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废柴逆天召唤师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3564章 两种选择,两种困境

    这位万梵大人说得对。

    齐昊不明就里,但是顾白却很清楚这只是幻境而已。

    顾白慢慢地抬起头,他站在人群之中,慢慢地向外走去。

    这是他的幻境。

    同一片恍惚的齐昊相比。

    顾白从一开始,就清晰无比地知道他陷在一场幻境之中。

    甚至,他是自己主动进入这场幻境的。

    顾白身旁,则是多出了一个小姑娘。这个小姑娘抬起头看了一眼顾白,然后笑眯眯地打了一个哈欠。

    “我们该走啦。”

    “这里好没意思。看他们吵架有什么——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我们回去,我阿娘肯定做好了饭。”

    这是楚滢滢。齐昊代替过顾白,进入过天通谷的幻境,而顾白的幻境,则是又回归到了天通谷之中。

    他当然比谁都清楚这是一个幻境。

    但是他看着身旁活泼的少女,只是轻声说了一句话。

    少年的声线有些冷,但是只有很了解很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不是因为他不温柔,而是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样才算得上最妥当。

    这个小姑娘撞了一下顾白的肩膀,她的声音都带了点儿笑意盈盈的劲儿。

    “你想吃什么,我回头告诉阿娘。最近不是经常下雨么,外头的山上应该长了许多菌子,我可以挖过之后炒着吃,让我想想,好像那种红色的野果,就是酸酸甜甜的那一种,也差不多该熟透。我们可以采一篮子带回来,吃不完的让阿娘做成果酱。”

    这个小姑娘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却突然反应过来什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看了一眼顾白。

    “等一等,我是不是话太多啦,惹你不高兴了?”

    顾白摇头。

    他的神色尽量柔和些,只是声音难免还显得有些冷调子,然后顾白开口说道。

    “不会太多。这样正好。你继续说吧,我想听。”

    他这么几句话,让这个小姑娘的脸庞腾得一下红起来。因为顾白这种语气,对她说这样的话还是第一次,但是越是如此,她心潮澎湃之下,反而结结巴巴地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好。

    少女咬了咬唇。

    她突然问道。

    “顾白,你会像你爹爹那样,离开这里么?”

    她挠了挠头,似是在斟字酌句地想找一个尽量不那么尖锐的问法。

    “就是——你对外头的世界会不会好奇啊,毕竟咱们这里太小了,一眼就能望到头,看村子里头的老人,就能够想象我们是如何度过这一生的。”

    “这里这么小,你会觉得没意思么?”

    “你会不会想要出去看一看。”

    顾白对于这个问题,根本没有犹豫。

    他回答得很快,声音也显得很顺理成章。

    “当然会想要出去看一看。”

    这少女啊了一声。

    “这样啊……”

    她的声音有些结巴。

    “那……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出去。等到你身上的病好了,等你身体稍微好一点么?”

    这个少女楚滢滢慌张地几乎不敢抬头看他。

    “你如果想要离开的话,可不可以告诉我一声——这样的话,我便可以同你一起走了。”

    楚滢滢的声音很轻。

    而身旁的少年,却出乎意料地伸出手摸上楚滢滢的额头,然后楚滢滢听见他说道。

    “好。”

    “如果我想要离开的话,我一定提前告诉你。让你和我一块离开这个地方。”

    他的手掌心的温度传递过来。

    楚滢滢惊讶抬起头。

    “真的?”

    顾白嗯了一声。这少年眯着眼睛打量四周,一切都同他记忆里头的一模一样。他的出身同大部分神界修炼者都不同,在很漫长的一段时间,他的眼中只有这个村庄。可以说,这个村庄就是他的全部世界。

    他不是从下界飞升上来。

    但是却从不曾见过真正大千世界。

    因为他生在一场幻境里头。

    所以等到他当初离开天通谷,这个少年陷入前所未有的迷惘——这个世界比他想象的还要大无数倍,原来这个村庄什么也算不上。

    但是即便如此。

    顾白却没有逃避。

    哪怕外头再让他不安,他也没有转身,再回到天通谷。

    他融入这个世界。

    成为这茫茫神界的一份子。

    他看向远处的晚霞,然后顾白说道。

    “我想要离开这里,带着你一起。”

    楚滢滢的眼神摇晃了一下,她看向身旁的少年,总觉得他这句掷地有声的话好似没有那么简单,怀疑他是不是知道了什么,可是看他神情,却又觉得自己好像想多了。

    她抿唇,然后说道。

    “那一言为定。”

    ……

    顾白这边可以用风平浪静来形容,但齐昊那一边,却是截然不同的另外一种画风!

    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最顶尖的酒液从他唇角弥漫开来,他转过身看向身旁面容柔美的少女,看着她的手掌放在他的头部做着按摩,他伸出手拉住她。

    这个少女,是他在外头游历的时候遇见的。她是一个小世家的女修炼者,修为不过金仙,却要被进攻给一个仙帝做炉鼎。

    他救下这个少女,这个少女便跟随在他身旁。她容貌秀丽,国色天香,因为感念他的恩情,所以留在他身旁,对他悉心照料。

    齐昊从来没有被这样的温柔女子如此全心全意的爱慕依赖,他整个人也有些飘飘欲仙了。

    甚至觉得。

    若是如此——好像也不错。但是他心里头又始终还存了一道模模糊糊的影子,心底里头好像有个声音告诫他。

    不能沉溺。

    沉溺——他便认输了。他不知道为何,一想到这方面,便有些头疼得厉害,齐昊伸出手揉了揉他自己的太阳穴,这个少女抬起头,唇瓣快要印上齐昊的脸颊。

    齐昊下意识地推开了她。

    这少女却低下头,声音听上去楚楚动人,带了点儿可怜的哭腔。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

    齐昊有些看不得女孩儿哭。

    何况眼前这少女哭得着实可怜。

    “我家里头早已经放弃我,我若是不跟你一起,被你舍弃,只有死路一条。”

    “我知道我修为不够,天赋不高,我没有奢求做你的道侣的!我只想跟在你身旁,哪怕只是做一个婢女,只要你愿意收留我就好,难道这样也不可以么?”

    “我就如此让人厌烦么?”

    “求求你,不要抛弃我。”

    齐昊一时之间不知道应该解释。