藏阵列后方走去的巍然背影。

    那一刹,乌尔姆眼中越加坚定,忠声道:

    “是!末将一定会想办法击溃大唐!”

    说罢,乌尔姆神色凛凛地骑马回到乌斯藏大军前方,绷紧全身肌肉,随时准备进攻。

    一场阵前比武失利还算不了什么!

    真正的重头戏还在后面。

    “郭将军,两军交战,各为其主!今日一战,我不会留手的!”

    火树松仁的声音从前方传来,声音渐渐变得冷酷。

    而对面,茫茫如海的乌斯藏大军也随之旌旗招展,杀伐森严。

    而另一侧,大唐方面,他望着四周围的部将,微微点了点头。

    “准备吧!”

    多说无益,战场上自见分晓!

    “接下来就要进行真正的战斗了!”

    李太乙的目光扫过对面开始整队的乌斯藏军队,心中暗暗道。

    一抖缰绳,李太乙拨转马头,很快朝着大唐阵列的后方而去。

    “呜!”

    随着大唐和乌斯藏两方的号角吹响,大战很快开始了。

    宋毅回到大唐阵列后,翻身上马,作为阵前对战为大唐赢得士气的将领,猛地扬起右手的斩马刀,发出一道沉重有力的命令:

    “所有人听令,准备!”

    高亢的声音响彻虚空,霎时间,气氛变得紧绷不已,所有人的目光也全部望向了对面。

    “隆隆隆!”

    几乎是同一时间,对面的乌斯藏阵列中,红胡子武将乌尔姆大手一挥,立即就有三千乌斯藏骑兵阴沉着脸,如同地狱中踏出的魔神一般,慢慢骑马而出。

    这些乌斯藏骑兵明显是精兵,全身披甲,目光凶悍,就连身下的青稞战马都覆上了沉重的战甲,一个个武装到了牙齿。

    虽然起手输了一截士气,但却激励了乌斯藏士兵们的斗志,他们一个个身上都散发出了一股如山岳般沉重的气息,即便隔了一段遥远的距离,依然让大唐士兵感觉到了沉重压力。

    “砸箱!”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陡然从军队后方传出。

    李太乙神色沉着,发布着号令。李太乙在这些练兵的日子获得了一些话语权,不少士兵也对李太乙很信服。

    听到李太乙的话,不少士兵回过神来,下一刻,轰,那三十个巨大的木箱瞬间被砸碎。

    木屑横飞,立即就露出了里面模样狰狞的战争器械。

    这些战争器械一人多高,浑身冒着金属的光芒,为移动方便,座下安置着两个轮子。而在上面,架着一把巨大的十字弓,与普通的十字弓不同,这个十字弓明显要巨大不少,上面架设的箭矢更有一丈长,而且仔细看去,每一架上面都不止一根箭矢,少则三根,多则五根。

    这些透着锋利光芒的战争器械,正是车弩。

    从最开始的草图设计、制作调整,到后来的试验发射,耗费了李太乙不少心思,不过最后的成果显著,在李太乙出征前终于成功了。

    “这是什么?”

    而另一侧,乌斯藏军队后方,火树松仁眼尖的看到了这散布在大唐各个方向的车弩,疑惑不已。

    不知道为何,他的心中隐隐感到了些许不安。

    “嗖!”

    突然之间,乌斯藏军队前方,红胡子武将乌尔姆猛然抽出腰上的弯刀,右手一扬,在空中猛地一挥,高高举过了头顶。

    那造型独特的乌斯藏弯刀,在虚空下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芒。

    “全军听令,锋矢阵列准备!”

    “哄!”

    数万名乌斯藏铁骑目光兴奋,全部发出一阵轰然的应和声,一波波凶猛的杀气如同潮水般从他们身上汹涌而出。

    “先锋小队出发!”

    感受到身后如潮的杀气,乌尔姆眼中也闪过一丝兴奋到极点的光芒,然后手中高举的弯刀狠狠挥了下来。

    “嗡!”

