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63章 问心灵魄草

    齐昊一开始还是照常修炼。

    他争分夺秒的运行周天,但是很快齐昊便发现有些不对劲之处——他真气,好像流转得比过往更快了。

    按照常理来说,真气运转的更快,这应当不能算是一件坏事情。

    可是齐昊感受着他飞速流逝的真气,却觉得身体好像失去了控制。

    真气开始飞速走岔,齐昊闭着眼睛,但是眉头却不由自主地皱起,表情也隐隐变得有点痛苦起来。

    这种情况不知道维持了多久。

    他突然感觉到通体舒畅。

    而等到齐昊再睁开眼睛,却发愣——因为这地方,他居然觉得有点熟悉。

    等等,这不是神界,是仙界?

    他怎么会一下子回到仙界,不可能,他明明已经度过飞升之桥,来到了神界。所以他眼前的一切,莫非是做梦?

    做梦——其实哪怕是他这个境界,也是会发生的事情。不过齐昊的梦境,很多时候都是没有什么意义的碎片而已,因为严格意义上来说,齐昊是一个没有什么执念的人。

    他小时候被叶玄月救出。走上修炼道路。

    一路上虽然不能够说完全顺风顺水,但是也没有遇到过什么真正让他铭记一生的大危机,更没有过让他痛彻心扉的人。这个少年虽然总是嘻嘻哈哈,但是对齐昊而言,他最想要做的事情,始终还是修炼。

    但是他当真一点遗憾也没有。

    那也未必。

    他在天通谷的时候,在幻境之中扮演了顾白。

    其实齐昊心里头,对于顾白,却存在着一丝淡淡艳羡。

    齐昊羡慕顾白的关键,在于齐昊羡慕顾白可以拥有真心对他的人。不论如何,这样一心一意喜欢他的存在,好像从未有过。

    所以齐昊才会羡慕。

    而齐昊睁开眼睛,回到仙界,他在想——他这一次,如果知道飞升之桥会修好,他可以重新踏出这么一步,反正他一定会飞升神界,那么他是不是可以,活得稍微放肆一些,体会一下常人的喜怒哀乐。

    学着同常人一般,爱恨交织而活。

    找到一个真心喜欢的女子——同她开开心心的生活一段时间,也算得上是实现了他自己的一个心愿。

    而若是有了这么一个想法,便怎么也遏制不住。

    齐昊瞪大了眼睛,然后他看向四周熟悉的环境,这是他当初苦修得一个山洞,齐昊印象深刻,是因为他在这处山洞里头呆了很长一段时间,为了修炼,而根本无暇顾及其他。

    而如今他心头一跳。

    却很想去沾染红尘纷扰。

    正因为没有拥有过,所以才分外渴盼!

    ……

    通宝鼠看着齐昊的表情不断变化,它的神色也逐渐变得严肃起来。通宝鼠之前就觉得那草有古怪,而如今盯着齐昊的模样看,这只通宝鼠更加肯定了它自己的判断。这东西,肯定有问题。

    而通宝鼠正想要想办法唤醒齐昊。

    耳畔却突然冒出了一道淡定自若的声音。

    “你如果现在打扰他,反而对他而言根本不是什么好事情,极有可能让他走火入魔。你最好还是不要那么尝试了。”

    这道声音清脆悦耳。

    而且是一道女子的声音。

    即便是这么一道声音传入人的耳中,也能够让人立刻联想到一个冷若冰霜的大美人的形象。

    通宝鼠猛然抬起头。

    却看见一个身穿黑衣面容冷傲的大美人走了进来。

    这个大美人的模样,当得起天生丽质四个字。

    五官绝美。

    只是瞧着有点儿不大自然的惨白。

    通宝鼠心里头咯噔一下,它的声音不由自主地放低了许多。

    “所以那种草……到底是什么东西?”

    “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效果?”

    “对他会造成什么样的印象?”

    这大美人的视线依次掠过齐昊同顾白,然后又在胖乎乎的以本体形象出现的通宝鼠身上盘旋了数刻,才说道。

    “这是问心灵魄草。”

    “是这里,相对比较罕见的几种,能够对活人起到作用的东西,甚至对活人的作用,比对于魂体更甚。”

    通宝鼠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丝了悟的光芒,然后它抬起头看向这个大美人,喃喃地问道。

    “所以——你事先其实便知道?”

    “这东西是你刻意安排在这里的,是不是?”

    虽然眼睛很小,但是看向对面这个绝色女子的时候,眼神却显得有些锐利。

    “就算齐昊不拿这种问心灵魄草来当做打坐的垫子,你也一定会让他们承受影响,为什么?”

    通宝鼠想不通。

    对面的美人开口说道。

    “对于我们来说,看清一个人——是从魂魄开始。”

    “这里将要陷入乱局,我想知道他们谁能够助我一臂之力,当然要探查他们的魂魄。”

    “我还想要知道,他们能否被信赖。”

    通宝鼠则是嘟嘟囔囔地说道。

    “能否被信赖……齐昊是肯定可以的。这家伙傻乎乎的。”

    “他想什么都在他脸上。”

    “比较危险的是顾白。”

    通宝鼠伸出爪子指向顾白。他其实已经猜到面前这个大美人的身份了,能够在这里不动声色地动手脚,也只可能是那位万梵大人。

    只是原本通宝鼠想象之中,是个气场高傲绝世强者,才能成为这里的五大王者之一,这么一看,倒是同外界的那些女修炼者区别也没有很大。

    顶多是面容更惨白了点。

    通宝鼠不遗余力地在这位万梵大人面前,给顾白穿小鞋。

    “齐昊傻乎乎的,但是他身边这个人可就不一样了,这个家伙的心机重的很。”

    “你要当心,被他蒙骗。”

    通宝鼠这样说,对面这位万梵大人却抬起头瞥了一眼通宝鼠,不动声色地回应道。

    “哦?”

    “居然如此么?”

    她说道。

    “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好奇,这个看不透的人,心里头到底藏了什么人同事。”

    “他知道问心灵魄草有问题,还愿意陷入其中,我佩服这个家伙的勇气,因此而更好奇,他会呈现出什么样的选择。”

    通宝鼠半眯着眼睛。

    “选择?”

    对面的大美人点头。她的手指看似漫不经心地在半空之中点了两下。

    “就是选择。在灵魄草的作用下,他们会面临——不同的人生选择。”

    “这些选择所呈现出来的,是最真实的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