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62章 阴属性真灵体!

    所谓的标记,不单单只是在身体之中打下某种印痕那么简单。

    齐昊感觉到融入身体之中的那股阴寒气息,这个少年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他咬唇抬头,声音之中都透出几分犹豫来。

    “那位万梵大人,成为她的手下,能有什么好处?”

    “总不能只让牛儿跑,却不让牛儿吃草吧?”

    顾白看了一眼齐昊,却有点惊奇齐昊居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齐昊倒是当真一点儿没有把自己当成外人。

    而对面的那只“黑猫”的尾巴仍然极其优雅地晃动着,然后齐昊听见这只“黑猫”开口说道。

    “你们想要什么?”

    “我们是用不着丹药的,许多法宝我们一般也难以使用。你们人类所需求的最重要的几样东西,无非就是丹药,法宝,以及修炼法决。”

    “但是我们的修炼法决同你们相比,也完全截然不同。”

    它这么一说。

    齐昊反而被问住了。对啊,好像的确如此——他之前却没有仔细考虑过,这其中所存在的差距。

    而顾白则是看了一眼有点儿尴尬傻笑的齐昊。

    他之前就想到这一点了。

    不过他停顿了一下,倒是主动开口替齐昊打圆场。

    “最顶尖的古藏木没有,难道连一般的古藏木也没有么?”

    “我很好奇,为什么我们走过来的路上。连哪怕一株古藏木都没有瞧见?”

    顾白是真的想不明白。

    而顾白既然开口问了,这只黑猫倒是也没有任何不耐烦的神色,而是仔细而又认真地做出解释回应。

    “你们没有发现古藏木的存在,是因为古藏木其实——是深藏在地下的。纵然有,也不会被你们看见。”

    齐昊有点意外。

    “生长在地下的木头……从不接触阳光同外头的空气么?”

    他觉得这不大可能。

    但是对面的黑猫则是认认真真说道。

    “古藏木能够用来养蓄魂魄,能够用来沟通人间同冥界,本来就是一种幽冥之木。而且你们也接触不到古藏木,如果不是灵体存在,触碰古藏木的话,只会让这种木头彻底消失。”

    “有些不明就里的闯入者,只听说过一个名字,便进来大肆掠夺,却让古藏木消失——所以我们这里的魂体,才会对外头的活人那么深痛恶觉。”

    “这里也有店铺。同外界的店铺并没有多少区别,但是如果你们直接告诉那些店铺的主人,你们想要古藏木。是会被主人当成故意惹是生非的存在。”

    “而且因为古藏木不能被生气冲撞,所以才根本没有办法运送到外界去,”

    “毕竟除了古藏渊,以及神界的少数几个地方,其他区域的生气都太过浓郁,根本不适合这种木头生长同保存,只会让这种木头烟消云散。”

    这只“黑猫”神兽魂体,把这些隐秘解释得十分清楚。

    齐昊这才明白过来。

    他觉得神界果真玄妙无穷。

    他觉得这只“黑猫”的态度还算和善,所以打开话匣子。

    “那这个万梵大人,你是怎么成为她麾下的一员的?”

    这个问题,却问得对面的那个魂体沉默了,隔了好一段时间,它才跳到齐昊面前,然后淡淡地说道。

    “我其实很久之前认识她。”

    很久之前——

    齐昊有点儿懵懵懂懂,反而是顾白有些反应了过来。

    “在她还没有进入到……进入到这里之前?”

    这魂体点头。

    “是。在她当年还没有进入到古藏渊之前,我就认识她。万梵大人同其他大人不一样。你们既然闯入这里,多多少少也清楚我们的来历,而万梵的与众不同之处,在于万梵其实在外头的时候,并不像其他大人那样强大。”

    “这里强者。在进入古藏渊之前。都是神界罕见的强者。”

    “魂魄才能够拥有如此强度,能够保证意识不丧失。”

    “但是万梵大人不同——她如今其实比她当年更强大。这也是我选择万梵大人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因为其他大人,千辛万苦只是为了保证灵识不灭,为了保证自己的记忆不丢失,为了让自己存续更久时间。”

    “但是万梵大人,却是罕见的,变为灵体之后,比过去更加强大的存在。万梵大人适合成为这样的形态。”

    “单单是这一点,她便已经注定成为这里的王者。”

    齐昊听得认真,顾白却好似若有所思。

    “这位万梵大人是真灵?”

    “而且还是最罕见的阴属性,偏向魂魄的那种真灵。”

    对面的那只“黑猫”模样的灵兽,似乎也有点儿吃惊顾白的见识之广博。

    “你居然知道这么多?”

    顾白可以肯定。之前出现在他脑海之中的那道声音,十有八九便是这位万梵大人。他神色略微显得有些疏冷,然后顾白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

    “所以你更看好她。所以才选择了她?”

    这只黑猫神兽却有些沉默,然后他给出了一个略显模棱两可的回答。

    “我虽然看好万梵大人,但是促使我最终选择万梵大人的真正理由,是我只能够选择她。”

    ……

    顾白同齐昊上楼,楼上冰冷冷的,连一张床都没有。

    齐昊在这里翻了半天,才勉强找到几捆稻草,打算当做蒲团打坐,而通宝鼠等到那只黑猫魂体消失,这才小心翼翼地探出头来,它出声警告道。

    “最好不要用这些材料来打坐。”

    齐昊觉得有点疑惑不解。他晃了晃手中的破旧稻草,语气之中夹杂了几分不明就里。

    “为何?”

    “难道有什么问题不成?”

    “我觉得此物倒是很好。”

    通宝鼠小声说道。

    “这里的东西,都不是为了给你这样的修炼者准备的,所以我觉得此物来历很是可疑,很难说清楚——你最好还是不要胡乱使用,免得发生什么意外。”

    它是好心劝说。

    但是齐昊却不信这些邪。

    他觉得自己堂堂正正,身正不怕影子斜,不会被外物影响。而且只是一团破草而已,能有什么影响,通宝鼠太过于小心翼翼了,小题大做,哪有那么复杂。

    他一边飞速把稻草编织好,一边坐上去,心无旁骛地开始了修炼。

    通宝鼠被齐昊这个憨货气得半死,也懒得再理会他,他非得自己狠狠地吃上一次亏,才有经验教训。

    这个家伙,给他告诫是没用的。

    倒是顾白的选择颇为有意思,他也拿了同齐昊一般无二的稻草铺在身体下头开始修炼。

    通宝鼠倒是有些疑惑不解。

    顾白这么聪明的人,他竟然也不怕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