    大地轰鸣,前方出列的那三千乌斯藏骑兵全副武装,一个个骑着青黑色的青稞马从高高的山坡上,向着对面的唐/军冲锋而去。

    他们开始的速度还不是很快,但是慢慢的,速度越来越快,到最后,连整片大地都在他们的脚下颤动起来。

    一股山岳般沉重的气息庞大无比,无弗及远,慢慢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而且这股气息还在呈几何倍数增长起来。

    不止如此,连原本密集的阵列也开始发生变化,一个梯队,两个梯队,三个梯队……,三千人最后竟然化成了十多个梯队,如同起伏的波浪向着唐/军的方向冲锋而去。

    梯形冲锋阵列!

    这是漫长的时间中,火树松仁训练乌斯藏骑兵时发掘出来,对付大唐步兵最典型,最强大,最具威力的冲锋阵列。

    冲锋的铁骑分成无数个梯形队列,如同海浪般不停冲刷对方的步兵防守阵列。

    就算唐/军的实力再强大,全副武装得再严实,能挡住得一次战马冲锋,却不一定能挡得了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

    当冲锋的次数达到一定程度,一定能够冲垮对方的前线,撕裂整个步兵方阵,彻底击碎对方。

    ——只要前线步兵阵营溃散,混乱就会扩散到整个大军!这是乌斯藏人在无数次和中土的交战中发现的秘密!

    “轰隆隆!”

    大地震动,乌斯藏铁骑冲锋的速度越来越快,如同滚雪球般,已经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速度。

    远远看去,就如同一道青黑色的雷霆,那股气势奔雷掣电,排山倒海,沛不可挡!

    那一刹,郭定国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凝重的神色。

    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低估这支乌斯藏军队了!

    一百丈!

    七十丈!

    五十丈!

    就在双方距离仅剩三十丈的时候——

    “轰!”

    “轰!”

    “轰!”

    一阵惊天巨响陡然从唐/军的阵列中发出。

    一刹那,几乎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没有人可以形容这一刹的变化,当那三十架车弩同时射击的时候,时间都仿佛冻结,机括的轰鸣声,空气的震颤声,虽然仅仅只有三十架,但爆射而出的箭矢却有百根,那一刹的气势,彻底压过了那三千乌斯藏铁骑的冲锋。

    一根根粗长的弩箭,箭尖闪烁着凄厉的寒光,如同死神的镰刀般向着那三千乌斯藏铁骑射了过去。

    “噗!”

    还没等冲锋的乌斯藏铁骑反应过来,马背上,一名乌斯藏铁骑身体一仰,连吭都没吭一声,立即被一根车弩射得鲜血炸开,巨大的弩箭从他的前胸刺入,后胸穿出,甚至透过这名乌斯藏铁骑射入后排的第二名乌斯藏铁骑体内,接着是第三名,第四名,第五名……

    “嗤!”

    “嗤!”

    “嗤!”

    骨与血的声音不绝于耳,一名名乌斯藏铁骑如同收割的稻草般纷纷倒下,短短时间内,三四百乌斯藏铁骑瞬间毙命,连吭都没吭一声。

    刹那间,虚空寂静,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纷纷睁大眼眸看着战场的这一幕,满脸的不可思议。

    三皇子进入陇西军营地的时候,每个人都看到了他随行携带的这些巨大木箱,当时谁也没有在意。

    包括组装的时候,众人也只是多看了两眼。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些车弩威力居然如此可怕。

    “全体冲锋!”

    郭定国看着这一幕也目瞪口呆,但他是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很快就恢复神色,大声指挥道。

    虽然没有想到这些车弩的威力这么厉害,但现在正是出击的最好时机。

    “杀!”

    刹那间,收到郭定国的命令,大唐铁骑首当其冲,立即冲入对面的乌斯藏铁骑阵列中,狠狠厮杀。

    一时之间,乌斯藏铁骑大乱。

    虽然这三千乌斯藏铁骑精兵仅仅只少了十分之一,但车弩爆发而出的威力却在他们心中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

    在和大唐/军队交手之间,顿时比以往谨慎了许多,似乎生怕大唐又是一轮齐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